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免费教学录影带小号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7-8

四金花合租,杰芙毕侃洋灵长得俊

7

“陆定昊!你周五有没有空啊?”晚上尤长靖突然扑过来挽过陆定昊的胳膊。

“呃,我要上班,晚上也得回来迟。”陆定昊想起那是他和Jeffrey约定去迪士尼的日期。

“喔……”尤长靖看起来闷闷不乐,挽过来的手都缩回去了。

“什么事啊?”陆定昊摸了摸他的脑袋。

“就……林彦俊要过来,我本来想让他订晚上的车票的,那样我能去接他,结果他说晚上的票都卖完了,只能下午过来。”

陆定昊整个人懵住,回想起了泡在恋爱里的尤长靖似乎好像确实有对他来说很久的日子没和林彦俊见面了。

“这周有什么节日吗?”

“没有哦。”尤长靖摇摇头。

“你不是说至少得三天的假他才能来吗?”

“啊因为我跟他说我很想他啊,都两个多月没见了,”尤长靖眨巴眨巴眼睛,“你上次不是说只要我跟他说想他他就会来见我吗。”

陆定昊无语,开始下一个问题。

“他需要接吗,我感觉咱们整个上海滩他都逛遍了,走都能走过来。”

这个是实话,他俩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林彦俊和尤长靖没能考到一个城市,结果林彦俊每个周末都飞过来一趟,陆定昊觉得自己见过的同城情侣约会次数都没这么频繁。

“我怕他迷路啊。”尤长靖随手抓了一个沙发上的抱枕揉了揉。

你真觉得自己是小学生他也是小学生啊,陆定昊想。

 

“要不我去问问希侃?”尤长靖放下抱枕打算去找李希侃,陆定昊迅速回忆起了毕雯珺和林彦俊唯一见面那次的剑拔弩张(尽管是毕雯珺单方面),赶紧把尤长靖按在沙发上。

“喊他干吗,那个死宅十年不出门的,而且比谁迷路速度都快,我帮你问问灵超。”陆定昊起身走向灵超的房间。

“小超不上学吗?”尤长靖在后面问。

“他说这周四周五都是运动会,有空的,跟老师说下就好。”陆定昊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出声音才走进去。

 

“灵超,周五有没有兴趣去见个帅哥?”陆定昊大大方方地往灵超床上一坐。

“什么帅哥?”灵超果然迅速坐着椅子滑过来,“有我帅吗?”

“……在尤长靖心里应该比你帅。”陆定昊有点无语。

“尤长靖?哦那是要见林彦俊吧。”灵超一脸八卦心起的模样,“真的长得很帅吗?我看他要把人家夸上天了,光听他的话我还以为是全球百大帅哥TOP1。”

“我觉得挺帅的,”陆定昊回忆了一下林彦俊的脸,“高中的时候跟你一样也算个校草……等一下跑题了。”

“我就是校草,不是算。”灵超在这方面很较真。

“得得得,校草你去不去接下人家,就下午,你去火车站领下人就行。”陆定昊拿他没辙。

“行啊,时间给我,”灵超转身掏了个记录平时日程的小本本,“不过为什么突然要我去接?”

“林彦俊说晚上的车次没有了,只能下午来,尤长靖没下班,我……我也没下班,李希侃死宅还不认路,就找你了。”陆定昊报了车次和时间给他。

灵超点点头,记了下来。

等陆定昊走出房间了他才转身在电脑上搜了搜,搜出了这班车会停靠的每一站,然后依次搜索了每站到上海的车次,发现全部都有晚上的车。

合上笔记本,灵超疑惑尤长靖那个听起来对他很好的男朋友为什么要骗他,但还是选择了不说出来。

 

“对了哥,”灵超探出脑袋来,“你把那个林彦俊的照片发我一下,我怕到时候认不出来。”

陆定昊摆摆手:“有照片也认不出来,那个人自拍太丑了跟真人不一样。”

尤长靖也点点头,想想补充了一句:“他新染了个浅蓝色头发很好找的,麻烦你啦,我让他给你买糖吃。”

“……”灵超说不出话,顺从地缩回去。

 

到了晚间护肤时间,陆定昊走进卫生间,正好看见李希侃对着镜子在修理刘海。

“又扎眼睛了?去理发店呗,天天自己剪。”陆定昊看准他剪刀远离自己的时机轻轻拍了他脑袋一下。

“不要,外面都剪得丑。”李希侃回忆起无数次刘海剪坏的时光,不爽地撅了噘嘴。

“随你,”陆定昊揭下脸上的面膜按摩了起来,“对了,有件事想问你。”

“你说。”李希侃换了把打薄剪随便地擦擦几刀,结束了这场战斗。

“你之前在车站,为啥跟小超说尤长靖相处久了会发现他年纪大,”陆定昊斜眼看他,“我跟他相处那么久还是觉得他像小学生。”

“你听见了啊,我还以为你没听见。”

“废话,你们那么大声音我都听不见你当我办公室八卦都是到人家旁边偷听的?”

“就,我发现他对着镜子会很注意自己眼角的细纹,”李希侃指了指自己平平滑滑的眼周肌肤。“你看我就啥都没有。”

“无语,”陆定昊翻了个白眼,从架子上拿了支眼霜在他面前挥了挥,“我们眼睛大的都有这烦恼,你不懂吧。”

“我迟早给你全扔了。”李希侃洗了把脸就走出去了。

陆定昊对着他的背影叹气,他倒希望家里两个小学生。

 

李希侃和尤长靖都是他上网认识的的,陆定昊学习好归好,但是网瘾少年一个,李希侃是他一开始很喜欢的写手,靠着当疯狂脑残粉一来二去认识了,尤长靖则是他高中同学的初中同学,人美歌甜性格又好,陆定昊也迅速和他活络上了。

然而两个都不单身的人的气场大相径庭,陆定昊隔着朋友圈都能感受到尤长靖每天的甜甜蜜蜜,但是李希侃,他把李希侃骗来上海这个父母给他买的小小两室一厅之后即使坐在李希侃床边也摸不透两个人的感情进度。

陆定昊直觉是觉得李希侃在避讳什么的,但具体是什么他不知道,依他零情感经历的人生他也不打算在调剂关系上起什么作用,便没多问。

看多了尤长靖他觉得情侣间的问题大多数都能用撒娇解决,只是李希侃不肯。

李希侃肯定是喜欢毕雯珺的,他俩一起喝酒的时候李希侃趴在他腿上哭得呜呜咽咽,嘴里念着想见人家,以至于陆定昊一直以为毕雯珺是个钱多人忙但是冷漠的傻逼男。

见到真人是在李希侃发高烧的一次,他见李希侃烧得都进医院了还是没看到毕雯珺的消息,气得他捉过李希侃的手解锁人家手机打了个电话就去对着毕雯珺劈头盖脸一顿骂,结果出去打水的时候毕雯珺和他擦肩而过匆匆忙忙赶来,一身正装都没换下来,开门见到坐在李希侃床边的林彦俊——那个对于毕雯珺来说完全陌生的男人的时候眼神像要杀人,等他拖着林彦俊识趣地滚出去之后又看毕雯珺一整晚没从病房出来。

 

有谁不喜欢谁吗,不可能的。

陆定昊不明白。

 

8

周五的下午天气出奇得好,好在温度降下来了些,灵超晒着太阳也没有觉得晕头转向,坐在出租车里驶向火车站的时候想起了他刚来上海的时候三个人来接他的模样,心头冒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彻底融入新集体了,还能接触到跟新集体相关的人物,这对于不是很擅长认识新朋友的灵超来说是一份很大的惊喜。

到车站的时间他卡得很准,低头看了眼时间刚好离到站还有五分钟,够他不急不慢地走下去,还不用傻站在那等。

站在出站口时灵超回忆起了初次见面那会儿李希侃举着的手机,上面黑底彩字写着自己的名字,虽然周五下午人并不多,灵超还是决定学习一下操作,也琢磨起了手机。

正当低着头看手机的时候,灵超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

“诶,请问是灵超吗?”灵超抬头,看见一个染着浅蓝色头发的男人正站在他面前对他笑。

喔,大帅哥。

 

灵超在刚认识尤长靖的时候一度认为他是台湾人,或者在台湾生活过,结果尤长靖说他是马来西亚人,而且只去过一次台湾,灵超死活不信。

现在信了,这位台湾帅哥的口音还不是一般的重。

“你好啊,麻烦你跑一趟了。”林彦俊依旧挂着笑容,绅士地等灵超伸出手才握了握手。

“你怎么认出我的?我好像没在身上挂姓名牌。”灵超好奇。

“小尤给我看过你照片啦,真人比照片还帅哎。”

灵超不论何时何地都很吃别人夸他帅这一套,高兴地点了点头,想起这是第一次见面,虚伪地说了句担当不起。

“我们打车走吧,我租了辆车,去取完你就可以坐好点的轿车了。”林彦俊在前面领路。

“租车吗?你要待很久?”

“那没有,一个周末而已,陪一下小尤得回去工作。”

“那干吗还要租个车,上海出租车很多的。”灵超觉得自己只要站在路口伸个手就能打到辆车。

“万一打不到呢,他是不是还要晒着太阳和我一起在外面等车?”林彦俊回头,这回脸上没挂着笑。

 

坐上林彦俊租的车,灵超内心感慨就是比出租车舒服,虽然他看不懂车的牌子,但看外型就不便宜。

“我们现在去哪?尤长靖得到快六点才下班。”灵超看了看手机,还不到三点。

“去给他买礼物,”林彦俊一打方向盘,“我订了花,再看看有没有可以买给他的礼物,好接他的时候都送给他。”

灵超嗯了一声,又想起了昨晚他发现的小秘密:“所以你是为了给尤长靖来个小浪漫才骗他说晚上没票的?”

“诶,你怎么发现的,”林彦俊有点吃惊,“我以为我瞒得很好呢。”

“嗯哼,我觉得一个普通的星期五提前也买不到票有点假,就查了一下。”灵超仰了仰下巴。

“小尤跟我说你是学霸,特别聪明,看来是真的咯,”林彦俊扬起嘴角,“别告诉小尤哦。”

“这个叫精明,嗯……那你得请我个冰激凌。”

“成交。”

 

停好车一起走进商场,灵超问林彦俊:“你打算买什么送他啊?”

“买衣服,”林彦俊带着他径直走进一家装修得金碧辉煌一看就不便宜的店里,“他秋天还没买新衣服。”

“挺好。”灵超帮着一起挑。

“诶,这件,”林彦俊突然走向一件外套,“这件尤长靖之前特别喜欢哎,不过他就在网上看到了,实体店一直没有。”

“是呢,这件大陆货很少,基本上买不到,而且是这一季的限定。”柜员热情地迎上来帮忙把衣服取下来给林彦俊看。

“可是我在台湾也没看到,”林彦俊非要较劲,趁柜员语塞的时候笑了笑,低头看了一眼尺码就在钱包里找银行卡,“包起来吧,送人的,请包漂亮一点。”

灵超偷偷看了一眼吊牌,一万八。

 

“彦俊哥做什么工作的啊,感觉好有钱。”路上灵超吃着林彦俊买的冰激凌乖乖喊起了哥,他之前以为林彦俊也是普通职员,没想到近两万的衣服随随便便就刷下来了。

“没有哦,我没什么钱的,”林彦俊看看他,想到了什么一样笑了出来,“这个要我一个多月工资,你别告诉小尤,跟他说正好打折只要几千块钱,不然又要讲我。”

“啊?”灵超愣了,他想起之前看中一双两千的球鞋,想想那是一个多月的生活费,都没舍得给自己买。

“你也要记住哦,以后要谈女朋友的吧,”林彦俊拍拍他的肩膀,“钱花掉再赚就好了,人家喜欢的东西卖完了买不到就糟了,”顿了顿又补了一句,“还有要努力越赚越多。”

灵超还想问最近又没什么节日,这种奢侈品店打那么大折扣尤长靖怎么可能信,但他想起来陆定昊以前形容恋爱中的尤长靖说的——他一直像没脑子的恋爱高中生,很傻的,什么都信。遂点了点头。

虽然灵超不觉得尤长靖傻。

 

到了五点多,林彦俊抱着花和购物袋准时出现在尤长靖上班的学校前,灵超规规矩矩地坐在车里,靠着窗户偷窥。

尤长靖出来的时候是一路小跑,喊着“让哥哥抱抱”对林彦俊张开了双臂,灵超愣了一下,想起来尤长靖好像是说过林彦俊比他小一岁。

“抱抱——小尤哥哥。”林彦俊把尤长靖一把抱起来。

“嗯……我有没有重,小芙老说我胖了。”尤长靖脑袋蹭了蹭林彦俊的肩膀,有点不好意思。

“重了点,看来有好好吃饭。”林彦俊把人放下来,轻轻捏了捏他的脸。

“嚯,你就不能骗骗我。”尤长靖瞪他。

“不想骗你,更何况胖一点点又没事,”林彦俊笑着双手揉起了尤长靖的头发,“会感觉你爱我的地方又多了一点点。”

“你很老土哎,”尤长靖也笑了,“这个梗过时好久了吧。”

“还没对你说过,不算过时,”林彦俊打开车门,摆了一个请的手势,“上车吧,晚上起风了。”

————————

四对肯定都是甜的啦><

评论(147)
热度(3381)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