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免费教学录影带小号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洋灵】1301番外1

全家最有出息的B大大学生灵超出去读书,距今已有两年整。

李希侃发现灵超才是那个精力脑力最惊为天人的存在,大学里忙得连轴转还得下了课赶去公司练习,就这样还有本事凌晨两点找他吃鸡,木子洋有车归有车,架不住放学时间北京比上海还壮观的堵车,只能把小孩送到地铁站再放他一个人窜去挤地铁,晚上再接回学校。

 

“灵超要拍戏了你知道不?”陆定昊一边熟练地用刀叉折磨块惠灵顿一边问,他最近闲来无事迷上一档美食节目里的名嘴主持,非得来他的餐厅里吃饭,左挑右选觉得来香港又能吃饭又能找李希侃唠嗑又能购物简直一举三得,拖着尤长靖不由分说立马飞来,为了平息不被允许有拒绝权的李希侃的愤怒顺手在浦东T2买了套护肤品送他。

“知道,”李希侃张开嘴接下陆定昊切好塞给他的一块肉,“我想不知道都难。”

“等中秋我和陆定昊放假的时候去探个班?”尤长靖问。

“随便,反正我没有拒绝权。”李希侃记仇语气地回答,话是跟尤长靖说的,眼睛却瞪了陆定昊。

陆定昊吐了吐舌头权当看不见,专心吃肉。

 

灵超的走红全是意外,他本就想多练练演技再提营销,公司也是这个想法,结果在学校上了半年课就无意被偷拍传上网,B大最帅学弟突如其来转上五万还被各大营销号盗图,除了打游戏外没有网瘾的灵超白天历经一路同学侧目外加晚上在公司被喊去谈话才知道自己红了,震惊得凭借北方人优势学毕雯珺那口音说了句脑瓜子疼。

然而这时他本身就签了公司就成了坏事,一张下地铁走向公司的偷拍瞬间网络言论褒贬参半,相当一部分人嘲讽当初照片不过是一场公司营销,秦奋调侃他是成也偷拍败也偷拍,灵超撇撇嘴不置可否,但在秦奋问他是否要趁热打铁的时候他还是摇了头,要求再给他至少半年时间练习,免得上镜丢人。

这一练,就是热度彻底烟消云散的一年半。

 

“我说真的,如果他去年就去拍,就算拍个什么随便演演就能成的小恋爱片,现在也大红大紫。”陆定昊提起的时候一脸可惜,摇了摇头。

“是啊,现在都没几个人记得他。”尤长靖提起也捏了捏耳朵。

“懂什么,灵超就算糊一辈子也不是甘心拍烂片的人!”李希侃不满这番评价,一脸不屑地看向他俩。

“乌鸦嘴什么呢!你去JR吃饭牛排糊锅底咱们小超都不会糊!”陆定昊抓起一个干净勺子就敲在李希侃手背上,“呸三声!”

李希侃脸皱得像包子,架不住陆定昊咄咄逼人故意和他吵,最后还是拎起大腿上盖的餐布掩住嘴小声呸了三下。

 

中秋前夕的天气不好,因为台风即将来临李希侃早早被毕雯珺带着飞出了香港,尤长靖刷朋友圈看到狂风暴雨担心地问李希侃有没有事,李希侃一边躺着喝可乐一边拍了张酒店下风平浪静的私人公园:“我在北京。”

得,天气比上海还好,尤长靖开着车被堵在金陵东路,他嫌天气太差不同意林彦俊绕路来接他,看着窗外倒水一般大的暴雨不由得叹了口气。

“你来北京啦?”灵超长时间忙得白天看不见人,这会儿突然窜了出来。

“对啊,要还在香港估计我都给吹没了。”李希侃照了照镜子,感觉自己好像胖了点,后半句越说越不坚定。

“那你要不要来探班!我剧组离北京好近的,”李希侃感觉自己都能看见灵超打字时眼睛亮亮的神情,“我出高铁钱!”

“拉倒吧你,拍戏条件那么差,我放着宝格丽不住去你那个剧组,”李希侃咬死不承认,“好好拍戏,我考虑给你提供个票房。”

“好吧——”灵超发了个旱獭倒在地上呜呜咽咽的表情,怪可怜的。

 

结果李希侃第三天就来了。

其实他也打算等尤长靖他们来了再过去的,也好给说出这番话自己的找个“被逼无奈”的借口,结果陆定昊仗着自己是公司老板的儿媳妇班也不肯上就要拉着Jeffrey跑,Jeffrey这个(李希侃眼中)没有主见的臭男人居然还真全顺着了。陆定昊截了一张机票预订图趾高气扬地跟李希侃说“我肯定第一个到”,激得李希侃当天就找人问了地址订下高铁票一溜烟赶来,还忘了跟毕雯珺讲,搞得对方回酒店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摸不着头脑,打完电话后只好无奈地说了句注意安全。

凭借出租车司机精准的技术,李希侃刚下车就循见粉丝们聚成的圈,依靠人群找到了灵超那边——主要是木子洋太高了,站在外面和他旁边一个不知道是谁将将露出两个头,看身高估计是他的模特同事,两个人一脸冷漠地盯着里面看。

 

“木子洋!”李希侃一路跑过来,小声地喊了他一句。

“嗯?”木子洋不紧不慢地回过头,认出是灵超朋友之后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太闲了,探个班。”李希侃擦了擦额头上两滴汗,显得有点无说服力。

“嗯,”木子洋没追根究底,仰仰下巴指向里头,“他正在拍。”

 

李希侃踮脚朝里头张望,从前看到后,正在拍摄的三个人他都看了遍,皱着眉问木子洋:“灵超在拍?”

“哎呀,那个,”木子洋指了指倒在地上的那个灰头土脸的小孩,“这不挺敬业的吗。”

“……他演的这是个啥啊。”李希侃震惊地盯着那看,他是真没认出来。

“配角。”木子洋言简意赅。

“我当然知道不是主角,”李希侃说,“我说他演的是个怎么样的人?”

“经典类型反派,”木子洋说,“小时候比较惨,后期无恶不作的那种,为了生存偷偷抢抢,主线剧情是他会找一个年轻时做错事但是剧里一直正面形象的军官复仇。”

“他第一部剧,就演反派啊?”李希侃问,“会不会影响不好?”

“会有啊,但是这个角色戏份多令人印象也深,”木子洋说,“而且他能演活的话,一个可怜又好看的反派是能吸粉的。”

 

他们正聊着,导演大大一声“cut”响彻剧组,李希侃连忙调整情绪摆出一副不情不愿的冷漠样,准备正面迎接灵超。

灵超可没管那些,他拍完戏第一件事就是找木子洋,这第二眼也就看见了站在一旁脸可臭的李希侃,一张脏脏的小脸瞬间神采奕奕,眨巴着大眼睛三步并两步就冲了过来。

“李——希——侃————”灵超一边跑一边喊他,张开双臂就要抱他。

“我靠!你身上涂的什么东西别抱我!”李希侃看灵超一身上下脏兮兮的,吓得连忙躲到木子洋身后去。

“切,”灵超嫌弃一声,气哼哼地钻进木子洋怀里,“没有很脏啊,演我小时候的那个小朋友当时才叫一身灰土。”

“我新买的T恤好不好,”李希侃拎了拎自己的衣服,“联名款,一万多。”

“等我红了以后我也买得起,”灵超冲他吐舌头,“到时候赔你不就行了。”

“……我也没有这个意思。”李希侃突然有些急促。

“哎呀,我也没有那个意思。”灵超也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意思,只好伸出手在李希侃光溜溜的脸颊上摸了一道,然后笑得从木子洋怀里跳出来转了个圈,李希侃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摸了下脸才意识到被灵超抹成了小花猫,气得愤起直追,也不管衣服脏不脏,把高他一截的灵超堵住死死掐脸,灵超不甘示弱地把李希侃脖子也摸脏了,闹得整个剧组陪着他俩一起笑。

 

要说起来灵超平时是显得有点闷的,拍戏的时候认真投入又听话,轮到他休息的时候他就搬张小桌子倚在木子洋旁边看书,厚厚的物理专业书拍了一个月戏看完了两本,话却没几句。

按理说这种地方还是要发展一下人脉,可这灵超只盯人家前辈演技不盯人家微信号,除了几个同样糊穿地心的小配角上来找他要微信时加了一下,还真一个都没认识,作为重要配角,和主角演员居然除了对戏没说全三句话。

木子洋倒是觉得没什么,还挺乐意地在一旁抓个小风扇给灵超一张热得粉红的小脸散散热。

 

轮到李希侃来了就不一样了,解放天性后的半知名不知名的作家话多得惊天动地,随便和个场外看热闹的粉丝都能聊上半小时,聊完人家还不知道他是谁,灵超一拍完就和他到处上蹿下跳,除了会打扰到别人的事之外什么都能玩,秦奋来探班都说这小孩怎么不嫌累的。

木子洋尴尬地笑笑:“还是嫌的,晚上浑身酸疼还得我给他揉,不揉闹脾气,结果揉两下就睡着了。”

“你俩怎么住一起?”秦奋抓住关键点,一脸惊悚地看着他。

“……省钱。”木子洋也没法说他俩在交往。

 

李希侃得知他俩住一起的时候憋了好久说不出一句话,趁灵超被化妆师拖去卸妆的时候才警告木子洋:“你不要动手动脚。”

“他成年了,”木子洋装作意味深长的模样,实际上他们也就接过吻,“还有半年就二十岁。”

“二十岁怎么了!你在我们把小孩放心交给你前别妄想做什么。”李希侃瞪他,反正他看了那么久十六七岁的灵超,总觉得他一辈子都是那么小。

“你又不是我丈母娘。”木子洋笑了。

“我是你老丈人!”李希侃反驳。

“你不要以为我没见过毕雯珺。”木子洋说。

“嚯,有本事你去告状?”李希侃挑挑眉。

“干吗呢!告状带我一个!”灵超一路飞奔而来,脸侧还有点湿漉漉的水花。

“回家去,你怎么这么不要形象。”木子洋伸手擦了擦灵超脸上的水,本想习惯性亲下额头,鉴于周围每一个角落都可能有摄像头,还是作罢。

 

陆定昊三天后才飞来,原因是天气实在不好,尤长靖则又过了两天,原因是还得好好教课,学生放假他才能放。

而灵超脏兮兮的戏份就那么一点,两个人都没看见他丑得认不出人的模样,李希侃早有准备,掏出手机翻到几张他偷拍的灵超给他俩看,三个人一边笑一边被闹,灵超在尤长靖那端撒娇讨饶说李希侃偷拍欺负他,尤长靖就装模作样地说这个李希侃二十多岁了好幼稚,陆定昊看热闹地符合,最后气得跳的还是李希侃。

 

毕雯珺工作忙,林彦俊尤长靖都到了他还没到,到最后一天正儿八经的中秋节才来,导演那天大发慈悲说下午晚上就不拍了放个假,一圈人都挺高兴。

“Jeffrey,”毕雯珺因为工作和Jeffrey往来最多,一来二去居然他俩最熟,“他们四个每天就这么聊一天?”

“是啊,我都插不进话,”Jeffrey笑了笑,“是不是觉得自己不像男朋友像学生家长?”

毕雯珺沉默了,还真挺像,而且是幼儿园的,他这个做家长的半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彦俊在旁边听着他们聊天,似乎是为了配合这个玩笑,从包里翻出一瓶矿泉水拧开了招呼尤长靖:“尤长靖小朋友——过来喝个水。”

“你干吗咧,”尤长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外面这么肉麻。”

“喊你喝水,不然渴着。”林彦俊笑盈盈的,尤长靖没发觉他有什么不对,乖乖喝了小半瓶。

 

灵超拍完戏之后难得没有先来找木子洋,而是飞奔去卸妆换衣服,一行人在外面等了比往日要久的时间,才看见一个打扮得干干净净的灵超蹦出来,兴许是大学改变人生,兴许是做演员不能太土,比起高中时日复一日的T恤板鞋大裤衩还是好看很多。

陆定昊看了他两眼,正看见灵超手指上一个明晃晃的戒指,震惊于早恋儿童的虎一把冲上去赶在其他人发现前攥紧了灵超的手。

“你是不是太虎了?”陆定昊胆战心惊地问,“谈个恋爱戒指都戴上了?你是演员知不知道?”

“嗯?戴戒指怎么了?”灵超眨眨眼睛,手伸进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把戒指,三个克罗心两个古驰一个蔻依,“现在年轻人戴首饰就是装饰而已啊。”

“哦,”陆定昊挠了挠头,半晌反应过来不对,“你个臭小子是不是说我老了!”

“哎呀!”灵超早就一路小跑钻到木子洋背后,朝他做了个鬼脸。

 

李希侃上午看时间来得及帮所有人都订了下午回北京的票,原因是毕雯珺在东四环还有套快发霉了的房没人住,前段时间他找人清理了一下游泳池的苔藓再打扫了下房间,刚打算住两天就跑来这里了,不情愿浪费雇佣费,非得带一群人去玩趟。

灵超一挨到高铁上的大皮椅没一会就歪歪斜斜睡着了,木子洋叹了口气把小孩拎起来调整了下座位再换了一次性拖鞋,这才好端端地躺在那睡了起来,乘务员来送零食饮料都没醒。

“尤长靖,我跟你说,”陆定昊又抓住尤长靖打小报告,“我今天看见灵超居然戴了个戒指吓我一跳。”

“嗯?现在明星戴戒指玩不是很正常?”尤长靖眨眨眼。

“哎呀,我还以为他都敢公然秀恩爱了,”陆定昊说,“还好有自知之明。”

尤长靖回头看了看灵超又看了看木子洋,犹豫了一会:“我觉得……还是有的。”

“啊?”陆定昊没懂。

“你不觉得灵超的戒指和木子洋的耳钉长得很像吗?”尤长靖问。

 

陆定昊也探过头去看那俩人,木子洋不解地回看了一眼,结果因为长得凶把陆定昊吓得连忙跳回去。

“卡地亚的Trinity,”李希侃说,“十九岁的灵超热恋不暗搓搓秀一下你能信?木子洋又不缺钱,我估计是一系列全买了每天每人各选一个戴。”

“真行。”陆定昊扶了扶额头。

 

下车后毕雯珺和木子洋作为唯二在北京有车的人对视了三秒,木子洋先开口:“晚上是点外卖吃还是自己做饭?做饭的话我开车去买食材?”

“我要BBQ!”灵超从他背后钻出来,全无刚刚车上的困倦。

“那买点肉买点调料什么的就行了,”李希侃挠挠头,“烧烤架啊什么的家里都有,擦一擦搬去花园就好了。”

“哪几个人去?”灵超问,“洋哥,我……”

“没有你,”木子洋打断他,“我一个人。”

“诶!为什么?”灵超不高兴了,“我也是会买菜的好不好?还是你要买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想什么呢,”木子洋敲了下灵超的头,“你跟他们打车先去房子那里,我一会再过来。”

 

灵超虽然闷闷不乐,但还是乖乖听话了。

 

回来的时候木子洋还拎了几盒月饼,毕雯珺拿到盒正儿八经的蛋黄莲蓉,Jeffrey拿到盒正儿八经的奶黄流心,林彦俊拿到盒不太正经的五仁月饼,脸都皱了。

“木子洋,”林彦俊说,“我觉得我们俩应该没结仇。”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你长得像爱吃五仁月饼的。”木子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你们大陆都是这么骂人的?”林彦俊挑眉。

“开玩笑的,”木子洋笑了,“买了星巴克的,灵超提去给尤长靖了。”

林彦俊这才作罢,比了个OK:“我也的确不讨厌吃。”

 

即使灵超和尤长靖他俩一人一盒哈根达斯月饼一人一盒星巴克月饼,此时坐在窗前边看风景边换着吃,灵超也始终因为木子洋刚刚断然拒绝他一起去买东西而不乐意,一整晚都黏在尤长靖身边不搭理木子洋。

吃完烤肉八个人东倒西歪地各找了位置看月亮,李希侃本质爱宅,挠了挠小腿上被蚊子咬的包赶紧拉毕雯珺进去坐在落地窗前看了,陆定昊装模作样地在泳池边搭了个晒太阳的躺椅,结果没一会被风吹得打喷嚏,尤长靖也觉得晚上有点冷,不自觉地缩了缩,敬职敬业的幼儿园学生家长Jeffrey和林彦俊就把两位带回室内了。

 

灵超坐在那一言不发,看了看木子洋。

“你想回去?”木子洋问。

“不想回。”灵超说。

“还生我气呢?”木子洋问。

“那么多人呢,你干吗就非不让我去……”灵超嘀嘀咕咕地抱怨。

“你过来,我告诉你为什么。”木子洋伸出手,灵超狐疑地看了看,还是选择把手交给木子洋。

 

可木子洋的做法还是没让灵超一下子摸清头脑,他把灵超带上了别墅的天台就丢在那一个人跑了下去,灵超站在上面吹着风揉了揉鼻子又不高兴又迷茫,直到昔日光鲜亮丽的知名男模特抱着一床被子——和一个长长的包上来。

“那是什么?”灵超问。

“帐篷。”木子洋把帐篷包放下来,被子顺手展开把在风中的灵超裹成一个暖和的寿司。

“帐篷?”灵超震惊。

“你不是一直说,想和我去沙漠看星星?”木子洋说,“结果不是你上课就是我有通告,一直没去。”

“啊,对……”灵超看着一个人搭帐篷的木子洋,愣愣地说。

“所以买个帐篷,”木子洋说,“他们怕冷怕蚊子啊去室内多没意思,喜欢室外看就室外看,我陪你一起。”

 

灵超半晌说不出话,直到木子洋搭好一整个帐篷,累得往里面一坐,朝灵超招手。

“过来啊,别傻站着,”木子洋朝他笑,“当寿司当上瘾了?”

“你才寿司!”灵超气呼呼地往木子洋身上一栽,木子洋识趣地假装被撞倒,实际上灵超这个体重他接住绰绰有余。

“干吗呢,不准哭啊。”木子洋把他身上被子一圈圈拆了,抱着灵超揉脑袋。

“没哭,感冒了,”灵超一边说一边抽了抽鼻子,“你要是以后跟我……你要是再也不带我去看星星了,我就跟全国人民讲你骗人,你食言,我发微博。”

“哟,微博几个粉了,这么厉害?”木子洋逗他。

“一万二,”灵超抬起头,眼睛红红的,“以后会变成一千两百万的,我要当影帝。”

“不够,十几亿吧,”木子洋揉了揉他的脸,“大家都喜欢你,我要是敢骗你我就死定了。”

“嗯。”灵超钻进去,倚在他身上。

 

中秋夜晚的月亮圆溜溜的,秋风凉凉闲适又舒服,两个人披着被子坐在帐篷里喝饮料,听着碳酸气泡咕噜咕噜呛嗓子,呛得人酸酸的,才放下来。

“你看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灵超说。

“B大高材生就这个造句水平?”木子洋问。

“我理科生好不好。”灵超满不在乎的。

“那这个灵超也又大又圆。”木子洋说。

“我怎么圆了!”灵超拍了一巴掌木子洋的大腿,“我们公司staff天天说我太瘦了。”

“眼睛圆,”木子洋说,“我同事说了,你这个小孩眼睛又大又圆又亮,说明是个新鲜的小孩。”

“你同事怎么跟你一样傻里傻气的呢木子洋?”灵超损他。

“哎哟,我小弟都敢直呼我大名了?”木子洋轻轻敲了下他的头。

 

“洋哥,”灵超问他,“你知道Trinity是什么意思吗?”

“什么意思?”木子洋问。

“就是说我们买一个环,它实际上是三个环,”灵超用自己的戒指轻轻碰了碰木子洋的耳钉,“我们……买了两个戒指,一串项链,三对耳钉,一对耳钉算六个环,我们现在有二十七个环了。”

“然后呢?”木子洋问。

“一个环当一个戒指,是不是我们有二十七辈子在一起?”灵超说。

“你这样我会很埋怨我自己没钱把全球所有这系列的首饰买下来。”木子洋捏了捏他的耳朵,软软的干干净净的,一个耳洞也没有。

“我乱说的。”灵超低下头,自己玩手指,“……嗯,以后也要陪我看星星看月亮。”

 

“B大高材生就这点志向?”木子洋逗他玩。

“你爱看不看!”灵超不高兴了,往帐篷里一躺就作势睡觉。

“看,你想看就看,”木子洋说,撩了撩他微长的刘海。

 

“反正,就算月亮消失了,我也爱你。”



——————

中秋节快乐!

我看大家都更新了我不更新不好意思,下午赶紧掏出电脑写了起来()

所以中秋节说月亮要消失是不是不太好

评论(97)
热度(1545)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