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免费教学录影带小号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9-10

9

“你们有时间送我回家吗?”灵超在车里等的时候拆了包软糖,正一颗一颗往嘴里塞。

“说什么呢,不是一起回家吗?”尤长靖抱着花坐到他旁边来。

“嗯?你们也回那边?”灵超睁大了眼睛。

林彦俊在前面系好安全带,回头看着他笑:“你小小年纪哎,想得还不少。”

尤长靖还没反应过来两个人在讲什么,林彦俊就把眼神转向了他:“你什么想法?我记得你有在钱包里放身份证的习惯。”

“……回家!”尤长靖蹲了一会才明白,满脸通红。

 

先蹦进家门的灵超左右看了看,陆定昊听昨天的语气今晚应该不在家,李希侃……李希侃坐在餐厅里。

李希侃总是一个人拿着手机安安静静地坐着,手机界面就卡在那里不动,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灵超想过凑近偷偷看一下,但只要距离他近于三米李希侃就会迅速发觉有人接近然后划到别的软件上。

“哥!我带了两个哥哥回来了。”灵超冲他大喊。

李希侃被吓得在椅子上弹了一下,把手机捂在怀里转头看他:“陆定昊今晚不是……呃,林彦俊?”

被喊到名字的林彦俊冲他挥挥手。

“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李希侃拍拍身侧站起来,朝他们走过来。

“林彦俊下午坐高铁来,咱们家另外两个都没时间,就让我去接了。”灵超一边脱鞋一边跟他解释,顺便帮林彦俊拿了双可以换的拖鞋。

“怎么你去,你不上课?怎么不跟我说。”

“我运动会,闲的,”灵超抬眼看了看他,“陆定昊可能怕你迷路。”

李希侃看着他沉默了会,转身走去客厅开了电视。

 

“小侃,小芙今晚几点回来?”尤长靖从林彦俊包里搜刮出一包芒果干,一边吃一边顺口问了句。

“没事,房子隔音好,”李希侃看都不看他一眼,“实在不行让咱们弟弟今晚跟我睡,离你房间最远。”

“好耶。”灵超看热闹不嫌事大。

“…………”尤长靖憋得不知道说什么,决定不理这两个人。

 

趁尤长靖去厨房拿冰激凌的时候灵超凑到李希侃耳边:“陆定昊谈恋爱了?”

李希侃比了个大拇指:“快了,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他表情,觉得有点像你和尤长靖的结合体。”灵超一脸的我就知道。

“……就你最精。”李希侃皱了皱眉。

灵超决定试探试探陆定昊的进度,等尤长靖回来的时候他大力地摇摇手:“哥!你跟彦俊哥拍张照怎么样?”

“怎么突然要拍照?”尤长靖看起来没有不愿意。

“发给陆定昊,他不加班吗,气气他。”灵超演得像个调皮高中生。

“不太好吧,”尤长靖说是这么说,还是掏出手机递给灵超,“你帮我们拍吗?”

灵超高兴地冲到他俩正前方去,鼓捣了一会手机打开摄像头:“来两位帅哥——笑一个,诶挺好!”然后走到两人旁边给粗略看了一眼,见双方表情都很满意便问:“还可以不,可以的话我发微信群去了。”

尤长靖点了点头,转头拍拍林彦俊的大腿:“你看人家拍得你比你自拍好看多了。”

“有吗,我觉得我拍得还蛮帅的。”林彦俊抓住尤长靖放在他大腿上的手揉了揉。

 

灵超拉着李希侃一起盯着微信群,过了好一会才等到陆定昊的消息——没有文字,就是一张合照。

是陆定昊戴着米奇耳朵拉着一个男人的照片,陆定昊是他的招牌笑容,旁边那个男人笑得很腼腆,但是能看出来很开心,周围的人看起来很多,再往后看能看到一座发光的城堡,还有满天的烟火。

“迪士尼吧这是,”灵超把城堡放大看了一下,“陆定昊很有童心嘛。”

“嗯嗯,”李希侃面无表情的把图片划到Jeffrey那里,“不像他喜欢的类型啊。”

“挺适合他的。”

“怎么个说法?”

“陆定昊傻,他得找个比他还傻的才不会吃亏,”灵超翘了翘嘴,“这个看起来又老实又傻。”

“希望吧。”李希侃的头稍稍倾了一下。

 

“小芙回了吗?”尤长靖看他俩聊得开心,按着林彦俊的头凑过来看手机,“诶他不是说要上班吗?”

李希侃趁灵超挡住尤长靖的视线,给林彦俊比了个爱心,再比了个让人安静的手势,对方迅速领会:“可能工作做完了去放松一下吧。”

“那旁边那个男的是谁?”尤长靖指了指Jeffrey。

“同事?”林彦俊也不知道,看向了李希侃,李希侃附和道:“他们公司那么多人呢随便找个多正常。”

干吗不告诉他,灵超在李希侃手心写字。

等成了再告诉他,李希侃慢慢地写回去,不然要是没成他会比芙还难过。

 

“我也好久没去游乐园了。”尤长靖一手林彦俊一手灵超晃了晃。

“明天带你去?”林彦俊问。

“一起去行不行,”尤长靖把灵超的手举起来,“我们家弟弟来上海后都没去过。”

灵超没想到尤长靖会这么说,愣愣地一起看着林彦俊,林彦俊看了看他们仨,笑着点头:“你们四个人都去?”

“不带陆定昊,他今天背着我去了。”尤长靖摇摇头。

“他回不回来都不一定。”李希侃从尤长靖手里抓了片芒果干,被尤长靖瞪了一眼。

“他可能明天没力气去。”灵超也拿了一片,被李希侃尤长靖两个人同时凝视住。“……你们看就他上班最忙。”

“不过别去迪士尼了,”李希侃回忆起了那边节假日的排队盛况,打了个寒颤,“我这辈子不想再排第二次。”

 

李希侃是不喜欢在外面乱跑的,即使是换了地方,只排了两个项目也觉得受不了,扶着背找了个休息的地方买杯饮料坐着。

灵超想跟李希侃独处一会,看看能不能探出他想知道的事,就装作也很累的样子对林彦俊喊:“我们两累了!你带尤长靖好好玩啊,有事手机说!”又比了个电话的手势放在耳边。

林彦俊比了个OK,牵着尤长靖的手走了。

“你怎么也累了,”李希侃无精打采地看着他,“好好的年轻人,去个欢乐谷都玩不动。”

“嚯,你很老嘛?”灵超打趣他,他确实还精力充沛。

“还行。”李希侃往桌上一趴。

“下午去下鬼屋怎么样,那边人不多,”灵超趁李希侃不注意抢来他的可乐吸了一口,“玩起来也不累。”

“……你想干吗?”李希侃脸都扭曲了。

“我还没看过小侃哥害怕的样子。”灵超冲他抛了个wink,李希侃整个人都懵了,背后有点恶寒。

“不会真的怕鬼吧?”灵超就是想开个玩笑,看李希侃好像真的有吓到一下的样子又把可乐推回去,“我开个玩笑,怕就不去。”

“……没有,”李希侃心中燃起一股被未成年人瞧不起的愤恨(尽管对方没有这个意思),“我是被你讲话太恶心吓到的。”

 

两个帅哥一起进鬼屋还蛮少见的,一起排队聊天的时候甚至有女生上来搭讪询问能不能一起,被灵超笑着回绝——鲜少出家门更别提被搭讪的李希侃万分惊恐。

“怕吗哥,怕就走前头。”灵超一边笑一边把他往前推,打打闹闹走了一路李希侃也没走到后面去,便想回头揍他,结果正好走到吊桥处,黑暗中一个阴森森的猩红双眼白色僵尸跳了出来,直直挂到李希侃的眼前。

“操啊老毕!!!!”李希侃吓得猛得往后一跳,直接撞在灵超身上,半晌反应过来对方身高和自己相差不多,一边抬头盯着脸看一边喘着气才冷静下来。

“我叫灵超,”灵超听过那个名字,但没当场揭穿,笑了笑搭上了李希侃的肩膀,“真怕咱们就走。”

“……不走,但我不走前面了。”

“成,我走前面。”

 

10

“今天还能跟哥一起睡吗?”灵超眨着大眼睛盯着李希侃,前一天晚上为了睡前最后一次打趣尤长靖李希侃真的把他拉到自己房间睡觉了。

“……为什么。”李希侃觉得这个小孩不能小瞧。

“没有,有点东西想问哥。”灵超知道李希侃对别人的事都挺聪明,懒得跟他装。

“行。”

 

洗完澡灵超溜进了李希侃的房间,李希侃已经钻进被窝了,探出一个乱糟糟的脑袋出来看他。

“小侃哥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人?”灵超坐在李希侃的床头擦头发,单刀直入地开问,“今天你在鬼屋被吓到的时候有喊他的名字吧。”

李希侃没想到他能记下来,沉默了一会点点头:“我高中学长,叫毕雯珺。”

“关系不好吗,我感觉你一直不高兴提他。”

“也不是说关系不好……”李希侃从被窝里坐起来,抓了抓在枕头上蹭乱的头发,“我……一直不知道这算不算谈恋爱。”

“哥介意跟我说吗?”灵超从床头柜里翻出了两支棒棒糖,把可乐味的拆给李希侃,牛奶味的拆给自己吃。

“不介意……呃,你今年几岁?十七?”李希侃咬着棒棒糖问他,好像在踌躇什么,灵超瞬间反应过来,毫不在意地回答:“大尺度的也能讲,我们高中生午休的时候交流什么的都有。”

李希侃听完半天才明白这句话里藏的含义,差点一口气没顺上来。

 

“我……高中的时候一直被排挤欺负,不对,初中也是那样,之前都那样,”李希侃仰头看着天花板,“那个时候真的是受不了了,我家里……也不是说不帮我吧,但我能听出来他们也觉得是我的问题,老师也觉得,这个我不怪他们,换谁都一样。”

“他们泼在我身上的水真的很脏,我有洁癖,很难受,打我的时候也很疼,试卷撕掉了我会被老师训,然后我就在我们学校的天台上……我想跳下去。”

“那个时候是上课时间,我旷课出来的,下面什么人都没有,我就看着底下,不是特别高,但我恐高我还是挺怕的,然后我就看见毕雯珺了,他正好拿着个文件袋从教学楼里出来,估计是学生会的事。”

提到毕雯珺这三个字的时候灵超看见他原本因为不愉快回忆有点抽搐的嘴角都上扬了起来,他拍了拍李希侃的背,让他继续讲。

“他一直是我心中的……怎么说,白月光,原因挺白痴的,全校就他一个人愿意对我笑愿意跟我正常说话,但他就个傻大个,见谁都笑见谁都友好。然后我看见他就站在那,突然抬头视线对准了我,我们俩对视了两秒他就冲到楼上来。”

“我挺怕的,我……我也不知道怕什么,就挺怕的,明明我连死都快不怕了。然后我就往楼下冲,正好转角处,他往上跑我往下跑,我们俩就撞一块了,我摔他身上的,我不疼,他看起来挺疼。”

说完这段李希侃看了眼灵超,突然就笑了出来,棒棒糖在他嘴里随着笑和牙齿撞来撞去,笑了一会表情又放下去,才低头接着说。

 

“就是那种他躺在地上我趴他身上那个姿势,要疼肯定是他疼,结果他就懵了一下,然后盯着我,我给他盯得怕,就把眼神移开了,还想爬起来,他手一把向我脑袋那儿伸过来。”

“我以为他要打我,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又是以什么身份打我……反正就是怕他打我,我眼睛紧闭,吓得人都缩起来了,结果他只是摸我头发,就他躺着,我跨坐他在腿上,地面冰凉的,他摸我头摸到了下课。”

“那之后他就老来我们班找我,没事就拉我出去一下,他在学校还挺有名望的……长得又帅又是学生会副主席嘛,然后我们班都挺震惊的,不对,应该说是我们学校都挺震惊的。”

李希侃讲完脸上有点甜蜜蜜的,灵超觉得要不是晚上黑现在都能看出他脸上的红晕,迫不及待地问:“听起来挺好的啊,然后呢?”

“嗯,我干了件错事。”

“呃?”

“我跟他上床了。”

咔吧一声,是牛奶棒棒糖被灵超咬断的声音,然后空气就一片死寂,风打窗户的噪音都停下了。

 

“那个时候我高二,他高三,高考完,同学聚会嘛,我QQ问他我能不能去,他同意了,我就跟着去了,他朋友都知道他跟我玩,而且他同学也不算排挤我,只是跟我没瓜葛而已,就都没什么意见。”

“他喝醉了,我一直给他倒酒,然后我说我送他回家,但是回的是酒店,然后……嗯。”

“雯珺哥……这之后是什么态度?”灵超小心翼翼地问。

“他态度挺好的,那晚我毕竟,不太会,我就记得特别疼特别疼,醒来就在医院了……烧得好像挺严重的,什么都记不清,就记得他坐我床旁边,笨手笨脚削苹果,我醒来的时候他一个惊喜还不小心削到手。”

“然后他跟我说对不起,说什么要负责,就让我同意跟他交往。”李希侃发出嘲讽的笑声,“好不好笑,明明是我……对,我也没骨气,我要是有骨气应该跟他说我们别联系了的,但我还是答应了,这之后就是三年。”

“这三年他对我都特别好,特别好,那之后我就辍学了,在家游手好闲,一整个暑假他几乎都在我家陪我,暑假结束他去外地上大学,就一直在网上给我发新奇好玩的东西,周末坐两小时高铁来见我。”

“后来他家里出了点事,他大学没读完就回家管理公司,忙得见不着我,也没法一天到晚粘手机上,就挣得特多,不停给我打钱,我没怎么花,现在卡里的钱都能在郊区买套房了。”

“他说让我住到他那边去,平时可以在家里可以在他公司,写作的工作随便做不做,但我还是不敢……就是,像真的在一起一样。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他也没有说什么做什么,他既然默认我这样了,我就更不敢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了。”

 

“雯珺哥……肯定喜欢你的,”灵超吃完了糖,叼着一个没味道的棒棒糖棍对他说,“以前那些没什么好深究的,现在在一起很好不是就好了吗?”

他心里在想别的,但他觉得现在在彻底捋清楚之前先把李希侃情绪安抚一下。

“我不知道。”李希侃缩成一团,把脑袋埋在两腿之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单纯地说是个傻逼,我他妈又不会怀孕……我真的不知道,不敢知道。”

灵超看着李希侃,黑暗之中他把自己缩成了一个没有棱角的团,边缘散发着淡淡的白光,他顺着光线去寻找光源,看见了夜空中的一轮白月。

小侃哥的白月光啊。

他一直坐到李希侃迷迷糊糊地睡着,帮他盖好了被子,然后偷偷用李希侃的指纹解锁了他的手机,记下了毕雯珺的微信号。


评论(140)
热度(3136)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