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weibo@流沙糖包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15-16

15

专业模特就是不一样,灵超感慨。

虽然摄影因为木子洋睡迟的那三小时发了好一会火,但是真的做完造型拍摄起来就不一样了,一句话都不用说,只看木子洋行云流水的动作,随意又潇洒,定格在相机上却无比端正优雅。

“还要拍双人的吗?”灵超问。

“要拍,等他差不多你就去补个妆。”摄影回答他。

灵超点点头,心里暗喜。

 

“你叫灵超?”等待补妆的时间木子洋坐到他旁边来问他。

“对啊,秦先生告诉你的?”灵超睁开一只不在化妆中的眼睛看他。

“嗯,名字不错。”木子洋点点头,想掏出手机来玩。

“只有名字不错?”灵超笑了笑。

木子洋看了看他,停顿了一下:“……长得也不错。”

这是实话,木子洋从未见到过这个外貌水准的素人,就算是在圈内也少见,纤细修长又白净,五官精致得挑不出话,眼睛里还有绝大多数成年人没有的东西,不论怎么看最后视线都会定格在那里。

灵超撅了噘嘴,看起来对这个凑合的答案不太满意。

“我能喊你哥吗?”一起走向拍摄区的时候灵超问。

“不会喊名字?”木子洋心里其实不介意。

“会喊,但我就想喊哥,”灵超两步跑到他前面转身歪头看着他,“哥很帅嘛,不喊得亲昵点好像很可惜。”

“这不都喊上了吗。”木子洋掐了掐灵超的后脖子,拎小猫一样把他拽到旁边来。

 

拍双人的时候基本也是靠木子洋现场上手指导,还拖了个凳子来方便灵超摆姿势,摄影一句话都不说,就是灵超感觉拍这东西还真是莫名其妙。

“你背弯点,放松点。”木子洋拍了拍他的背。

灵超于是整个人散下来,手搭在两腿之间坐在高凳上,结果被木子洋一把扳过来:“不是驼背!”

有区别吗?

“你把这条腿弯起来。”木子洋又拍了拍他的大腿。

灵超于是把腿往凳子腿中间的杆上随意一搭,结果又被木子洋扳了脚踝和膝盖:“你能不能直着弯?”

直着弯是什么?

“你要不蹲着拍拍看。”木子洋撤了他的凳子。

灵超自觉蹲得还行,结果被木子洋拎着衣服后领拽起来:“你是不是经常蹲在校门口抽烟。”

……

“头不要太往前倾。”木子洋拍了拍他的脖子。

灵超把脑袋往后仰了点,这回没做错了,偏偏木子洋还非要补一句:“不然显得你头很大。”

看不出来你这个哥哥闲话很多啊,灵超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挺好的……要不换一套拍拍?”木子洋最后在摄像机前露出了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的第一个笑容,虽然浅得要不是灵超一直盯着他看都发觉不了。

“行啊,你俩去化妆间。”摄影也反复翻着那些照片看,看表情很满意。

“我们还要拍什么啊?”灵超终于能撩撩刘海了。

“你试试能不能性感一点。”木子洋直视前方。

“啊?”灵超有点懵,仔细地确认了一下自己是不是17岁。

木子洋转过来低头看了看他,突然笑了出来:“我教你。”然后搭着灵超的肩膀一起走。

“那……那麻烦哥了。”灵超缩了一下。

 

到了化妆间造型师翻出套西装给他穿,他好奇地翻了翻,除了高中的春秋西式礼服之外他没穿过西装,这还是远比他学校中没有版型尺寸不合的聚集纤维校服高级得多的,木子洋见他翻西装时的样子觉得有趣:“怎么,小朋友连正装都没见过?”

“见过,我们学校就有穿。”灵超冲他仰仰下巴。

“那还一直看,赶紧去换。”木子洋往外摆摆手,灵超于是一路小跑去换衣服。

 

“洋哥怎么教我啊?”等到一切就绪的时候灵超照了照镜子,他的刘海被发胶喷了上去,眼线和眼影也画得浓重了点,唯独偏浅色的眼珠还是清亮又干净,搭配在一起有点反差感,但也不突兀。

木子洋坐在那整理领子,听到他的话就轻轻蹬地把椅子转过来面向灵超,招手示意他过来,灵超跑过去,木子洋就抬头先是向上看着他,原本挂在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完全消失,然后眼神逐渐往下移,嘴唇微张,整个人靠在椅背上,再微微侧头以这副姿态看他,显得慵懒又性感。

灵超心里一顿。

“你来试试?”木子洋恢复平常的表情。

“呃……”灵超学着木子洋刚刚的样子抬头往下看,还没等继续调整就听木子洋笑了一声。

“很好笑吗?”灵超努努嘴看着他。

“给你拿根棒棒糖吧,你叼着吃就行了,比这个性感。”木子洋真的觉得灵超刚刚的表情很好笑。

“那我要牛奶味的。”灵超自暴自弃。

 

他没想到木子洋真的给他找了根棒棒糖。

“牛奶味的没有了,草莓味的吃吗?”木子洋把糖放在他手里,表情瞅着兴致勃勃。

“……吃。”灵超三下五除二拆了糖纸。

但是木子洋真的说对了。

摄影原本在后面皱着眉说了句哪有人拍这种照片吃棒棒糖的,木子洋就摇摇手说你不懂,然后低头说“你随意一点吃就行”,灵超看着他眨眨眼好久,才听了话。

灵超手上捏着糖棍,糖球一半放在嘴里一半露在空气中,牙齿磕着也没认真吃下去,草莓味的棒棒糖粉红又半透明,隐约透露出舌尖的红色,坐在那随意又任性,还真如他年龄一般有一种未成年至成年跨越又兼有的感觉。

木子洋低头看,感觉效果挺好,给他比了个不错的手势,灵超抬头看他,突然想起刚刚在化妆间的时候木子洋给他的示范。

他就也微微把眼睛睁得不那么大,放松但又专注地盯着木子洋的眼睛,棒棒糖从手中放下,换上另一只手随意地搭在唇上,他眼窝深,作这个眼神时晕染得当的眼影完全暴露在光线中,迷离又性感。

木子洋愣在那里,直到灵超重新把糖放回嘴里看向摄像头,才拍拍他的肩膀。

“刚刚那样,你对着摄像头能做出来吗?”

“应该行。”灵超笑笑。

 

“谢谢洋哥谢谢摄像老师!”拍摄结束的时候灵超向大家鞠躬致谢。

“小超长得好啊,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合作。”摄影师笑得很开心。

“那得谢谢老师拍得好。”灵超勾起嘴角。

“得了,别什么都谦虚,”木子洋出来拆台,“你不上相,真人比照片好看多了。”

 

到了一起回去换衣服的路上,灵超突然拍了拍木子洋的背:“洋哥夸人的方式很俗套。”

“那你说什么新颖?”木子洋摸不着头脑。

“我教哥一个,”灵超歪着头看着他,眼睛亮亮的,“哥以后如果想夸人长得好看,就说‘可不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

“嗯?”木子洋觉得他话里有话,“夸谁都可以?”

“那不行,只能跟我说,”灵超摇摇头,“我教的。”

“嗯,那我再教你一个。”木子洋眯着眼睛看他。

“你说。”

“愿意一起吃晚饭吗?”

这回轮到灵超卡壳了,直到木子洋留了个微笑的虚影转过身走在他前面,他才两步跑上去乐呵呵地说:“好呀洋哥。”

 

等到木子洋去更衣室的时候,他才放下端了一天僵在那里的笑容坐在椅子上微微喘气,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面一片冷汗。

 

16

北京比上海冷得多了,李希侃下飞机的时候冷得哆嗦。

他甚至没跟毕雯珺说,只是昨天装作无意地问了句是不是还要在北京待段时间,毕雯珺说是,他就一张机票飞了过来,想看看毕雯珺看到他之后是什么反应。

然后他发现一个问题。

毕雯珺的公司在哪?

 

他想了好久,最终决定还是打个电话过去。

“……老毕。”等毕雯珺接上电话,他憋了半天才蹦出一句。

“什么事?”毕雯珺那边的声音像在急匆匆地走路。

“呃,你知不知道你公司在哪?”

对面陷入了一会沉默,才回答:“你怎么了?”

“我这边有人要买股票,那个什么,然后现在来找你谈价格,人已经在北京了……”李希侃不懂这些,开始胡言乱语。

他听到了毕雯珺嗤的一声笑:“行,那我等你那边的人来买。”然后报了公司的名字和地址。

好丢人,李希侃挂了电话,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没一句像正常人,在地上抱着头蹲了一会才迎着寒风出去打车。

 

到了公司楼下,李希侃抬起头看站在正下方高得不见顶的大楼,靠他的那一面全是巨大的落地窗,他一副毕雯珺给他打的钱不是钱的姿态迷茫地感慨,毕雯珺原来那么有钱啊。

“呃,请问一下,毕雯珺的办公室在哪啊?”李希侃到了才想起他又忘了问楼层了,敲了敲头走到前台来问。

“毕总?”前台明显一愣,“您有预约吗,他下午要开会。”

“开会?他刚刚还跟我打电话。”李希侃掏出手机给前台看刚刚的通话记录,见对方有点犹豫还翻出了点能见人的微信聊天记录。

“要不您登记一下身份,我帮您……啊,他正好下来了。”前台本来掏出了本子和笔,结果远处的电梯正好打开,李希侃顺着声音看过去,正看到熟悉的人。

他一开始装作矜持地小步小步往那边走,毕雯珺就站在那不动,他有点火,然后三步并两步地猛跑,最后一跳挂在了毕雯珺身上。

“你是不是又长高了?”李希侃荡了荡,发现脚够不着地。

“我一直这么高,但你好像瘦了。”毕雯珺把他托稳,顺手捏了一把腰。

“刚刚干吗就站在那不往这边走?”

“你跑我也跑,那你要是跳上来我不就托不稳了。”

李希侃觉得有道理,点点头。

“你是不是在公司隐瞒恋情啊,为什么我来都不认识我的?”李希侃心里道又没来过当然没人认识了,但他就是要没事找事。

“没隐瞒,下次把你照片人手一份,还做成海报贴起来,谁不认识就开除。”毕雯珺一边说一边笑。

“那算了,丢人。”李希侃想了想,不太好。

 

“你不是要开会吗?刚刚前台跟我讲的。”站在电梯前的时候李希侃想起来刚刚的话。

“本来要开的,你来买股票那我就推到晚上了。”毕雯珺提到那个词就不自觉地笑。

李希侃觉得有点丢人,拍了他一下。

“你要出去玩吗,还是回我办公室?”毕雯珺问他。

“你办公室有床吗?”李希侃抬头问。

“…………什么?”毕雯珺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你想什么,”李希侃自觉讲的话好像不太对,抬手掐他的左脸,“我困了,昨晚没睡好,想睡觉,你陪我会,听得懂吗?”

毕雯珺点点头,但原本还翘着的嘴角瘪了下去。

于是李希侃两个手都伸了上去。

 

他确实好久没抱过毕雯珺了。

之前因为他心里存在的问题一直不敢大大方方地抱,虽然毕雯珺时不时地从后面把他圈进怀里,但他就是不大习惯,总觉得过不去。

至于他主动的,就更没有了。

毕雯珺的办公室是类似于酒店的套房的,大抵是照着朗廷,干净简约又高档,床垫又舒服,李希侃老爱去那边睡到下午,然后去餐厅找个靠窗座吃下午茶,他一路小跑拐过办公间钻进休息室,啪地跳到床上。

“还行吗?”毕雯珺不急不慢地跟在后面,站在休息室口靠着门边看着他在床上滚了几圈,卡在床边。

“你是不是照着我在上海的时候喜欢吃下午茶的那家酒店买的床垫啊?”李希侃趴在上面舒服得不想动,侧着脸笑得看不见眼睛。

“嗯。”毕雯珺坐到他床边,不轻不重地按他的背,本来就想哄他睡着,结果被李希侃一把带倒,自己也手足无措地躺到床上。

“……我好想你。”李希侃钻进毕雯珺怀里,抱着他哼哼。

李希侃的头发很好摸,干燥又蓬松,之前沾了一点雨水变得柔软,还带着前一天晚上小麦蛋白洗发水的清香,毕雯珺伸手在上面乱揉,李希侃也不反抗,还伸头去蹭他的脖子。

“以后有什么事,都要早点跟我说。”

 

晚上九点,陆定昊和尤长靖东倒西歪地瘫在沙发上。

“你说我们家两个小的去哪了。”陆定昊有气无力地说。

“不知道。”尤长靖摇摇头。

“怎么家也不回微信也不回。”

“不知道。”

评论(140)
热度(3027)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