猫头白鹰

免费教学录影带小号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1-2

四金花合租背景,cp向是杰芙,毕侃,洋灵,长得俊

感情线慢慢写

1

“就我们三个一起住吗?”李希侃问。

“还有个我网友,钱不多但是肯做家务,咱们三个多摊点租金让他意思意思付点就成了。”陆定昊继续刷着网上的租房消息,头都没抬。

“网友你都放心啊?”尤长靖一边吃薯片一边问。

“认识好多年了,县里考过来的好学生,看长相就乖得跟小兔子似的,性格也差不多。”陆定昊一把夺过尤长靖手上的薯片袋子,训了句真不怕胖还吃,掏出手机切到微信界面点开了一个人的朋友圈:“就是这个,长得乖吧?”

旁边两个人凑过来盯了半天,李希侃托着腮一副捉摸不透的样子,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内眼角:“你们说这个眼睛有我两个大吗?”

“三个大吧。”尤长靖怼他的同时不自觉的捏了捏自己又长了点肉的脸,被李希侃捕捉到动态无情地回了一句人家脸就你三分之一大。

“别贫了,这个怎么样?”陆定昊终于选定了一处:“四室两厅,精装修,出门两百米公交站地铁站都有,离市中心四公里,中层有电梯,还有个大落地窗,一个月一万。”顿了一下想了想又切回去看了眼地图,“离小朋友学校也不远,早上能多睡会,这价格在我们这算甩卖了,我觉得这周不定马上就没。”

“我觉得可以哎。”

“那我付四千,你们一人两千五,小朋友付一千?”李希侃掰手指头算了算说,“我多付多少都行,看你们的,主要小朋友可能真没钱,随便付点凑合行了。”

有钱真好,陆定昊算计着自己好不容易混上万的月薪牙痒痒。

 

去接新来的小朋友那天是个大晴天,三个人一路在出租车里被晒得秃噜皮儿,只有李希侃一个想装逼的戴了副墨镜能勉强睁开眼睛,另外两个硬是因为睁不开眼在车上睡倒了,到了之后李希侃结完账把后头两个推醒拖下车,吓得乱七八糟电视剧看多了的陆定昊还以为是抢劫,愣愣地看到了火车站的牌才反应过来。

“下去等吗,还是在这附近的麦当劳?”李希侃问。

“下去吧,人家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迷路了呢。”陆定昊拿出本地人的风范领着两个逆着人流往里走,“这个点只要不晚点差不多就到了,我们下去说不定还能碰面。”

站在出站口旁边,前面都是拿着身份证和车票通行的老老少少的人,多得不可思议,李希侃拆了根棒棒糖就开始探头探脑,他是个子最高的,找孩子的任务差不多就落在了他身上——虽然他也不记得具体长什么样,就记得眼睛大脸还小。

陆定昊突然拍了拍他肩膀,递给他一个手机说:“你把这举着。”李希侃低头一看那上面黑底闪过大大的炫彩字符“灵超”,皱着眉问:“这管用吗,你跟谁学的。”

“我们公司同事,他下飞机的时候他朋友就那么接他的,”陆定昊顿了顿,看李希侃傻傻地高举起手机之后才说完,“不过可能没用,我朋友就没看到,人家喊他他才听到。”

“……”李希侃无语,但还是举着了。

 

“哎,是不是那个啊!”尤长靖突然指了指最靠边的通道,一个瘦高个的男生拖着两个比他宽大得多的行李箱,小心翼翼地往里面插票,踉踉跄跄地往外拖箱子。长得是真的好看,明明衣着普通黑发素颜,偏偏不论怎么看都能在人群中第一眼看到,清爽又青涩,皮肤又白眼睛又亮,夹在一群匆匆的人群里仿佛能洗刷这个炎热天气带来的不痛快。

“灵超!”陆定昊大喊一声,对方猛地一回头,看到陆定昊和旁边李希侃举着的手机之后就展开笑颜,乐颠颠地拖着箱子跑过来,声音哗啦哗啦,虎虎生风。

比照片上好看太多了,三个人想,他们仨最小的一个都二十岁了,这会儿看到个干净好看的嫩生生未成年,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怎么着白皙的脸蛋泛出了一层粉,莫名其妙泛起了一股怜爱之情。

“你们好啊,我叫灵超!”还没等三个人开口,灵超就拨了拨头发开始自我介绍,陆定昊也作为最熟络的一位开始给对方介绍:“我是陆定昊,这边眼睛比较小的是李希侃,那边胖一点的是尤长靖。”不出意料收了旁边两个白眼。

跟尤长靖握手的时候灵超笑得很开心:“尤长靖?好名字。”

 

“我们现在是去哪边?”灵超一边走一边问陆定昊,可能是因为陆定昊走在大家前面旁边又太吵没听见,尤长靖就抢先一步回答:“我们现在去陆定昊家,不过那边比较小啦要挤一下……下周大家一起新房子那边,有四个房间,租下来就不用挤了。”

灵超点点头:“那是怎么挤?两个人一间吗?”

“嗯嗯,你应该是和我的,他们俩都喜欢半夜工作所以住一间。”尤长靖说。

灵超没意见,他挺喜欢这个长相和声音都甜甜的新朋友的,顺口问了一句:“你也是高中吗?还是在这边读大学?”

“……我是我们里年纪最大的。”

“什么?”

“我24了,在工作。”

灵超一脸不可置信,李希侃就凑上来搭着他的肩含着棒棒糖口齿不清地说:“我们一开始也不相信,相处久了你就会发现他是年纪挺大的。”

“你讲什么?”尤长靖瞪他,又试图去拽他的糖。

“没没。”李希侃拔腿就跑,冲到前面去一把挽住一脸迷茫的陆定昊的胳膊。

 

房子和图片上没差,大家都满意,签字画押付钱,四个人一人两个箱子搬来了。

没什么好带的,李希侃衣服多了点,还塞了点在尤长靖箱子里,尤长靖就塞了点买来没吃完的零食在陆定昊箱子里,陆定昊一脸嫌弃,又没脸把自个东西塞进灵超箱子里,就少带了几件反正几乎不穿的衣服。

“小侃哥,我们在几楼啊?”灵超在电梯按钮前停住,李希侃一个激灵,才低头看钥匙上挂着的那个圈,虽然人家嘴甜,被喊得挺爽的,但他着实没习惯人家没事就喊哥。

“13楼,1301室。”

“好!”

2

陆定昊是公司小白领,高考超常发挥考了个好大学,长得甜会说话,毕业后找工作顺顺利利,一眼就被大公司相中,也算命好。

虽然他也嫌累,偶尔羡慕羡慕敲敲字就薪水不错还有个有钱男朋友的李希侃。

“唉,我好想傍大款。”加班到十一点才回家的陆定昊澡都不想洗,倒在床上就想睡,喃喃自语地抱怨,李希侃出来找夜宵吃正好路过房间,听见那句话走进去踹了他一脚。

“没出息。”李希侃顺走了他床头一包浪味仙。

“嘿你……”陆定昊一跃而起,想反驳什么,想了想也没什么好说的。

人家李希侃男朋友有钱,给他钱,但他有骨气,自己也挣得不少,基本上不动人家的钱,要换成自己早刷卡刷个没完了,敲字都不高兴敲。

想了想陆定昊还是挣扎地爬去洗澡,顺便敷了个面膜,不论是冲着光鲜亮丽地进办公室还是想傍大款,脸都是重要的。

回房间的时候他顺便在家里晃了一趟,大落地窗配上房东好品味的对客厅的装修是真的挺漂亮的,他就坐在那前面的沙发上往外看,黑夜里商业区和居民区的灯都明晃晃的,这么晚还有一辆辆的车飞驰在道路上,远眺能隐约看见市中心的标志性建筑,他抬头看了眼华丽的水晶灯,不禁脑中出现纸醉金迷四字。

要不是李希侃毫不在意地就出掉近一半的房租,即使是这个所谓“甩卖价”的房子他也舍不得租,他想了想,觉得人生真苦。

 

正好灵超去餐厅找水喝,一眼瞟到坐在沙发上思考人生的陆定昊的身影,吓一跳,走过来推推他。

“哥还不睡?”

“啊,刚下班,洗了个澡来看看风景,”陆定昊猛地反应过来,抬头看他,“倒是你,还不睡,明天不上课?”

“我作业还没写完呢,这学校作业多得真变态。”灵超嘬着刚凿开的一盒巧克力奶说,“平时都得一两点睡的,一般趁中午扒饭扒快点然后去趴课桌上睡。”

陆定昊想了想,人家睡得比自己晚,早上还起得贼早,下楼一边听英语一边绕小区跑步,还能把他和尤长靖喜欢吃的早餐记得牢牢地给一起买上来,一天天的又精神又没那乱七八糟想法,不仅心生惭愧。

算了,都得好好过日子,还不能给未成年树立恶劣成年人榜样,陆定昊搓了搓脸决定回房睡觉,被褥一拉烦恼去他妈。

 

他那天照例来公司楼下的星巴克买美式,闹市区的星巴克永远人满为患,鬼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喝咖啡成瘾,队伍排成一条长龙,等他好不容易排到能看见店员的时候旁边挤过来一个男人敲了敲他肩膀。

陆定昊本来就没睡醒,怒气冲冲地看向了那个敲他肩膀的男人,对方吓一跳,然后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开了口:“那个……你可以帮我点一个可颂吗,我给你钱,因为我现在排队的话应该要迟到了。”

“不行,守规矩,该排队就得排,都这样拜托别人然后插队后面人怎么办?”陆定昊没好语气。

“要不我跟后面人沟通一下,把他们的钱都付了?”对方说完好像真的要往后走,陆定昊一时不知道该思考他这么有钱怎么还怕上班迟到还是什么,就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胳膊。

“我……算了,我帮你点,钱给我。”他看着对方的眼睛说,那人长得端正清爽,衣着打扮也干净有品,但就是说不出来的有点……看起来智商不高。

看起来智商不高的男人冲他笑了笑,开心地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张一百递给他:“那就一个车打芝士可颂堡,麻烦你了,我姓董。”说完就往前台走去,留陆定昊一个人抓着钱愣住,半晌才反应过来压根不要那么多钱。

他点完单捏着小票走过去,那位董先生看到他就又展开笑颜,弄得他有点头皮发麻,这人太阳光灿烂了,像毫无烦恼的白痴小学生,但不知为什么不讨厌。

他想想从口袋里掏出了刚刚找的零钱:“喏,一个可颂要不着一百块,第一次来?”

“不……不是,你拿着吧,就当感谢你的。”董先生摆摆手。

“几十块钱你打发我呢?”陆定昊冲他瞪眼睛,直接把钱塞进了他的皮衣口袋里,“你又不缺钱干吗那么怕上班迟到?要真帮后面所有人买单了你觉得是迟到扣得钱多还是你今天花的钱多?”

董先生摸摸后脑勺,笑得很腼腆,但是没说话。

 

走出店门的时候陆定昊发现董先生一直跟他走同一条路,就没好气地回头问他:“你干吗?你也在这边上班?”

“嗯,我今天新来的,你也是?”董先生疾走几步走到他旁边。

“对啊,在这边排队的基本上都是我们公司和对面那个公司的。”陆定昊不看他。

“那……你以后要喝咖啡的话可以不用排队,公司里有咖啡机的,咖啡豆种类也很多。”

“……那不是老板办公室才有的吗,我可不敢随便进。”陆定昊决定不理他,迈着大步就赶进去了。

 

卡着点进了办公室,同事韩沐伯见他怒气冲冲地吸美式的样子不禁打趣:“哟,怎么回事,气这么大?”

“买咖啡的时候遇到个呆子。”陆定昊雷厉风行地打开电脑抽出文件就准备开始工作,“耽误我时间,差点就迟到。”

“哎你知道吗,咱们部门新上任个经理,是老板儿子,唉同样是人人家这命……”韩沐伯不急着工作,开始跟他唠八卦。

陆定昊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老板儿子?新上任?”

“对啊,马上就来了吧……哎你看李秘书带来那个,就是。”

他僵硬地抬过头向门口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边,正挥手向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叫董又霖,也可以叫我Jeffrey,不用太在意称呼的。”

陆定昊心中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早知道那几十块钱不强行还给他了。

评论(102)
热度(4963)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