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丞昊】幼稚

“石头剪刀——布!”

黄明昊大喊,出拳之前还猛地吓了范丞丞一下,范丞丞出剪刀的同时被那么一吓整个人吓坐在地上,黄明昊就一边笑得原地转圈跳一边把那个拳头对着范丞丞的剪刀尖。

“啊……我又输了。”范丞丞一脸懊恼地看着手上比的剪刀,气得对着黄明昊凿了两下,黄明昊也刺溜滑坐到范丞丞面前,戳了下他的脸。

“愿赌服输啊,你自己说要玩的。”

“我怎么知道我能连输三把。”范丞丞大力搓了搓头发。

“我刚刚让你连选两回真心话了,现在得大冒险了吧。”黄明昊掰着指头盘算着让范丞丞干点什么好。

“你罚轻点啊。”范丞丞垂头丧气的。

“嗯……你去装鬼吓朱正廷。”

“你要我命啊。”范丞丞死命晃黄明昊的胳膊。

“得得得,”黄明昊被晃得头晕,“那你吓毕雯珺。”

毕雯珺还行,范丞丞想了想,这个从来不发火。

 

范丞丞沾了点水把头发揉得特别乱,还从宿舍里翻了条床单披在身上当披风,黄明昊在他身边转了一圈,拍拍肩膀以示满意。

所以毕雯珺夜半突然被敲宿舍门,愣愣地去开门就看见头发乱得一塌糊涂还披了个大床单的范丞丞,还猛地大叫一句往他那边扑来,毕雯珺条件反射地往后一摔,手上抓着的牌都散了一地。

在宿舍里打牌的黄新淳听到动静连忙跑过来,就看到坐在地上摸脑袋的毕雯珺和地上的牌。

“怎么了?”黄新淳问。

“呵呵,小学鸡造访。”毕雯珺觉得脑瓜子疼。

范丞丞早就一路跑远了,和黄明昊击了个掌。

 

自从小学鸡这个词风靡大厂之后,大家公认的一是黄明昊二是范丞丞,不仅因为这两位年龄小,主要是太会闹事。

会闹会笑又有梗,不光是节目里霸占荧幕笑点,私底下也跟所有人打成一片,突如其来的无关痛痒的恶作剧无处不在,基本上没几个人没被他俩闹过,如果真有,那要么是不认识,要么是不敢惹。

比如坤音那几个个子高过头的哥哥,看起来就不太好惹。

个子没那么高的弟弟也不行,感觉惹了之后高个子哥哥也会过来。

“小贾最喜欢的练习生是谁?”拿着稿子的姐姐问他。

“啊……这个问题不太好答。”黄明昊眼睛滴溜溜地转,伸手挠了挠头发,他心里有答案,但他不想直接答出来。

“肯定范丞丞啊!”后面不知道谁喊了句,黄明昊吓得猛转身回头看。

“是范丞丞吗?”姐姐继续问他。

“算是吧,毕竟丞丞哥最能跟我玩到一块嘛。”黄明昊笑了笑。

 

是最能玩到一块的,也是总要黏在一起的。

在还没在这里封闭式训练录节目之前他们是总一起出去的,都是家里有点积蓄的人家,零花钱多得花都花不完,就总趁工作人员不注意溜出去买好吃的,穿过风和云跑到马路对面就有家好吃的冰店,而斑马线前黄明昊都小心翼翼,有时红绿灯坏了,就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动都不敢动,范丞丞就去拉他的手,牵他过马路。

 

范丞丞自然没想什么别的,他只觉得黄明昊是南方大户人家娇生惯养出来的小少爷,没穿着沾了尘土的运动鞋独自窜过胡乱的马路,自己做个北方的厉害哥哥,就领着他安安全全就好。

白花花甜腻腻的冰四十一份,范丞丞每个口味都要换着点,黄明昊就喜欢点草莓味的,他吃得嘴巴上白白粉粉的,范丞丞一脸嫌弃地说都吃到脸上去啦,对方就笑着掏出餐巾纸一通乱擦,然后撅噘嘴说干不干净啊。

 

范丞丞觉得黄明昊脸上没有脂粉的时候更好看,吃东西喝饮料大口大口,小脸光光滑滑的,稚气又安静,尽管闹起来比谁都要吵。

但只限于可爱,和好看。

他欣赏两分,又低头挖自己的冰吃。

 

“你们上学的时候有过喜欢的女生吗?”

“没有。”范丞丞没什么反应,黄明昊就淡淡地去看他的脸。

他可能没有,但是有很多喜欢他的女生存在的。

他们在深夜八卦的时候什么都敢讲,谁的秘密都知道,他知道范丞丞在学校的时候收到粉色的白色的信封,上面喷了淡淡的香水,有昂贵的有廉价的,范丞丞都没扔,也没拆,汇在一起的时候,他说味道怪怪的,而黄明昊想来就作呕。

 

即使是走在大街上也会有,范丞丞长得又高又挺拔,在公司还克扣饮食得严重的时候瘦得单薄一片,不笑起来清闲又优雅,走在人群之中也显眼得不行,光是站在那里就让人心动还不算,他还最爱到处看来看去,有的女孩子只因和他对视就认定他喜欢自己,一个微笑就沦陷,小心翼翼地上来想要一个微信。

“啊,我们是艺人,不能乱和女生交换联系方式的哦。”黄明昊看着干净漂亮的女孩子,坏笑着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范丞丞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就任由黄明昊回绝。

“要好好拒绝,”黄明昊捏他的手腕,“惹了太多麻烦公司会不让你出道的。”

 

论年龄来说范丞丞是哥哥,但要论起其他的,他总乖乖听起黄明昊的话来。

所以连忙点点头。

 

“我好想去游乐场!”黄明昊数着休假的时间,央求起了范丞丞。

“哎呀我都要成年了,不去。”范丞丞心里也想去,但他知道黄明昊肯定会纠缠不休,就先嘴上拒绝一番。

“扯什么呢!丞丞哥明明还有一年。”黄明昊不满地看他。

“一年一下就过去了,”范丞丞一脸拗不过他的模样,噘着嘴巴,其实眼睛都要笑弯了,“那陪你去。”

他们难得在假期一起早起,坐在因为太油腻平时管着不让吃的早餐店前,黄明昊点了小馄饨,范丞丞点了小笼包,范丞丞还有点没睡醒,迷迷糊糊的眼睛被白气熏成了一条缝,温柔的眉眼都模糊了些,黄明昊就对着滚热的汤吹气,抬起眼帘偷偷地看他。

范丞丞好好看啊,脸骨和鼻子挑不出一点毛病,笑得时候眼睛眯得看不清,和和气气得谁都想逗弄一下,认认真真看着人的时候又看着不戾气也不软弱,光都聚到那里去,难怪谁被他不自觉地凑来对视,都要对他怦然心动。

“丞丞!醒醒!”黄明昊夹起一个小笼包,去烫范丞丞的嘴唇。

“啊!好烫!”范丞丞一下子清醒,跑到对面去用力地揉黄明昊的头,笑笑吵吵的,汤都差点翻掉。

 

那天黄明昊穿了件领口有星星的白衬衫,范丞丞嘲笑他十五岁的小孩穿得那么成熟作什么,黄明昊就比划自己的头顶,说我和你差不多高啦,不是小孩了。

 

不是小孩了,但黏人程度却愈发增长,黄明昊其实不想这样的,他精明,自然精明到知道自己隐瞒的上限在那里,喜欢这种东西就像滴进水杯里的墨水,原本小小的那么一滴,他轻轻巧巧地掩一下就没人看得见,但是因为一步不离地跟着范丞丞就要手忙脚乱地把他们全部掩盖起来,水杯被晃得东倒西歪,他低头一看那滴墨水早就浸染得整杯水都浑浊,只能藏在身后,颤颤巍巍地不能碰撒,又谁都不能看见。

 

可是不粘着范丞丞,范丞丞就跟谁都讲得上话,他跟别的哥哥们说笑打闹,也能笑得和被他闹起来一样开心,眼睛都看不见,不和黄明昊接触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顶多是黄明昊发烧两天没来训练的时候,范丞丞给他发了一条消息,问你怎么没来。

怎么都是输,那还是黏着吧。

 

那个时候水上区域已经开放了,天还没有那么炎热,但是奔奔跑跑大半天也一身的汗,黄明昊拖着范丞丞就往里面跳,范丞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整个人拉了下来。

“干什么啊!”范丞丞从水池里猛地冲出来,抖了抖脑袋上的水,瞪着黄明昊。

“来都来了,玩一下啊。”黄明昊抹了把眼睛,半睁不睁地看着他。

 

别的记不清了,范丞丞就记得黄明昊的扣子实在不太稳固,他们拿着水枪到处撒欢乱跑一阵顶上就扣开了,黄明昊摔过来的时候,他习惯性伸手去扶,触及一片滑腻的皮肤。

“扣起来啊,干什么。”范丞丞触电似的收回手,整个人还是茫然的。

“玩一会不就又开了。”黄明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肯定就是想秀你新练出来的肌肉。”范丞丞往底下看了眼,手忙脚乱地帮他全扣上了。

直到挥手说下次再见,范丞丞都记得胸口那片皮肤的触感,吓得他胡思乱想,又看到黄明昊干干净净的眼神,觉得自己真是疯了。

 

“你都不累的啊,陪个十六岁小孩天天闹还有劲跳舞。”

范丞丞撅了噘嘴,看着跟着工作人员一溜小跑的黄明昊,没说话。

到底是他陪黄明昊玩,还是黄明昊陪他玩,其实是没个数的。

小孩儿的确喜欢眨着圆圆的眼睛看他,个子一天天地拔高,撒娇劲儿倒也一天天往上窜,活蹦乱跳没有止境没有尽头,但真要算计起来,大多数的闹剧其实都因他而起。

比如他提议要玩真心话大冒险,最后就总是他输,黄明昊拍着掌说丞丞哥输啦,然后颐指气使地让他扮鬼吓唬人,给谁的背后贴小纸条,把谁的润唇膏藏起来,最后范丞丞给人家鞠躬道歉的时候黄明昊就也在旁边,最后两个人相视而看,吐了吐舌头。

而换别人说起来,就说范丞丞陪着黄明昊闹了。

 

“啊!你们俩好幼稚!”又有人在后面喊了,这回是范丞丞在人家头上放了小纸花。

“又要挨骂了。”范丞丞拉着黄明昊,小小声在他耳边道。

 

黄明昊觉得范丞丞这种人,到了几十岁也是又粗心又幼稚。

如果范丞丞稍微再细心一点,他就会发现很多东西,但他一个都没有。

他没注意过黄明昊自己一个人过马路的时候其实气定神闲,在斑马线前可怜巴巴地看他的时候根本不在意旁边的车,范丞丞伸出手的时候,他都快要扑到他身上去。

他没注意过那天的衬衫是被黄明昊自己随意地扣开的,而摔倒的那一块铺着防滑的橡胶垫,以及他低头慌乱地帮他扣扣子时,黄明昊面无表情地盯着他,随随便便地撩了下沾了水的刘海。

他也没注意过黄明昊拒绝那些找他要联系方式的女孩时,坏笑的结尾是一个冷冷的眼刀,那双眼睛在说快滚吧,滚得越远越好。

 

黄明昊最烦透那些大胆对着范丞丞表现自己爱意的女孩了,哪怕一星半点。

她们的爱光明正大又轻轻松松,每个人都大大方方地说着“你好,你长得很帅,我想和你认识一下”,更过分的还敢说出“我想和你交往”这类的话,他最恨了,凭什么那些人就敢,而他只能小心翼翼地,去骗范丞丞抓他的手。

什么都没有本该是可悲的,可是放在黄明昊每一步都谨慎到发抖的感情前,就是最大的幸运。正因为那些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怕失去,就敢索取更多,哪怕被拒绝也不要紧,跟范丞丞表白过啦,他还温柔地亲口拒绝过我呢,这些就可以做那些女孩青春中一个完美的结点了,要是范丞丞出道大红大紫,甚至可以做炫耀的谈资。

可他不一样,他守着这段大人照顾小孩一般的可笑的友情不敢撒手,不敢放开手等着,你不爱我就走吧,你爱我,就再来抓紧我。

他也好想对范丞丞说,你看着我的眼睛,看看我到底有多喜欢你。

 

“咱俩太幼稚了,得成熟点。”

范丞丞,咱们俩,幼稚的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


评论(28)
热度(974)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