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免费教学录影带小号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11-12

11

陆定昊半夜出来喝个水就看见灵超坐在沙发上一边看手机一边写东西,走过去敲了下他的头:“大半夜的还不睡觉?一边赏月一边抄作业?”

“哥,”灵超抬起头看他,心里一句都是别人抄我作业没说出口,“你有去了解过小侃哥和雯珺哥的事吗?”

“知道一点,”陆定昊在他身边坐下来,“我就知道毕雯珺忙得跟地球老总一样,虽然李希侃说什么他家里当时出的事很大他这几年就会很忙,但我觉得不可能忙到几个月才见一次。”

“你为什么不多问点?”灵超没想到他俩认识那么久陆定昊还一无所知。

“我又没谈过恋爱,我怎么知道谈恋爱的人出问题怎么解决,”陆定昊叹了口气垂下头,“既然告诉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那还不如不问。”

“陆定昊,你是不是人缘不好?”灵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为什么这么讲。”陆定昊云里雾里,不明白怎么又扯他身上了,“我觉得还行啊。”

“你不知道谈恋爱的人出问题最喜欢找个单身的来分析问题吗?”

“我不知道啊,我谈过吗。”陆定昊强词夺理。

“算了,我跟你讲,他忙估计是真的,但他俩不亲密有原因,我给你分析分析,”灵超冲他招招手,示意他凑近点,“就是有点小东西没说清楚,说清楚就好了。”

“你说你说。”陆定昊搓搓手,本来叫嚣着要回去睡觉的困意都消散了。

 

灵超跟他慢慢讲完了李希侃刚刚告诉他的事,他记性很好,几乎没落下一个细节,就看陆定昊表情变来变去,有点好笑。

“所以他俩这个怎么解决?”陆定昊还是不明白。

“……对不起,不该污蔑你人缘不好。”灵超低头在本子上继续写了起来。

“你不是要给我分析吗,你赶紧说。”陆定昊第一次想打小孩。

“你觉得李希侃不跟毕雯珺联系的原因是什么?”

“他觉得毕雯珺不喜欢自己啊,都是被迫和自己那个什么被迫和自己在一起。”

“你平时喝完酒什么想法?”

“就,想睡觉吧,反正头很昏不想管别的事,而且……呃?”陆定昊反应过来了什么。

“那要是这时候有个你不喜欢的人想跟你做……不是,上床,你什么想法?你还得当那个累的。”灵超觉得讲话不能太粗俗。

“……我能把他头按进马桶里。”陆定昊只回忆了一下他和李希侃一起喝醉后李希侃絮絮叨叨他还得忍着头晕把人一起背回酒店的时候就打了个寒颤。

“嗯,而且如果烂醉到没有烦躁情绪的话那种事也是做不了的,”灵超甩了甩不出墨的笔,“硬件上不去。”

陆定昊卡壳了。

“你去睡吧,这事我帮小侃哥解决。”灵超推了推陆定昊,“挺好解决的,就是哥他对自己的事太蠢了,两个人说说就好了的事情一直拖到现在。”

 

李希侃那一夜睡得很好,一点梦都没做,昏昏沉沉地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傍晚,醒来看见灵超坐在他房间的桌子旁玩电脑。

“……你怎么还在这?”李希侃觉得有点晕。

“你醒啦!”灵超一脸高兴,噌一下从椅子上挪到床上坐着,顺便把床头喝了半瓶的矿泉水递给李希侃,李希侃迷瞪着眼看着他,又看看玻璃瓶装的矿泉水,最终选择喝两口水清醒一下。

“你闹什么?”李希侃问。

“我想给哥做心理辅导,”灵超帮他拧好瓶盖,“哥昨晚讲的我有好好想,真的不去说清楚吗?”

“我是高中生吗?你来给我做心理辅导。”

“嗯嗯,哥可年轻了。”

“……所以你是怎么说。”

“小侃哥就是想确认雯珺哥是不是真的喜欢你吧,直接开口问就好了。”

“……”

“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和我在一起的,真的有喜欢我吗,这些话只要好好问出来就好了。”

“没这么简单。”李希侃低着头。

“哥不敢吧,怕他说其实不喜欢你,”灵超拍了拍李希侃的枕头,“怕分手,怕结束,所以才一直没问。”

“嗯。”李希侃点点头。

“大胆一点吧,哥在意的到底是雯珺哥本人还是雯珺哥是你男朋友这个身份呢?”

“都……挺在意的。”

“可总要有个答案啊,”灵超捧着脸支在李希侃的腿上抬头看他,“喜欢你还是不喜欢你,哥知道答案就会轻松了。”

“那他要是……真的承认其实不喜欢我呢?”

“继续做朋友,或者去把雯珺哥追到手,哥很可爱的,”灵超眨眨眼睛,“哥现在和他的关系难道不是比朋友还尴尬吗。”

“……你还真是小朋友发言,”李希侃觉得那句继续做朋友是他今年听过最蠢最幼稚的话,就把灵超从他腿上拉起来往外推,“乖乖回去写作业,大人的事别掺和了。”

灵超冲他做了个鬼脸。

 

等灵超走出房间,李希侃慢慢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来,点开毕雯珺的对话框。

到底是在意毕雯珺还是在意毕雯珺是自己男朋友这件事,李希侃想都没有想都会选择前者。

他一直后悔那天晚上的冲动,最大的原因就是如果不那么做他们本还可以做朋友,可以一起正常聊天正常出去玩——只是李希侃想了想,不太甘心。但是比起一旦出错就无法挽回的关系,他宁可继续当一辈子朋友。

“雯珺,在忙吗?”李希侃最终决定听灵超的,“我想跟你聊聊。”

“在吃晚饭,什么事?”毕雯珺难得回得很快。

“我一直很介意你和我在一起……的原因。”李希侃小心翼翼地问,打字的时候手都微微发着抖。

“怎么说?”

“你是因为和我上床才觉得不得不和我在一起的吗?”

“你为什么那么想?”毕雯珺的语气听起来对他的想法一无所知。

“我他妈想了快三年了,我一直想你到底喜不喜欢我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想和我在一起,我现在才敢说而已。”李希侃说不上来的有点憋,带着自暴自弃的急躁宣泄了起来。

“我跟你说过我喜欢你。”

“我敢信吗?”

李希侃一直都不信,毕雯珺说过无数遍爱他还是不信。

他习惯爱而不得了,友情也好亲情也好,最不敢奢求的爱情放到他面前他也不信,一定要揉碎了拆分开给他看每一种成分都纯粹而真实,差了一点点看不清的都不行。

“那你现在怎么想的?”

“我不是在问你吗?”他头一回觉得和毕雯珺交流这么难。

“你很介意吗,我和你在一起的原因。”

“介意,特别介意,”李希侃觉得自己眼眶很酸。“我感觉像我做错事耽误的却是你,我也感觉随便换个人只要能把你搞上床就能和你一辈子。”

是真的,他想过。

如果不是自己送他回家,如果是别的人爱他,如果是别人和他做爱,是不是他都一样的接受,说不定自己还是最差的一项选择。

“那要分手吗?”毕雯珺问他。

 

结束了,李希侃本来就模糊了一片的视线能看见积水崩塌,一颗一颗的眼泪滴在被单上,滴答滴答地响,富有节奏地告诉他果然如此。

“嗯,分手吧。”

说出来了,说出来挺好。

他还想打最后一行字——我们还能做朋友吗,我还是很喜欢你,虽然他觉得不可能。

“李希侃,我喜欢你很久了,现在以你高中时期学长的身份追你,想跟你谈恋爱,你同意吗?”

 

12

陆定昊尤长靖见灵超从李希侃房间里走出来,连忙猛招手示意他赶紧过来。

“怎么样怎么样了?”陆定昊急冲冲的。

“应该成,”灵超捏了捏脖子,“我刚刚讲话嗲得自己都恶心。”

“你讲什么了,揭穿老毕没喝醉了?”

“这个现在讲不好,”灵超拍拍陆定昊大腿,“我们心里有数就行了。”

“嗯,而且李希侃不一定非得知道。”尤长靖觉得被必要拆穿的就不拆穿。

“这个不行,”灵超摆摆手指,“咱们小侃哥知道了肯定要报复回去一点,我想看这个。”

“……我开始怀疑你乐于助人的动机了。”陆定昊回忆起了灵超平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嘚瑟劲。

 

这一边念叨的话音刚落,李希侃突然从房间里猛地推开门冲了出来,跌跌撞撞往这边跑。

“哎哟你慢点,”灵超站起来扶住他,“哥说了吗,怎么样了?”

李希侃没说话,就给他们看手机屏幕上毕雯珺的话,他现在还有点懵,眼角眼泪都没擦干净,就那么看着灵超。

灵超接过来看了看,高兴地一把把李希侃揽过来:“挺好啊!我就知道……”

“……你知道什么?”李希侃觉得灵超前后语气差距有点大。

“哦对,哥我忘了跟你说,”灵超帮李希侃擦了擦眼泪,“雯珺哥那天晚上应该没喝醉。”

“啊?”李希侃懵了。

灵超把昨晚他和陆定昊的分析一五一十跟他讲了,陆定昊还搭过来点点头,尤长靖一反刚刚“不一定得知道”的成熟劲,也捧着脸好奇地等待李希侃的反应。

李希侃愣了半天,脸上表情挂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变,最终眉头皱了皱,给半天没等到动静的毕雯珺回了一句。

“不同意,再追两年。”

“啊?”毕雯珺没想到他这个回答。

“好好追,不然二十年也不同意。”李希侃讲完就把手机往兜里一揣,看了看旁边一脸期待看热闹的三个人:“都去换衣服,我刷那个谁的卡请你们玩一晚上,”然后起身气呼呼地回了房间,关门之前想了想还补了一句,“把林彦俊带上,多一个人多花点。”

 

“你满意了?”陆定昊看了看高兴地吃糖的灵超打开了通讯录,“这样好吗?”

“不是挺好,”灵超跟尤长靖击了个掌。“感情好的才敢闹脾气。”

李希侃不是敢随随便便跟人说任性话的人,他清楚。

该让他知道他从一开始就是被爱的。

 

“灵超,你跟我讲实话。”陆定昊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说呢,我不撒谎的。”灵超乖巧地微微倾身。

“你是不是谈过很多次恋爱?”

“你们三个人一人问过我一遍了。”灵超回忆起以前另两个人也拽住他问的场景,站起来想走。

“你真的很像好不好,什么都懂,”陆定昊抓住他,“李希侃那么久都没解决的事你两句话就搞定了。”

“我跟你说了,谈恋爱的人找单身的解决问题最有用,”灵超看看他,一脸的你是不是智商不高,“李希侃就是对自己的事拎不清楚,你跟他开导下就好了。”

“我看你本子上记了毕雯珺的微信号还以为你要亲自上去谈。”

“没有,我想了想还是小侃哥亲自讲比较好,”灵超晃了晃糖袋子,发现都空了,不太高兴,“主要我觉得他那个男朋友听起来会很排斥别人跟他俩的感情沾边,不论善意恶意。”

“……我也觉得,”陆定昊回忆起毕雯珺瞪无辜的林彦俊时的眼神,“所以你真没谈过?”

“没有,”灵超比了个四的手势,“我对谈恋爱没兴趣,从小到大也没遇到什么感兴趣的人。”

“以后呢?”陆定昊觉得这么帅一张脸不早恋很可惜。

“别管我了,我就想……好好读书,找个好工作,多赚点钱给我妈,以后他们可能会给我介绍个对象吧。”灵超揉了揉眉心,把胳膊搭在陆定昊肩膀上,让他也看向客厅的巨大落地窗,然后手指向了空中隐隐显形的月亮。

他得活得规规矩矩的,好好念书,好好工作,结婚生子,他从那个封建的小城走到这来已经是最大的逾越,不能再多了。

“在遇到真的令我放弃一切的月亮之前,我把我的六便士操心好就行了。”

 

回了房间,李希侃才又拿出手机偷偷跟毕雯珺讲小话。

“……咱俩早说清楚不就没那么多事了。”
“嗯,是啊。”
“我觉得得怪你,让你个大屁眼子那晚装醉。”李希侃开始推锅。
“没有,也就稍微有点醉,但该记得的都记得。”毕雯珺这回不装了。

“你好意思?”

“还不是你也心怀不轨。”毕雯珺逗他。
“你他妈又没吃亏!”李希侃气得脸红。
“嗯,怪我,你只是一时心怀不轨,我是一直。”
李希侃看了会才懂,缩成一团 真的烧成了只熟龙虾。

“你心怀不轨那么久怎么没点表示,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平时都不接近我一下。”

“我以为你给弄怕了,有心理阴影。”

其实真有点怕。
“你得谢谢我儿子。”李希侃提醒了下毕雯珺。

“什么时候给我生的?”

“淮海中路捡的,要不是他劝我半天我还不知道怎么跟你开口。”
“你说怎么谢?”毕雯珺没意见。
“他有几双喜欢的鞋,没钱买,你看看……”李希侃想起灵超几双穿得发黄的鞋,决定给他讨点好处。
“你直接刷我卡去把国金中心包下来算了。”
“这么大方,到时候他喜欢的归他我喜欢的归我,我俩都不喜欢的就归你。”
“挺好,还有我的。”毕雯珺很知足。 

 

尤长靖在外面喊了一声餐厅订好了,李希侃连忙披了件外套准备出门。

“我要出去玩了。”李希侃给毕雯珺又发了一句。

“注意安全。”

“刷你的卡。”

“钱还需要打吗?”

“不要,”李希侃眼珠子转了转,最后说了一句,“以后都别打了……我希望你直接站在我旁边付款。”

 

周日是林彦俊要离开的日子,尤长靖不太高兴地趴在他身上。

“对了,我给你的好朋友们带的礼物还没拿出来,”林彦俊一边揉尤长靖的头一边翻着包,“你之前跟我提过的他们喜欢吃的东西,我都买了一点来。”

“嚯,谢谢哥,”灵超抱着一兜糖有点惊喜,“尤长靖你男朋友好细心啊。”

“嗯哼。”尤长靖听了有点开心,林彦俊也笑着问:“还算满意吗?”

“满意满意,”灵超抓了几包软糖出来,“这个进口的我特别爱吃,不过太贵了很少买。”

“你很缺零用钱?”林彦俊有点意外,他觉得那个糖的价格很普通。

“特别缺,买糖我都在心算价格的。”灵超点点头,他那点生活费在这个城市能生存下去简直算是奇迹。

“嗯……”林彦俊低头想了想,“你周末有空吗,我这边朋友有一份酬劳还不错的临时工作,正好缺人。”

“什么?”灵超眼前一亮。

“当模特拍拍衣服,我觉得你很适合。”

————————

我鹅几终于快要把瓜带回来给妈妈看了(搓搓小手)

评论(205)
热度(3581)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