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免费教学录影带小号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23-24

23

灵超是没见过李希侃早起的。

所以当他习惯性地早上出去喝杯水的时候看到李希侃的背影,吓了一跳。

 

“好早哦。”灵超揉了揉眼睛,抬头一看挂钟,也还没到七点。

“还好吧,你不都起来了吗。”李希侃听起来心情不错。

“雯珺哥几点来?”灵超翻过沙发,躺到李希侃旁边。

“九点十分,最早的一班了,不过从机场过来还要几十分钟,”李希侃笑了笑,顺手拨了下灵超长到眼睛的刘海,“你这头发该剪了。”

“还好。”灵超下嘴唇盖上嘴唇地往上吹了口气,刘海被吹飞两截,两个人都给逗乐了。

 

他看着李希侃,此时安安静静地盘腿坐在沙发上往窗外看,穿着滑溜溜的睡衣又披了条毛绒绒的午睡毯,毯子上印的是橘色的小狐狸,乍一看长得和李希侃有点像。

“差不多十点才能到,七点起太早了吧。”灵超明知故问。

“你不懂。”李希侃摇摇头。

 

【如果你下午四点钟来,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

怎么不懂。

 

“那咱们家是不是就差我一个啦。”灵超掰着手指头,四根手指一根根地按下去,最后只留一根细溜溜的食指。

“你想早恋了?”李希侃斜眼看他。

“明明你们三个里两个早恋好吧,”灵超一脸无奈,“某位哥哥还不仅仅早恋。”

李希侃沉默,揉了揉鼻子。

 

“你们学校的?”李希侃开口问。

“不是。”

“比你大比你小?”

“大。”

“那不行,成年人都是大屁眼子。”

“哈?”灵超又一次感慨李希侃的奇妙。

“我认真的,”李希侃把身上的小毛毯分给灵超一点,“你要跟学校里的谈谈无所谓,外面的大人都很危险。”

“说不定是你这种的呢,你看你不也是大人”灵超逮着毛毯上的小狐狸图案搓了搓,“那我觉得我对人家比较危险。”

李希侃思索了三秒,敲了灵超头一下。

“你糟蹋人家也不行。”

“切。”

“天气挺好。”

“嗯。”

“肯定要堵车。”

“啊?”

“堵完车吃午饭,再堵车吃晚饭。”

“那多吃点。”

“饿太久一下吃太多对胃不好。”

“那少吃点。”

“吃不饱,饿。”

“你甭吃了。”灵超受不了,拍了李希侃大腿一击。

 

他俩就那么无厘头地聊,真盼到了九点多那会儿。

“毕雯珺中午来吗?”尤长靖和陆定昊打着哈欠出来,正好看到两个人裹着狐狸毛毯喝可乐。

“嗯,小侃哥等他来吃晚饭。”灵超回头抢答。

“啊?”尤长靖摸不着头脑。

李希侃伸手拧了灵超耳朵一下,听完对方嗷地一声叫才慢悠悠地回答:“应该快来了。”

灵超一脸委屈地跳下沙发一路小跑窜到尤长靖身后,对着李希侃指指点点:“你看你们不在他就欺负我。”

“你!”李希侃瞪他。

“嗯,欺负得好。”尤长靖帮灵超揉了揉耳朵,他也知道这小孩有的时候有点欠。

 

李希侃别的不行,胡诌的话准起来那是一绝——比如今天真的堵车。

毕雯珺拎着行李箱下了飞机,他本想回上海的房子取一下车再去接李希侃,结果在出租车上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想了想,还是直接报了李希侃现住的小区名。

回趟家再来太久了,恐怕能等到吃晚饭,毕雯珺低头用手撑着太阳穴,外头的喇叭声听得他脑瓜疼。

“你什么时候到?”他打开手机,看见李希侃给他发消息。

“过新天地了。”毕雯珺往外面看了一眼。

“不认得,你说时间。”李希侃最烦大城市弯弯绕绕的地形。

“二十分钟,”毕雯珺盘算了下,“要是堵得严重可能半小时。”

 

“……真堵车了。”李希侃愣愣地看着另外三个。

“你那嘴可能开过光。”陆定昊回忆起李希侃说什么什么成。

“还有大概多久啊?”灵超觉得肚子有点饿。

“二十分钟,或者半小时,”李希侃指了指手机屏,“老毕说的。”

“那你……这睡衣不换换?”尤长靖看着他,李希侃还穿着那件睡衣裹着毛毯,正常情况下应该出不了门。

“怕什么,我行李箱都没收。”李希侃打了个哈欠,终于感到了一丝早期的困倦。

另外三位面面相觑。

“你知道我那箱子去哪了吗?”李希侃问陆定昊。

“哪个?”

“LV的。”

“……应该都在你房间,到时候老毕找找。”陆定昊震惊于几万的箱子李希侃挂都不挂在心上。

“嗯,他靠谱。”李希侃点点头。

 

听到门铃响的时候第一个冲出去的是灵超,接着是也穿上拖鞋跟着的陆定昊和尤长靖,只有李希侃揉了揉眼睛,不慌不忙地转了个身,坐在沙发那探出个脑袋往门口看。

于是毕雯珺等到门开,看到了三张基本上都没印象的脸。

“……李希侃住这里吗?”毕雯珺觉得有点尴尬。

“喏。”灵超往后指指,毕雯珺终于注意到了那个小脑袋。

李希侃金贵得很,不肯下来走两步,就趴在沙发背上盯着毕雯珺,等对视上之后张开双臂在那等着,毕雯珺就穿过门口三人径直走过去,一把把裹成一团的李希侃抱起来。

“怎么不来门口接我?”毕雯珺问他。

“就你还想让我给你开门?”李希侃抬着下巴俯视他。

 

李希侃好娇嗔,围观的三个人一阵恶寒,搓了搓胳膊决定从这个地方消失。

临回房间前,灵超不忘对着客厅嘴欠一句:

“哥!别忘了你昨晚说要揍雯珺哥的!”

然后一溜小跑,看都没回看一眼。

 

24

“怎么现在没事就要揍我。”毕雯珺看着跑没影的灵超笑了,转头刮了李希侃的鼻子一下,李希侃不客气地咬上他的手指。

“你昨天差点一天没回我消息知不知道。”李希侃含糊不清地指责他。

“我就想着工作赶紧结束了,”毕雯珺吃痛,条件反射想缩回手,但还是由着他咬,“结果一看时间都晚上了。”

“……那你是不是一天没吃饭。”李希侃松开嘴,有点担心地看他。

“也没睡觉,”毕雯珺按着他脑袋亲了口,“你要不要去换个衣服我们出门。”

“你先去我房间睡会吧,”李希侃摸了摸毕雯珺的额头,带着熬夜之后微微偏高的热度,“应该不急着出门吧,你总不能订的中午机票。”

“那我怕可能不是进入梦乡那个睡会儿。”毕雯珺摸了摸李希侃宽松领口的睡衣露出来的胸口,一脸耐人寻味的表情仰头盯着李希侃的眼睛。

李希侃挣扎着给了他一脚,翻回沙发里裹紧了毯子。

 

“你行李都没收吧?”毕雯珺胳膊肘撑在沙发背上低头看他。

“没呢,我连箱子都不知道在哪。”李希侃猛点头,还躺着蹬了蹬腿。

“……你房间在哪。”

毕雯珺叹了口气,把李希侃整个捞起来往前走,李希侃颐指气使地说着向前向前向左向右,到了走廊顶端才从口袋里摸出房门钥匙,想起来没穿拖鞋,跳下来踩着毕雯珺的脚开了门。

 

“……壮观。”毕雯珺站在门口看了好久,终于憋出一句。

 

“哦平时没有那么乱的,”李希侃往床上一躺,随手翻了翻旁边堆成山乱七八糟的衣服,“主要我也不知道你带我去哪,就把所有衣服全拿出来了,热就带短袖冷就带貂。”

“你哪来的貂,”毕雯珺翻了好久,才翻出一件长长的羽绒服,冷冷地看着李希侃,“你冬天就指着这一件羽绒服过?”

“哎哟,”李希侃一跃而起把羽绒服抢回来,“上海穿大衣和厚夹克就够了。”

“多买点,你身体又不好,回头冻着。”毕雯珺揉了把李希侃乱糟糟的头发,揉得比一开始还要乱。

“没事,又不怎么出门,”李希侃摇摇脑袋,“家里空调一开我穿短袖喝冰可乐都没事。”

“等生病有你受的。”毕雯珺只能摇摇头,盘算着什么时候买点衣服直接塞进他衣柜里,然后转身去收拾。

 

看着毕雯珺在他房间利索地翻箱倒柜,埋在衣柜深处的行李箱和他掉到地上忘了收的衣服全都被摞出来,毕雯珺皱着眉头把脏衣服堆一堆干净衣服叠一堆,还收出两个喝完没扔的可乐罐,李希侃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呃……麻烦你了哦。”李希侃自己也没想到平时宅在家里能把房间弄得那么乱。

“下次吃的东西要早点扔掉,”毕雯珺没抬头,但是把可乐罐子举起来晃了晃,“招虫子,不干净。”

“嗯。”李希侃乖乖点头。

 

“好了,你,出去。”毕雯珺突然站起来,往李希侃这边走来。

“啊?”李希侃愣了。

“你整个房间我都给你收一遍,”毕雯珺说完想了想,走出去把李希侃还放在沙发旁的拖鞋拿过来,帮人给套上以后拎着领子送他出门,“收完再喊你。”

洁癖真吓人,李希侃摸了摸后颈,但是想到只要毕雯珺收完之后至少一个月乱不成他现在那样,又心满意足,朝毕雯珺勾了勾手指:“亲一下。”

 

所以原本聚在灵超房间说小话的三个人,等了好久没听到出门声,倒是听到了自己房门发出了咚咚两声响。

突然有人敲门,灵超吓了一跳,跳出去打开门发现是李希侃。

“你来干吗?”灵超懵了。

“老毕说要收我房间,”李希侃挠了挠脑袋,满不在乎地从灵超旁边窜过去,“我就给扔出来了。”

灵超震惊地看着李希侃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往他床上一倒。

“……你俩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李希侃和毕雯珺的脑回路,灵超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搞不懂。

 

“你们刚刚聊什么呢。”李希侃发现灵超床边开着的半包糖,毫不客气地抓了两颗吃。

“聊……嘿你别拿我糖吃!”灵超关上门转身就看到李希侃拿他糖,张牙舞爪地过来护着。

“干吗!老毕都来了你想买什么东西不是一句话。”李希侃把糖死死抱在怀里。

“这个好难买的!有钱都断货!”灵超狠狠地摇头,两个人胡乱地争夺起来。

“他俩几岁啊?”尤长靖凑在陆定昊耳边讲悄悄话。

陆定昊摇了摇头,不说话,最终选择了帮灵超。

 

“抢未成年糖吃,真不要脸。”陆定昊扒开李希侃的手,看他可怜巴巴把自己缩成一团毫不动摇。

“喔……”李希侃装两下可怜又正正常常地坐起来,“你们仨刚刚聊什么啊。”

“聊你和雯珺哥呗,”灵超拿回了糖,心满意足,“雯珺哥长得真的好帅。”

“一般吧。”李希侃故作镇静。

“哥你嘴角翘起来了。”灵超瞧不起他,冷哼一句,又被李希侃毫无威胁力的拳头塞了两下。

“雯珺带你去哪啊?”尤长靖问。

“……不知道哎,”李希侃才想起来没问这个,仰头看着天花板挠了挠后脑勺,“度假嘛,可能哪个岛吧。”

“那什么时候走?”

“不知道。”

“……什么时候回来呢?”

“不知道。”

 

“哥,我以后去当老师,小朋友们问我一问三不知是什么意思,我就拿你当范例。”灵超面无表情地看着李希侃。

李希侃满不在乎地一甩手,躺回去还翻了个圈:“毕雯珺在呢,怕什么。”

“唉。”灵超第一次觉得单身加暗恋有点惨。

 

“咱们去哪啊?”等到毕雯珺终于收拾完毕,李希侃看着比他刚搬来时还干净整洁的房间震惊。

“巴厘岛。”毕雯珺帮李希侃解睡衣扣子,准备帮他换上出门的衣服。

“……好庸俗。”李希侃撇了撇嘴。

“怎么了,不满意换一个。”毕雯珺看他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你知道吗,我感觉五百个度蜜月的有四百个就去那,还有一百个去的马尔代夫,”李希侃摇摇头,“订好了就算了,下次再换。”

“就是度蜜月。”毕雯珺笑了笑。

李希侃憋着不说话,任由毕雯珺把他裹成个团,还套了刚刚那件长长的羽绒服。

“什么时候的飞机?”

“明晚。”

“那是不是先要去你家。”李希侃想起毕雯珺好像在上海也有房。

“不是,”毕雯珺真诚地看着他,“先去国金。”

“啊?”李希侃又懵了。

“去趟VCA。”

然后脸红了一片。


——————

VCA是为两个人的爱情而诞生的珠宝品牌

评论(138)
热度(3357)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