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weibo@流沙糖包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3-4

四金花合租,杰芙 毕侃 洋灵 长得俊

3

陆定昊努力把自己缩进小小的笔记本电脑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躲,就是觉得莫名得尴尬——和之前用不耐烦态度对待上司的危机感,虽然他不觉得这个看起来一点脾气的二愣子会因为那点事对他发火,但就是说不上来的提心吊胆。

倒霉队友韩沐伯已经划着办公椅撤回自己的位置,斜着眼睛偷偷观望,看陆定昊反应他俩应该有点什么瓜葛,恐怕还是坏的瓜葛。

他看着Jeffrey径直走向陆定昊的位置,莫名其妙自己也紧张了起来,想着要不帮忙缓解下尴尬,准备站起来跟新经理搭个话。

 

“诶,你也在这边啊?”Jeffrey表情和声音都写满了高兴,他的表情变化幅度不大,但是每个笑容看起来都无比真诚。

“……哈,”陆定昊声音干巴巴的,“真巧。”

“你在这多久了?我刚来还不熟悉,要不换你带我逛逛公司吧,这边是新楼,盖的时候我在国外现在才回来所以还没进来过。”Jeffrey趴在他办公桌前托着脸问。

“不到一年……要不你让李秘书带你逛逛吧,我还有工作。”陆定昊眼神示意了一下桌山山一样厚的文件和屏幕上还没写完的报表。

“我觉得你带我逛比较有意思哎,你看起来比她聪明,”Jeffrey随手翻了翻那堆纸,“工作我帮你做也可以,慢点做也可以。”

陆定昊觉得Jeffrey讲这句话的时候是真的忘了李秘书正阴沉地看向这边,他有点背后发毛。

Jeffrey出奇的话多,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陆定昊,陆定昊被他盯得受不了,拍拍西装起身顺从他的要求,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出了办公室。

坏瓜葛个屁,韩沐伯又愤恨又无语地喝了一口茶。

 

“对了,我好像还不知道你叫什么。”Jeffrey跟在陆定昊后面匆匆地走,突然问了一句。

“陆定昊。”

“喔……可以喊昊昊吗?”听起来这话像是认真的。

陆定昊觉得自己还好没把饮料抓着带出来喝,不然现在保准能喷得走廊全是。

“不行。”他回头看了看依旧挂着愣头愣脑笑容的Jeffrey,叹了口气,“你……嫌麻烦可以喊小芙。”

“小芙?很可爱,不过为什么叫这个?”Jeffrey眼珠往上转了转,思索起了外号的来源。

“哦,我初中同学觉得我长得像哆啦A梦里的小夫。”

“有吗?”后面的声音很吃惊,吃惊完又发出笑声。

“你觉得没有就别喊!喊名字。”陆定昊不想跟他客气。

公司不小,Jeffrey还非要一层一层一间一间地逛,到哪都要跟人打招呼,陆定昊觉得自己如同感受到了中学时期拼了老命跑一千米的疲惫感。

 

午休的时候陆定昊觉得自己比加班到凌晨还累,一边热便利店的盒饭一边掏出手机翻到微信群。

陆定昊:“操,有没有人?”

李希侃:“你干吗,被开除了?”

用脚想也知道这个点只有闲人李小侃在线,陆定昊觉得自己还不如直接敲开李希侃的私人聊天窗。

陆定昊:“我呸,都听我讲。”

李希侃:“就我一个人,你快讲。”

陆定昊用最快的速度抱怨完了这个新来的情商为零不会看人脸色对自己报有莫名其妙热情但是又有权有势不能得罪的呆子,感觉自己高考作文都没有这个写得行云流水,然后静静地等待李希侃像以前一样和他一起抱怨。

李希侃:“挺好啊。”

陆定昊:“?”

李希侃:“你昨天不还说想傍大款,大款来了。”

陆定昊:“我要傍也得傍个智商高的好不好,这个像弱智。”

李希侃:“智商高的还看得上你?你怎么不做梦明天你就是老板他是你儿子?”

陆定昊:“挺好,今晚就梦这个了。”

李希侃:“得了,我看你智商也不高。”

 

陆定昊不想理他,抱起滑蛋猪排饭就回办公桌上吃了。

期间Jeffrey又来他这做客了,他拿的三层便当盒一看就是有人准备好的,荤荤素素一应俱全,米饭上还撒了芝麻,在他桌上一层层拆开的时候陆定昊感受到人生差距好大,真的好馋。

“你怎么那么闲?”陆定昊觉得Jeffrey在这给他带来唯一的快乐就是能随意顶撞上司。

“诶?因为事情不多所以就闲……你吃得是什么?”Jeffrey伸过头看他可怜的猪排饭,猪排都因为是二次热过而软趴趴。

“下楼出门左拐五十米有个全家便利店,什么口味的盒饭都有,没吃过?”陆定昊边说边扫了一筷子塞到嘴里。

“没有哎……看起来很好吃,可以分点给我吗?”

陆定昊看着他那边色彩丰富一看就食欲大增的饭,再看看自己的饭,最后看看他睁得圆圆的眼睛,对Jeffrey这副大少爷不食平民烟火的作态有点无语。

“你……给我两块你的红烧肉,我就给你块猪排。”陆定昊想起自己离开家出来打拼之后就好久没吃过红烧肉了。

Jeffrey没犹豫,迅速翻找出两块最大的肉夹到他饭盒里,然后眼巴巴地看着陆定昊准备夹哪块猪排给他。

陆定昊觉得这交易不错,继续打着那个三层盒子的主意。

“你再给我两块排骨,滑蛋我给你一勺。”

Jeffrey依旧不假思索同意。

“嗯,小章鱼香肠……”

……

陆定昊吃着工作以来最丰盛的一顿午餐,觉得心情也没那么烂。

Jeffrey临走前陆定昊突然想起了早上对方逼自己陪同参观公司时候讲的“可以帮忙做工作”,一把拽住他的袖子,Jeffrey吓一跳,端着饭盒愣愣地看他。

“你早上说帮我做这些的,没忘吧,我今天做不完得加班的。”其实这周内做好就行,陆定昊撒谎不打草稿。

“哦哦,不好意思,差点忘了。”Jeffrey一脸抱歉,笑得有点尴尬,连忙收好自己手头的餐具,把桌上的文件一把抱走:“对了……你喜欢什么咖啡豆?”

“啊?”陆定昊莫名其妙。

“就是办公室有曼特宁、耶加雪啡……”

“我不挑这个,但是苦的不喜欢,要不是为了提神我都喝加很多糖的拿铁,”陆定昊没想到他是当真打算开办公室的咖啡机冲咖啡给他喝,“没那么讲究,星巴克能解决就行了。”

Jeffrey没说话,抱着文件一路小跑跑走了。

 

一整个下午陆定昊都闲在那上网冲浪,一旁的韩沐伯好奇他怎么一瞬间什么事都没有了:“你桌上东西呢?辞职了?”

“辞职个屁,你们怎么嘴里都讲不出好话。”陆定昊有点无语,“Je……董经理把它们拿去做了,他不是早上说我陪他逛逛他帮我解决工作的吗。”

“靠,这么好,你问问他还缺人陪吗,我能陪他把整个虹口逛一圈。”韩沐伯羡慕嫉妒加吃惊。

“你想得美。”陆定昊瞪他。

 

4

到下班时间,陆定昊觉得那是他为数不多真的能到点就走人的美好夜晚,打了个电话给同一时间下班的尤长靖。

“小尤,你下班了吗?”陆定昊决定约尤长靖出来小酌一杯。

“还没有哎……可以等我一下下吗,有个学生有一段一直弹不好。”尤长靖听出陆定昊心情不错。

“我来你们学校接你吧,我上次在对面那个商业区发现一家不错的清吧。”陆定昊径直走向电梯。

“可以哦,不过我不想喝酒想喝奶茶,可以帮我买吗?”尤长靖冲他撒娇。

“胖死你,喝什么?”

“嗯……冰激凌红茶,半糖吧。”

 

挂了电话,在电梯口站着的时候陆定昊有点犹豫,他想去办公室跟Jeffrey说句再见,虽然他不觉得他俩关系有多好,同时他也怕Jeffrey真的就在这熬夜解决他一整周的工作了。

算了,他就是有点呆,又不是真弱智,更何况就算真做完了也是活该,陆定昊最后还是按下了停车场那一层。

晚高峰时期堵得都吓人,陆定昊好久没体验过正点下班了,一边看着人行道上高高矮矮的穿校服背书包的学生放学后一起回家,一边看着许久才挪动一点的车流,觉得清闲又忙碌。

到了的时候尤长靖刚好才下课,笑着跟学生们说拜拜,然后一路小跑上了他的车,乐颠颠地接过还冰凉的奶茶:“今天很早哦,老板看你前段时间加班太晚给你放松放松吗?”

“放屁,我就是过劳死了他也不可能给我放假,”说完这句话陆定昊往后瞥了一眼,尤长靖不爽地瞪着他,赶紧呸了三声,“对不起我乱讲屁话。”

“现在去喝酒吗?我还有点饿。”尤长靖吸了一口奶茶问。

陆定昊摸摸自己肚子,觉得也有点饿,就回头问:“你想吃什么?”

“披萨!”

“……活该你胖。”

虽然这么说,陆定昊还是脚踩上了油门,导航去了最近的一家必胜客。

 

“你和那个谁最近怎么样?”陆定昊一边啃鸡翅一边问,他还挺喜欢听尤长靖秀恩爱的,永远没烦恼永远轻松永远甜蜜,尤长靖比他还大一岁,但始终像个小朋友——可能是因为工作一直和十几岁的孩子待在一起,也可能是因为林彦俊。

“什么那个谁,他叫林彦俊。”尤长靖不满。

“嗯嗯,你台湾男朋友。”陆定昊觉得拿称呼这事逗他那么多次还有用挺好玩。

“嗯……就很好啊,”尤长靖眨巴眨巴眼睛,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他原本在台湾工作嘛,好不容易调到大陆来了,不过离我们这还是有点远,说得两天以上的假才方便过来。”

“没事,反正你要真的说特别想他或者有点什么重要的事,只有一个晚上他也会来陪你的。”陆定昊清楚透了台湾人哄人的毫无底线。

“真的吗?”尤长靖眼睛亮亮。

“废话,你男朋友你还不清楚。”陆定昊又羡慕又无语,林彦俊对尤长靖太浪漫,直接搬成一部现实台湾偶像剧,以至于尤长靖到现在都觉得林彦俊对他的好是很普通很普遍的,一边甜蜜蜜地泡在蜜罐里一边不明白周围人对他的羡慕。

等家里另一对也能把那点莫名其妙的隔阂消了,指不定他还要和另一位不早恋的规矩未成年一起抱着爆米花围观多少恩爱大戏,陆定昊为自己母胎单身的人生叹了口气。

 

回家的时候陆定昊给灵超带了半盒披萨,小朋友开心地抱着披萨冲向微波炉,举着纸盒出来拖尤长靖去开电视的时候快乐仿佛金榜题名,陆定昊感慨未成年人的快乐真简单。

“哟,大款儿保你不加班了都?”李希侃凑过来打趣他。

“别拿这烦我。”陆定昊胳膊肘杵了他一下。

“拉倒吧,你要真烦一个人了怎么可能不把人家打一顿。”

“他是我上司,我还要混口饭吃的阿好个?”

“好个,”李希侃现学现卖,“你扪心自问,你真的觉得你在公司跟人家讲话的语气是还想混口饭吃?”

陆定昊沉默,他没跟李希侃具体说自己用什么态度对人家的,但李希侃凭借他们多年交情做出的精准揣测他还是无法反驳。

 

第二天早上陆定昊醒得奇早无比,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好久才听到灵超起床准备下楼跑步的声音,他想了想决定早点去办公室混日子,正好错过早高峰,便翻身下床,跟灵超喊了声不用带早饭,自己去卫生间洗漱了。

他还是对于昨天的事有点耿耿于怀,连星巴克都没去就进了公司,走向经理办公室的时候他在门口顿了顿,一边想着怎么可能还在这一边把手伸向了门把。

“啪咔”,转开了。

他震惊地看着里面还伏在办公桌上的Jeffrey,Jeffrey听到声音转过身来笑着跟他打招呼,他脸上有点黑眼圈,衣服也没换,一看就是一整晚没回去。

“我……不是,你怎么没回去啊。”陆定昊讲话都有点结巴。

“啊,你不是说这些工作做不完不能回去吗,但是昨天下班时间我才解决一点点,怕你被训嘛就留在这边了,没想到都天亮了。”Jeffrey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搓搓手一副打算跟他道歉的样子。

“……我骗你的,你还真信啊。”陆定昊低着头。

“啊?”Jeffrey没听懂。

“我说,我骗你的,这个一周做完就行了……你干吗都不问问别人,闷着头在这弄。”陆定昊说完就转身走了,带门的力度不小心大了点,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评论(57)
热度(2544)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