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weibo@流沙糖包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13-14

13

“哥拜拜,路上小心。”灵超小声地跟林彦俊道别,旁边的陆定昊也挥了挥手。

林彦俊买的接近凌晨的车票,一直到尤长靖迷迷糊糊睡着他才静悄悄地从房间里出来,怕轮子太吵拎着箱子步履滑稽地慢慢走,把拖鞋放在鞋架上再轻手轻脚关上门,离开前后屋内都是一片寂静。

“他真的好温柔好细心,”灵超感叹。“明明长得像不顾家的类型。”

“那应该是因为遇到的是尤长靖吧,”陆定昊说,“林彦俊高中时期是出了名的小混混,又凶又横。”

“那很会打架咯,”灵超关注点与众不同,“会保护人啊。”

“是啊,他们高中有人跟尤长靖起冲突用笔把小尤手指划破了,他硬是把人家打到住院。”

“挺帅的,”灵超笑了笑,“很多人追吧。”

“你不也是,”陆定昊又想八卦下灵超的感情问题,“我在垃圾桶里发现别人给你送的情书了,那么多,一个好看的都没有?”

“都挺漂亮的。”灵超摇摇头。

“那你还全扔掉,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

 

“……我不知道。”

 

很罕见,在陆定昊印象里灵超一直活得特别明白,对自己的一切都拿捏得当,“不知道”这个词从来没在他嘴里出现过。

“我没遇到过,喜欢的人,”灵超摇了摇头,“所以我不知道喜欢什么类型的。”

“那你对这事有什么想法?”

“你信日久生情吗?”灵超突然问。

“肯定信啊,感情就是慢慢磨合的才靠谱。”陆定昊不知道他这问题的意义是什么。

“我不信,”灵超看着他,眼睛清澈又明亮,“我只信一见钟情,如果感情不能一瞬间全部爆发出来,超越一切淹没山海,叫人为那一眼交代整个世界,那以后的全是将就。”

陆定昊想反驳什么,他是觉得一见钟情不靠谱的,但他想起了Jeffrey看他的样子。

“一见钟情……稳定吗?”他问灵超,也问自己。

“爱就稳定。”

“那如果对方不喜欢你呢?或者对方变了,你的爱还稳定吗?”

“稳定,但我会让它死,”灵超没有犹豫,“他爱我,那我就一见钟情纠缠到老绝无后悔,他不爱,那我就让我的爱情去死。”

陆定昊没想到灵超是这个想法,在他印象里灵超一直像个幼稚的小兔子,尽管后来发现这孩子比大人都成熟清楚多了,在他的认知里灵超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孩,是一汪平静又透彻的水。

他看着灵超,灵超看着月亮,就那么死死地盯着,不知道是渴望还是恐惧。

 

“灵超,林彦俊给你介绍的工作具体什么样啊?”灵超坐在沙发上看名片,尤长靖突然从后面趴过来问。

“哦这个,”灵超挥了挥纸片,“他说是之前要去的模特摔伤了,又没有满意的人选,就挑上我了。”

“嗯……会不会累?”

“赚钱总要累的。”

“不要影响学业。”

“我是全校第一,”灵超骄傲地仰起下巴笑,“一骑绝尘的那种,缺考一门都不会掉出前三。”

“嘚瑟。”尤长靖轻轻地掐他的脸。

 

他不喜欢,其实都不喜欢。

没有喜欢的人,没有喜欢做的事,其实都很累,在家里和大家打闹的时候才会放松一点,找到一些有趣的,其他时候他都在斟酌着做事,因为自己头脑好所以好好学习,因为自己能吃苦所以离开了那个小县城,因为要做孝顺的不让人操心的好孩子在心里就已经把人生划好了。

该怎么形容,他曾在作文里写过:我从这边的家去学校可以乘十号线和二号线,打车的时候司机会问我走南京西路还是淮海路,但是在我以前居住的地方,去学校的路只有一条泥土路。

老师说他文笔不及以前,这一段写得太幼稚了,他点点头,拿回去重写。

他也浮现过最最微弱的一丝梦想,在小时候大家一起看电视的时候他指着屏幕上的人说“我要当演员”,周围人都笑,他妈妈说可以啊,小超开心就好了,做什么都可以,虽然别的人都说当演员不好当演员不行演艺圈很乱,但他那个时候是很开心的,我最最亲爱的家人一直在支持我啦,说我做什么都可以啦,别的小朋友都没有。

 

他的母亲又漂亮又温柔,当年穿着与这里的尘土格格不入的光滑皮鞋远嫁去了别的城市,生下了漂亮的他,受了欺负又果断离异只带了他走,他从小就对那些带着笑意的同情耳濡目染,嘈杂的嗑瓜子的男女的声音里,总不会落下关于他家的谈资。

闲话也是会杀人的,他记下了。

 

他一直都是家家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学习永远甩下第二一大截不可逾越的距离,那个小小的县城甚至容忍不下他的优秀,长得白净又好性格,永远不发脾气永远爱笑,都说他多好呀多好呀,自己家的孩子像他一样好就好了,但他记得那些眼神,是期盼着他在生长过程中出现意外的,好多一份谈资,还能作出一副怜惜的样子:多好的孩子啊,怎么现在就这样了。

来上海的时候他已经听到了,那些人一个接一个地劝诫他妈妈不要让他来,就在这留着就好了,留一辈子,他没听,带着录取通知书就做了人生中第一件便于大家碎嘴的事情,这孩子怎么不听大人的话呢。

我要听话,得听话,要懂事,要平平静静不遭人闲言地过一辈子,我不重要,我珍重的人得是,这就是他一直对自己说的。

咬着牙要按耐住急躁好好写题,被别的小朋友揍了也只能偷偷抹眼泪不能还手,见了不喜欢的长辈也要笑盈盈地乖乖问好,要谨慎地讨好遇到的每一个人——这也是为什么陆定昊一直觉得他是个乖巧的小兔子。

他本是有逆着世俗走的一腔热血的,在他那个封建的小城沸腾起来,这股热流还在缓缓地流动,只是他迟迟不敢燃烧。

好在,没有遇到火星,好在没有。

 

14

出去工作的那天是这一长段好天气后的第一个雨天,灵超临出门的时候只看见窗外有点阴,玻璃模模糊糊的,但也没想多少就正常地穿鞋准备走,李希侃不急不慢地从后面喊住他,往他手里塞了把伞。

“别一会下雨回不来了。”李希侃撩了撩头发,灵超注意到他换了身可以出门的衣服,手里还多了一把伞。

“好——小侃哥也要出门?”

“去北京,你在这边把家里两个傻的照顾好。”

“没问题,”灵超舔舔嘴唇,“见雯珺哥吧?他原来在北京啊。”

“不然见谁?”李希侃自从发现灵超没那么傻白甜之后就不太习惯那副又乖又甜的腔调。“他北京上海香港三头跑,懒得等到他回上海。”

“嗯,看来我哥哥果然是天上之人。”灵超换好了鞋,抓着伞转了个圈圈,大多数时候他其实没有用这个调子说话的习惯,但既然只有李希侃发觉他的腔调是刻意作出来的,他就只对李希侃说。

“这又是什么说法?”李希侃看都没看他一眼。

“正所谓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不过哥是十年吧,二十年一下子就过掉了。”灵超笑得很开心。

李希侃无奈地看看他,自暴自弃地点点头,走之前凶了他句:“你是出息。”

他的背影能看到耳朵很红,灵超只觉得好玩。

李希侃一直很聪明,他清楚的,不论是对谁都这样,发觉尤长靖实际上并不幼稚,一眼看穿陆定昊不自知地跌入爱情,还拆穿了他编织得很好的乖小孩皮囊,他未曾想过这样的人会在自己的感情里张皇失措,冲动过度又退避三舍,胡乱地蒙混两三年,又哭又笑痛苦迷茫,现在只是两句微不足道的调侃就红了耳根。

人遇到爱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拍摄的时候需要化妆,灵超印象中除了小学的小型演出里被妈妈涂过一点脂粉外再没化过妆,此刻见到桌上排列整齐一大堆的化妆品有点新奇,就不停地看看桌上的东西看看化妆师,化妆师见他这样子就笑着问他是不是对化妆品感兴趣,他点点头说以前没见过。

大家都喜欢他,包括化妆师也是,就一边给他化一边放慢了速度,跟他说这是眼影这是粉底这是修容,他一个个看,还甜甜地说谢谢姐姐我知道了。

挺神奇的感觉,总觉得黏糊糊的,脸上崩了一层膜,他本身皮肤好,用轻薄的粉底均匀一下肤色就够,但还是不太习惯,一不小心碰到脸颊还会蹭到粉。

画眼睛的时候化妆师不停地夸,太漂亮了,眼睛又大眼窝又深,随便怎么画都好看,灵超在眼睛方面从小到大听惯了赞美,彼时习以为常,只顺从地闭上眼睛。

很神奇,都很神奇。

灵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化妆前后差距不大,但就是感觉变了很多。

还挺帅的,他不敢动做好造型的头发和涂了粉底的脸,只好捏了捏耳垂。

 

“您好,我是灵超。”灵超化好了妆向着一直在看他的男人走去,“请问您知道秦先生在哪里吗?”

“秦先生?姓秦名奋吗?”对方笑着看他。

“是的,您认识?”

“嗯就是我。”叫秦奋的男人拍了拍胸膛。

“那太巧了,我正好在找您,”灵超鞠了个躬,“我是林先生介绍过来的临时模特,现在已经做完造型了,您对我还算满意吗?”

他知道名片上的男人就是他,他早向林彦俊要了秦奋的照片。

不过有意思一些的相识,没有人会不喜欢。

 

“满意,非常满意。”秦奋点点头。

本次拍摄刚好需要一个成熟一个青涩的男性,而灵超只是换好衣服站在那里,睁着眼睛往四周看看,就把青涩干净的美少年演绎得完美。

“你先去拍吧,摄影会跟你说怎么做的,”秦奋笑了笑,指了个方向给他,“你长得好看,他会对你有耐心点,不用怕。”

“好的,谢谢您啦。”灵超挥挥手,一路小跑。

 

没什么太大难度。

毕竟是连他这个新人都愿意随便带进来的拍摄,摄影师基本上就是喊他脚伸出去一点,肩膀扳直一点,不要驼背,眼睛不要瞪得太大,他听话地照做,灵超本来就爱照镜子,清楚自己哪里好看哪里不好看,一直在尽力把好看的一面放在摄像头前,几乎每一张都令人满意,拍摄进度飞速。

“小超过来,”摄影已经开始自然地喊他的昵称了,“你看看这些怎么样?”

“老师满意我就满意。”灵超笑嘻嘻的,但也凑过来看了起来。

“这张我脸型不好看,这张……这张我鼻子不太好,”灵超认真地选了几张不满意的出来,顺便讨好了一下摄影老师,“老师拍得好,我都不知道我还能这么好看。”

“你长得好,”摄影以不会揉乱头发的力度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该有点自知之明。”

灵超不说话,努了努嘴。

 

“那你单人拍摄暂时就到这里,要不要休息一会?”摄影确认完图之后对他说。

“好,”灵超点点头,“不过这么说的话是还有一个人吗?”

“嗯,还有个比较有名的,不知道怎么请过来的,据说睡迟了,还在路上。”摄影有点不爽地看看手表,“都像你一样乖就好了。”

 

有名的模特,会是什么样。

灵超有点好奇。

 

他拿了瓶水,为了不弄花唇妆又要了根吸管,小口小口地坐在旁边嘬着喝,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每一个人,直到他听到汽车驶来又熄火的声音,皮鞋咔擦撞击地面的声音,和一伙人涌向门口的声音。

来了吗,灵超站起来,整理整理衣服准备过去打个招呼。

秦奋已经和对方在谈话了,他那个位置刚好挡住灵超的视野,看不清他好奇的模特的长相,只能看出来很高,露出来一截额头。

“喔,说曹操曹操到,”秦奋转过头看向灵超,然后移开位置,“小超,这个是今天一起拍摄的模特,叫木子洋。”

 

眼神交汇,看到木子洋的时候灵超整个脑子都当机。

灵超对于他人的脸很敏感也很在意,他可以精确地描述出身边人的长相,李希侃是五官小巧看着年纪小很可爱的类型,尤长靖是明朗乖巧看起来显得安静的类型,陆定昊是平时看着不太高兴但是笑起来又会很甜的类型……这些都是他第一眼就能定下的结论,但是对于这个新见面的高个子模特,他没法下一个确切的结论。

他揣度好久的问好全部卡在嗓子眼里,模糊了打散了全部都咽回去,在刚刚遇到的人前都塑造得很好的得体懂事岌岌可危,他想跑,想后退,好仔细收拾一下电光火石间糟蹋出的狼狈,结果脚牢牢地钉在地面不敢动弹。

明明就在那边站着一动不动,明明不苟言笑,但是灵超觉得木子洋的好看是一个动词,像金色的风一样,活跃于周围每一寸的空气中,让人忍不住接近,忍不住凑得更近一点,忍不住努力眨眼看得更加真切,看看具体能跳动到他心脏的哪一个区域。

只是一个瞬间,他就开始感慨自己的幸运——这样的人本该是他一辈子也无法遇见的。

木子洋看见他了,微微勾起嘴角向他走来,个子很高很高,肩膀很宽,站得很直,在学校算得上高个的灵超还要抬头才能看见他的眼睛,灵超紧张得咽了一口口水,身体靠彻底的僵硬才忍住不要发抖,他看见木子洋喉结滚动,开口向他问好了。

“我叫木子洋,合作愉快。”

灵超握住木子洋的手,突然觉得只见过他的照片的人很可惜。

 

轰的一声惊雷,暴雨说下就下,噼里啪啦疯狂地打在片场外的玻璃窗上,又爽又扰人。

灵超没有想着还好李希侃给他拿了伞,没有想着今天天气好差,甚至忘了他有点怕打雷。

他看着木子洋的眼睛,细细的,挑挑的,对他笑的时候温和又柔软,等到摄影有些暴躁地喊了他一声之后又变得冷硬,轻飘飘地从他眼前离开。

他的全身僵硬等到所有人都随着木子洋走向背景布前才舒缓,膝盖一阵无知觉地空旷,整个人摔坐在地。

再猛烈一点,轰轰烈烈,振聋发聩,惊世骇俗。

浇灭吧,把火焰都浇灭掉,快点浇灭,要来不及了。

——————————

小超写上学交通那段我瞎写的,上海除了出租车和朋友的车我啥都没坐过(……)

本来斟酌了一下小超要不要改得不那么凶,朋友说这个够虎他喜欢,就没改了

评论(140)
热度(2933)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