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免费教学录影带小号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17-18

心情好,在高铁上就敲完了(◡‿◡)

——————

17

“李希侃去北京了?”好不容易等回来灵超,陆定昊不抱希望地随口一问知不知道李希侃去哪了,结果还真的得到了答案。

“对啊,我们两一块出的门。”灵超晃悠晃悠也坐到了两个人旁边来。

“他去北京干吗?”陆定昊还是搞不清楚。

“……你是人吗?”灵超终于把心里憋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尤长靖趴过来掐了陆定昊一把:“你觉得除了见毕雯珺之外还有别的可能吗?”陆定昊吃了个痛,想想觉得也对。

“那你去干吗了?”陆定昊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快十点了,灵超头一回这么晚才回家。

“我去拍摄啊,”灵超隐瞒了他和木子洋一起吃饭的事,“不信你问尤长靖。”

尤长靖点点头。

“拍摄要那么晚吗?很危险的。”

“要啊,你都不知道有多烦。”其实也就拍了两三个小时,大多数时间灵超都在等候。

“你让他洗个澡休息去吧。”尤长靖突然把灵超往外推,灵超两边看了看,决定顺着尤长靖,一副被迫前行的样子去了浴室。

 

“灵超,”尤长靖看着他,“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事啊,”灵超摇摇头,“怎么了吗?”

“林彦俊跟我说那个是个小拍摄,顶多到晚饭时间就能回来。”

灵超张张嘴,还是说了:“呃,就是……今天一起拍摄的还有一个人,我跟那个人一起去吃晚饭了。”

“吃西餐吗,那么久。”尤长靖撇了撇嘴。

“嗯。”灵超点点头。

尤长靖看起来还想问,但最后还是看了看脚尖,往后退了。

 

“尤长靖。”灵超突然把他叫住。

“嗯?”尤长靖转过身来。

“你觉得人……遇到爱情,到底会怎么样呢?”灵超沉默了一会才开口。

“会变啊。”尤长靖眨眨眼睛。

灵超看着他,突然想起陆定昊之前说的,尤长靖高中时期又不爱笑又不粘人,清冷又不好接近,到后来才慢慢变成这样,他那会只说了句怎么越活越年轻了。

“像你一样吗?”他问尤长靖。

“可能吧。”

“性格,会变很多吗?”

“不是性格,”尤长靖摇了摇头,“是你被别人看到的样子。”

他有点被人看穿的感觉,低头挠了挠鼻尖,四肢一下子都不知道往哪放了,尽管他知道尤长靖在说他自己的故事。

“那岂不是……要装的很累。”

“有的人会累,”尤长靖走得近一些跟他说话,“有的人会很累很不舒服,有的人会变得很幸福。”

灵超顿了顿,问他:“那你呢?”

“你觉得呢?”尤长靖不回答,只冲他笑,原本又大又亮的眼睛变得弯弯又翘翘。

“……比很幸福还要幸福。”灵超想起了他用这个表情看向林彦俊的样子,和林彦俊连牵手指头都要小心翼翼的手。

“你也会是。”尤长靖抬起胳膊,摸了摸灵超的头。

 

其实没去吃西餐,找了一家很普通的韩料店,人还算多,就买了两个冰激凌拿了张等号券就到处逛,路过卖巧克力的地方灵超眼睛亮亮地朝里看,木子洋就领他进去。

“爱吃巧克力?”木子洋问。

“还好。”灵超咽了口口水。

“挑几颗吧,我请你吃。”木子洋指了指玻璃柜台。

“真的吗?”

“嗯,别拿太多,饭吃不下了。”

最后灵超凭感觉挑了几个口味,店员有和他详细介绍,但他只听进一个香槟味儿的——他没喝过酒,啤酒都没有,只听过那些零零散散的名字,凭着好奇拿了两颗,圆溜溜的,乖乖巧巧地停在盒子里。

“嗯——!”灵超脸都皱了,木子洋看得乐了,凑过来掐他的鼻子。

“怎么回事,那么难吃吗?”木子洋问

“什么味儿啊!”灵超哭丧着脸,巧克力顺滑归顺滑,只是那一股酸苦的酒味冲得他头疼,实在不习惯。

木子洋拿了另一颗来吃,吃完笑着揉乱他的头发:“小孩子拿什么酒味的。”

“我不知道,我以为就普通巧克力味。”灵超昂首挺胸面不改色,扯谎不打草稿。

“那你吃别的,吃之前闻闻,还有酒就别吃。”木子洋也凑近看了看盒子里剩的几样。

“喔。”灵超低头数起了巧克力,小鸡啄米似的点了两下。

 

等好不容易进去,灵超的问题小匣子又给打开了。

“韩料店不都是石锅拌饭韩国泡菜吗?”灵超一边翻菜单一边新奇地问。

“那我带你来吃干吗呢?”木子洋三两下点好了菜,合上了菜单。

“你吃什么?”灵超钻到他旁边来看。

木子洋又打开来,指了指,一个意大利面一个烤鸡,灵超指着意面中间放置的一颗蛋问:“这是生鸡蛋吗?”

“嗯,你不吃吗?”木子洋反问。

“没吃过,”灵超摇了摇头,“好吃吗?”

“我觉得挺好吃的,不过不能单独吃。”木子洋想了想。

于是灵超也点了,虽然端上来以后他觉得不好吃,脸又皱得像刚刚吃完香槟松露巧克力。

“你这样比你装笑好看。”木子洋刮了刮他的鼻子。

“啊?”灵超有点愣。

“今天在片场,你笑得太假了。”

灵超低着头用叉子捣面,一句话不说,木子洋把烤鸡推到他面前来。

“吃这个吧。”

“啊,谢谢。”灵超换了个盘子。

 

雨一点也没变小,甚至愈演愈烈,他俩走到商场门口往外看了一眼压根没有空的出租车,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

“我们要不再找个地方坐会?”灵超问他。

木子洋点点头,在一楼找了家咖啡厅,人差不多满了,就坐在门口。

他记得灵超长得好看,但没记得具体有多好看,大概是敬业的毛病吧,到了片场他就只专心顾着在镜头前呈现的合不合适,别的,他就是揪了再久也印象不深。

而此时灵超坐在他对面,和刚刚笨拙地划拉刀叉不同,端着杯甜腻的拿铁小口小口地嘬,安安静静的,奶沫还沾到了嘴边。

 

“我再教你一句话好不好?”木子洋突然凑近,金丝边的眼镜差一点就能挨到灵超的脸,他都能感受到那股金属的凉气,呆滞地点了点头。

教什么话,他都不知道,只是太近了,他脑子根本没有思考能力。
“窗外的暴雨阑珊,淋不湿屋内的你。”
木子洋又收了回去,就那么坐着,雨点交错复杂地在窗上胡乱地打,像纠缠不清的线,与他们人生之间的交集形成鲜明的对比,原来雨点也是可以叫人羡慕的。
“我是暴雨。”
他看向灵超,手里还端着冒不出热气的咖啡,灵超也看着窗外,又猛地回头看向他,然后起身离开,冲到了门外。
他是冲动的,看见木子洋嘴要张开了,他知道下一句是什么,所以冲动又错乱,行径莫名其妙不可理喻,只好先将恐惧都砸了个干净,不让他说出口。
他站在雨里,雨水模糊冲刷他的脸,头发丝儿都垂在脸上,天已经黑透了,那么白的脸蛋都看不清,唯独眼睛亮亮的,那么亮。
你是暴雨。

灵超的眼睛太耽误人了,木子洋突然想。

 

18

木子洋找店员要了块干毛巾,搓小动物似的在灵超头上乱搓。

“你跑什么?”木子洋语气不太好地问。

“你是暴雨。”灵超甩甩头发,抬起头乖巧地看他。

灵超挺瘦的,之前他只换上衬衫走出来的时候木子洋就发现了,而真的抓着毛巾帮他擦脖子的时候摸着那块的骨头才感觉,很瘦,太瘦了,像玻璃娃娃,瘦得快碎掉了。

木子洋不禁放轻了手上的动作,不再和门口那个擦着金毛犬的女主人力道同步。

“你这个年纪不用装得太乖的。”木子洋突然说。

灵超抬头看了看他,有点畏缩地低了头。

木子洋感觉自己失言了,但他不太能接受。

他不太能接受灵超装得乖乖巧巧的样子用那样的眼睛看着他,尽管他知道这小孩应该没看起来那么乖,但就是总觉得自己像犯了法,骗了什么听话可爱的小男孩,此时一门心思寄托在他身上地望着他。

十七岁,这是秦奋告诉他的,他没忘掉。

差七岁啊,木子洋掰了掰手指头,半晌才反应过来为了什么要算这个年龄差,没轻没重地用了点劲,灵超嗷地叫了一声,夺过毛巾自己跑到旁边去擦了。

“先生,您的咖啡还需要吗?”服务员问。

“……收吧。”

 

陆定昊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不容易才等来了李希侃的消息。

“你那么闲?我一回来99+。”李希侃说。

“我这不是担心你,”陆定昊赶紧回,“就你不爱出门,迷路出事怎么办。”

“我二十岁了。”

“二十岁也是小的,就另外个未成年比你小。”陆定昊摆出一副大人姿态。

李希侃又半天不回他,陆定昊刷朋友圈刷了好一会,然后他看见了Jeffrey。

按他抱怨的话来说,Jeffrey就是块木头。

他有点搞不清Jeffrey对他的感情是什么,暧昧又不暧昧,要么说着“我上次说了你不用再去星巴克”给他端来果然好喝很多的胶囊咖啡,要么嫌便利店的东西不营养每天帮他多带一份香喷喷的盒饭,Jeffrey记性出奇的好,陆定昊每次说的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连少放葱不放蒜一类小细节都不会忘。

但除此之外,又没有别的表示了。

没有花,没有告白,Jeffrey说“你很好看”时真诚得要上天了,到头来陆定昊那么多明明白白的暗示与回应,他都没有说出一句“我喜欢你”。

Jeffrey新发的朋友圈是他家楼下的狗,配字是新邻居,他从来不发那些矫情的文字,也不高兴炫富,对猫猫狗狗倒是很有兴趣,跟往日没什么区别,陆定昊想了好久,还是点了个赞。

有尤长靖发的新买的零食,有灵超发的难吃的意大利面,有林彦俊发的路边看到的花,乱七八糟,零零散散,临到最后看得困了,打了个哈欠准备收手机睡觉的时候,李希侃又回了。

没说话,就是张合照,两个人头发湿漉漉地坐在床上,看不出是在酒店还是在家里,他还紧紧扣着毕雯珺的手往镜头前凑。

唉,陆定昊抓抓头发,睡下了。

 

拍这张照片其实是很艰难的。

本来是李希侃洗完澡坐在床上玩手机,毕雯珺擦着头发出来,就问他在看什么。

李希侃想起陆定昊和Jeffrey去迪士尼那一次的合照,招了招手示意毕雯珺过来:“我们两拍张照怎么样?”

“拍照?”毕雯珺哭笑不得,“哪有人洗完澡拍照的。”

“我给我单身室友看行不行?”李希侃瞪他。

毕雯珺点点头,把擦得半干的头发拨得没那么凌乱,坐到他身边来。

“你看镜头哦,拍好看点。”李希侃抓住毕雯珺的手打开了摄像头,头挨着头方便两个人都入镜,毕雯珺看看镜头里的俩人,又看了看握着的手,突然笑了一下,趁李希侃快要按上拍摄键突然抓过李希侃的手亲了一下。

李希侃两边都没反应过来,拍出来的照片就是他一脸不在状况中,毕雯珺笑着吻他的手。

“你搞什么!”李希侃给了毕雯珺一掌。

“你不是炫耀一下吗?”毕雯珺继续逗他。

“握个手就行了都知道我俩什么关系。”

李希侃大多数情况下脸皮挺薄的,这类照片肯定发不出手,毕雯珺知道。

所以在之后的十几张照片里,不是他亲李希侃的耳朵就是亲脸亲脖子,闹得最后李希侃把他按翻在床不停地揉脸,他还挺开心地笑。

“听你的,就握手是吧。”毕雯珺笑完了,就把李希侃的手捉在掌心里。

“嗯!”

这就是为什么陆定昊等到快睡着的原因。

 

最后胡闹得累了,李希侃靠在毕雯珺肩膀上,两个人不说话。

毕雯珺忘了拉窗帘,这个视角远远望去正好能看到天上的月亮,安安静静的,还有点星星,李希侃觉得这个气氛很好。

他想起来那句经典的告白,想小小煽情一下,结果憋在嘴里半天,嫌矫情嫌得说不出口。

于是他拉了拉毕雯珺的手,然后指着外头的月亮对他说:“那个,好看。”

毕雯珺愣了,看看他,又转头看看他手指着的地方,等反应过来才笑了出来。

“不是该说今夜月色真美吗?”

“跟你懒得矫情。”李希侃用头撞他的肩膀。

“行,那就那个好看。”

评论(158)
热度(3792)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