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weibo@流沙糖包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毕侃】1301番外1

都是早恋的,把bk高中时期的番外也写了

———————

毕雯珺见到李希侃的时候,不是个好的初见。

他那天来交社团资料,路过政教处,正好看见里面有个瘦瘦小小的小孩低着头在里面挨训,衣服湿淋淋的,脸上隐约能看出点伤痕,他不自觉地就在窗口多看了两眼,只当是打架打输了的倒霉鬼,还是选择走了。

只是回来再见到主任的时候他假意寒暄,顺口问了句上次办公室里那个湿着衣服的小朋友是谁,政教处主任闭上眼皱着眉摆摆手:“啊,他是低你一年级的,叫李希侃,这小子可让人遭罪了。”

“遭罪?经常闹事吗?”毕雯珺没看出来,他还隐约记得那个小小的身影,可怜得像人人都可以踩他一脚。

“那倒也没有,就是不合群,跟同学都玩不来,还要说同学们排挤他欺负他,”主任摇了摇头,拍拍毕雯珺的肩膀,“他那天一身的水就是同学泼的。”

“……那不该说他让人遭罪吧。”毕雯珺突然觉得搭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让他有点不舒服。

“怎么不该说,一个班那么多人,他要是没有自身问题怎么可能被所有人排挤?”主任恨恨地拍了拍手。

为什么不可能,毕雯珺听得不乐意。

 

第二次见面就是早操结束的时候,他着急回班拿资料穿到了高一的队伍里,急匆匆地,不经意地一瞥就看到了李希侃的身影——他印象太深了,瘦瘦的,脸小小的,五官淡淡的,表情也是淡淡的,只不过等到离得近了他才发现对方其实没有那么矮。

就那么正好,好像是和他同班的一个男生发火没得来由,突然转身吼李希侃的名字,李希侃刚抬头和他对视就被猛地一推,没反应过来也没站稳就直直地要摔过去,吓得毕雯珺都一跳,条件反射地就冲过去护在李希侃身后,被一并重重推得撞在门框上。

推人的男生懵了,感受到身后触感不对的李希侃也懵了。

毕雯珺其实是疼的,皱着眉一边摸着背一边想着现在小孩怎么力道那么大,但看了李希侃仰头惊慌失措又有点恐惧的眼神,他还是装作没事一样地笑着问他:“没事吗?”

李希侃像听不懂一样的站在那,对他那句话做不出反应,愣着和毕雯珺对视半天才反问:“是问我吗?”

“嗯,疼不疼?”毕雯珺尽可能让自己语气温和点。

李希侃摇摇头,然后用很担心的目光看向毕雯珺撞得最狠的肩膀。

“我也不疼。”毕雯珺伸手轻轻捏了捏李希侃的肩膀,他还想抓刚刚那个男生来道个歉的,结果抬头一看早就跑没影了。

李希侃哆嗦了一下,然后乖顺地任他捏。

 

他俩其实打照面不多,只是毕雯珺抱着怜惜的心情,每每看到李希侃都要报以微笑,或是招招手,而李希侃每一次都会被吓到,对视上之后像只发现猎人的小狐狸一样晃晃手,然后拔腿就跑,转个角就不见人,追都追不上。

连办公室都很少出现李希侃的身影了,但他注意看李希侃嘴角的淤血,和永远沾上新的污渍的校服,和走路时低得越来越沉的头,毕雯珺知道不是欺凌减少了,是老师懒得管了。

倒不如说,一向如此。

他有试图插手过,无果,即使是监控齐全的情况下政教处也没多说过几句话,他问这样纵容可以吗,只得到人太多不好处罚的回答。

毕雯珺一向规规矩矩,从小到大连骂人都没骂过,可此时他想,以暴制暴,好像真的是个好方法。

 

等到他好不容易有一个放学不用去办公室处理事务的下午,他赶着下课铃冲到了高一的班门口,堵在班门口拉了个人就问:“你们班李希侃在不在?”

“李希侃?”对方听到这个名字声音都带上了笑意,听得毕雯珺很想打他,就冷着脸居高临下地瞪着对方,那人被瞪得一下怕了,就转头大声喊李希侃的名字。

他这才看见班级最靠里面的角落里有个毛茸茸脑袋的小孩,动作小心翼翼地收着书包,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浑身一哆嗦,转头向班门口看去才看到是毕雯珺。

毕雯珺换上对李希侃惯用的微笑,举手向他挥了挥,他个子高胳膊又长,这一伸直接就打到上面的门框,吃痛得龇了龇牙,李希侃看着,忍不住转回头去笑得颤了下。

这个学校没人不认识毕雯珺,李希侃的同学自然也是,他们看毕雯珺冷着脸来找李希侃,本都是围观看热闹,结果见他俩还挺融洽,毕雯珺还帮李希侃拉了拉没调整好两边不对称的双肩包带,一个个面面相觑。

 

“你要喝饮料吗?”毕雯珺问他,“我请客。”

李希侃吓了一跳,眨巴眨巴眼睛问:“可以吗?”

“嗯,你去挑吧。”毕雯珺搭着他的肩膀一起进了小卖部。

李希侃一边不停地看他一边晃来晃去,最终拿了一瓶罐装可乐,准备开罐的时候毕雯珺注意到李希侃手指上也贴了几个创口贴,不免皱了皱眉,夺过易拉罐单手打开了再给还回去。

他刚想说手上有伤不方便开就给他,结果李希侃突然抬头对着他笑了出来。

“你会单手开啊,好厉害。”

毕雯珺这才注意到,李希侃很可爱。

李希侃其实不笑的时候有点刻的,他的脸型又尖又小,五官也如此,眼角鼻尖嘴角都生得锋利,眉头又低,这样站在那里的时候不免显得性格差又冷淡。

但是笑起来就不一样了,眼睛弯弯小小,嘴巴也弯弯小小,还有两颗小小的虎牙,毕雯珺奇怪这个人怎么哪里都长得小小的,连声音都小小的,奶里奶气含含糊糊,发音不是很标准,像嘴巴太小张不开声音。

可是,真的很可爱。

 

他再见到李希侃,就是李希侃试图轻生那一次。

当时其实正在上物理课,只是班主任急匆匆让他去教务处交份单子,他才抱着文件夹走出教学楼,当时只是觉得无聊四周看看,结果惊觉不对,抬头一看,他看见站在顶楼边缘岌岌可危的李希侃。

他俩对视了一刻,他能感觉李希侃也很惊恐,整个人晃了一下差点直接栽下来,他脑子也差不多当机了,但还是反应过来猛地往楼上跑,他那一刻是真的怕了——他以为李希侃那些是他给予一点小小温暖就可以的,可是回忆起来,相比于他身上的红红紫紫,他的温暖到底有多微不足道。

社会新闻也不是没看过,类似的事过于层出不穷了,他只是没想到李希侃会想这么做。

砰地一声,他往楼上狂奔,李希侃也往楼下拼命地冲,他俩狠狠地撞在一起,比当初那个男生推得要痛得多,毕雯珺摔到地上的时候感觉要不是李希侃压在他身上他可能会翻个几圈。

 

毕雯珺晃了晃刚刚磕到的脑袋,李希侃趴在他身上还没反应过来,懵懵地和他对视,然后猛地想爬起来,毕雯珺一把拽住他的手腕不放他走,他俩都不说话,就那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他其实想骂李希侃一顿的,天知道刚刚他有多恐惧,也就爬了两三层楼,他现在还感觉心脏发狂地暴跳如雷,濒临窒息地喘着气,可看到李希侃发红的眼眶,可怜巴巴看着他的那样,又不忍心了。

他伸手想摸摸李希侃的头,对方大抵是当成要挨打吧,紧闭双眼缩起脖子低下了头,毕雯珺手停在半空中,最终还是温温柔柔地摸上了李希侃的头发。

李希侃跨坐在他腿上,上半身缩成一个团,就这么乖乖地垂着眼帘由他摸头,半晌才开口。

“你……疼不疼?”李希侃问他。

“脑瓜疼。”毕雯珺点点头,带着北方口音逗他玩。

“对不起……”李希侃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若有若无地帮毕雯珺揉了揉头。

“别跟我对不起,”毕雯珺没使多大力地拧他的耳朵,“跟你自己说。”

 

在那之后他竭尽一切休息的时间去堵李希侃的班,时不时都把他喊出来一下,帮忙填个表,帮忙抱个作业,帮忙搬个资料,连交两张轻飘飘的纸都要一人一张,李希侃捏着那张白纸笑他:“怎么什么都拿不动?”

“是啊,都得求你帮忙才行。”毕雯珺又伸手揉他的头,李希侃敢笑着跟他开玩笑了,他就很高兴。

毕雯珺自己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把李希侃在他身边当成习惯了。

李希侃总是笑眼盈盈地看着他,对别人都不笑的,只对他一个人笑,毕雯珺光是想到就不自觉地弯起嘴角,更别说李希侃当着他的面仰着头对他笑,凑得那么近,毕雯珺总觉得他低下头就能和他接吻,吻到他笑容都收敛,只给他的唇齿清楚明了,谁都不能知道。

他起初只当这是自己龌龊的暗处生长的爱意,是单方向的。

 

可是喜欢这种东西,是藏不住的。

李希侃一向不擅长隐瞒,就像小时候的他坐在最后一排不小心睡完了一场考试,唯一玩得好的同桌偷偷摸摸地把卷子给他抄,他也慌慌张张得不知怎么做,一边咬着嘴唇一边白痴一样地抄,老师隔着整个教室都能看清他左右飘忽的眼神,和太过显眼的飞速划线的铅笔。

他还总觉得自己藏得很好。

毕雯珺是能看见的,那双原本带着惊慌胆怯看着每一个人的眼睛,只要和他的身影打上照面就会变得盼望,变得憧憬,变得透出光来,像全世界的星星都一起亮了那么亮,那种光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地追逐着,跌跌撞撞锲而不舍,怎么蜿蜒蛇形转折都不消散一星半点,他总忍不住转身回头,全部接在怀里。

李希侃,你是喜欢我的吗。

他最后还是没有敢问。

 

他恐惧李希侃不是真的喜欢他,只是世界黑暗了太久,在所有人熙熙攘攘的恶意包围下只有他伸了一只手把他拉了出来,他看见原来自己是可以看见光的,所以他感激,把感激当做了爱,再把“爱”发散出来,告诉他自己有多漂亮和闪亮,告诉他自己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可如果李希侃发现,这个世界,其实是会善意地对待他的呢。

他不会一直遇到错误的人,一直生存在错误的环境里,如果李希侃发现他不止可以接受到毕雯珺一个人的善良,他又会怎么样。

他是会继续只对毕雯珺发光发热,还是爱上别的人,甚至后悔、不解自己对毕雯珺产生的感情呢。

毕雯珺低着头,牵着李希侃校服的袖角,他不肯想。

他又想全世界都对李希侃温暖都对李希侃柔软,他又不情愿。

 

到了毕业的那一刻,毕雯珺不由得担心了。

虽然情况好转了很多,他也不怎么看到李希侃带着伤出现在他面前了,但他不知道等自己走了会怎么样,他也不敢提,那最后一年,要是李希侃又过得不好怎么办。

“学长,”李希侃跟在他后面软乎乎地喊他,“你们的毕业聚会我能去吗?”

“你?”毕雯珺惊讶于李希侃第一次主动想参加集体活动,虽然他知道那是因为他在,但还是点点头说当然可以。

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他们那一圈学生都规规矩矩,酒吧一类的闹不动,网吧又有人不会玩网游,便买了点酒带了点牌租了处独栋就开始做游戏,他倒了小杯啤酒,靠着李希侃和大家一起玩。

真心话大冒险的规矩是下一个输的人由上一个输的人来惩罚,大家都同意。

毕雯珺本来只是随便玩玩,当是喝酒的助兴罢了,结果牌一翻过来,第一个输的就是他。

“大冒险,要做什么?”他挠了挠脑袋,周围都一片欢呼起哄,最后选了一个大家都知道喜欢毕雯珺的女生坐在他背上,让他做十个俯卧撑。

做俯卧撑的时候毕雯珺一直在往李希侃那边看,李希侃还是一个人小小地缩在那里,安安静静地看着他,他在哪里都一样,除了毕雯珺,他谁都不敢接近。

 

下一局,李希侃。

他选的是真心话,坐在毕雯珺旁边,仰头看着他的眼睛说:“你可以对我提问了。”

毕雯珺看着他,看着他的手,停留了好久好久。

李希侃很瘦,骨架也小,手又瘦又长,清清楚楚的骨骼,透过干薄的皮脂濒临暴露空气之中,此时随随便便地就搭在旁边的地板上。

他开口问:“李希侃,你是十三号还是十四号?”

李希侃愣了,偏了偏头看向他:“我是十一号生日。”

“……不是,”毕雯珺张张嘴,还想说下去,还是放弃了,“算了,我会记得的。”

“嗯。”李希侃点点头,眼睛笑得有点弯。

他其实不喜欢酒的味道,但李希侃今天格外热情,一直和他碰杯,对他说多喝一点好啦,他也就全部喝下去了——不知道为什么,李希侃像是要和他最后见一面一样的,他不由得为无端的猜测变得有些惊慌。

 

除此之外,被李希侃毛茸茸的脑袋遮住的灯光,柔软的大腿和坚硬的锁骨,冰凉的指尖和滚烫的眼泪,这些经历他们之间手足无措模糊迷茫似恋人又不似的两三年,仿佛隔空重叠上一层滤镜,以显出当时的好来,都是后话了。

他也一直都不知道,李希侃的手指是十三号还是十四号。

————————

不是BE啊正文我甜回来了

评论(96)
热度(2346)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