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免费教学录影带小号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25-26

25

“我要走了哦。”李希侃把门打开一条缝,探进去个小脑袋。

“赶紧走,”陆定昊摆摆手,“你走了我们房屋人居面积就变成一百平了。”

“干吗啦,”尤长靖打下陆定昊的手,冲李希侃咧了咧嘴,“好好玩哦。”

“嗯,”李希侃点点头,然后看向一句话没说的灵超,“你要吃什么跟我说,我从国外给你带。”

灵超就点点头,还是没说话,就看着李希侃笑,等到李希侃关上门的前一个瞬间才听到他喊了一句。

“我想吃喜酒!”

说还是这个会说,李希侃一路小跑栽进在门口等着的毕雯珺怀里,毕雯珺看他笑得开心,问:“刚刚还嫌地方不好,怎么又开心了?”

“嗯,捡的儿子懂事。”他指了指身后。

 

“咱们好像嫁女儿啊。”等两个人走了,陆定昊把身边两个拖到身边来说。

“嗯,看毕雯珺都变得不顺眼了起来。”尤长靖点点头。

“没事,迟早丈母娘看女婿。”灵超满不在乎。

“他是看起来挺讨丈母娘喜欢的,”陆定昊托着腮,认真地想了起来,“你看上海房子车子有的,工作好的,存款多的,然后……”

“我开玩笑的。”尤长靖及时伸手捂住陆定昊的嘴。

 

李希侃不是在沿海城市长大,成年前也从来没去旅游过,毕雯珺是带他出去过几次,他小心翼翼地每一寸一同见过的风景都记在心里,偏偏没见过大海。

黄浦江倒是天天见,只是那边晚上亮起的灯远比江本身好看。

毕雯珺订了间度假别墅,又大又宽敞,浴室还备了花瓣欢迎,李希侃在里面转了转,哪儿都挺满意,转回来顺口问了句价格,倒没想象中贵。

“华尔道夫订个套房也才这个价,”李希侃左右看了看,“还比这个小。”

“比那儿好玩。”毕雯珺揉了揉他的头发,转身走进房间放行李,留他一个人在房子里转悠。

 

他觉得都是房子,内里都是大同小异的,于是找起了通往后院的门——虽然出去能见到大海,但他还是要偏爱小小的游泳池一些,大抵是觉得安全,倒还真给他找到了跟他想象中不一样的。

“老毕!”李希侃跑出去发现了新鲜的,喊了一嗓子发现毕雯珺不在身后,有点丧气地垂了垂脑袋,跑着溜回房内四处走了走,才发现他忘了毕雯珺在哪个房间。

李希侃,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真的在哪都能迷路。

“喂!”李希侃大声喊,“毕雯珺!”

喊完还是一片寂静,房子空空荡荡的,连他的回声都清晰,李希侃不禁咽了口口水,莫名地担心起来,不会跑错了吧。

虽然正常人都不会想到这一点,但李希侃碍于自己的认路能力,还是抛出了这种质疑。

他很认真地跑到玄关的鞋架上看了看,是他穿来的那双鞋,确定没跑错之后又转回去一间间地找,每间房间都被关上了门,他疑惑地回忆刚来的时候这些门都是关上的吗,但转了转发现都没上锁,就一间一间找了起来。

 

等开到第二间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下一间那里有响声,一个激动心想就是那间了,猛地跑过去,嘴里还喊着:“你刚刚干吗不理……我。”

开门的时候他发现毕雯珺就在门口,以不那么正式的舒缓的姿势单膝跪地等他,他顺着惯性就往前栽,被毕雯珺温温柔柔地拉过去接吻。

他瞪着眼睛,脸红心跳,一个短暂的吻瞬间堵住他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的呼吸能力,急促又紧张,发了疯似的窒息。

“请和我结婚。”

 

他们在国金中心挑戒指的时候李希侃坐在那一边喝水一边晃着脚,店员把不同款式的展在他们面前,李希侃看来看去挑不出喜欢的,宝石比他指甲盖还大,看着还老担心小碎钻像宝格丽一样掉,皱着眉问毕雯珺:“这怎么都那么花啊?”

“嗯,我觉得你喜欢贵的。”毕雯珺笑着看他。

倒不是喜欢贵的,只是李希侃在挑选东西上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每次毕雯珺带他出去购物,他在不知道价格的情况下都能正正好看中最贵的一款,如他前段时间去北京找毕雯珺的时候在SKP正好挑中他喜欢的品牌新系列里最贵的手镯,听到价格的时候倒吸一口凉气,抬头去看毕雯珺已经示意包装好了。

“……我也不是喜欢贵的。”李希侃自己也觉得神奇,可能是天生败家的命。

“有没有简约一点的款式。”毕雯珺不逗他了,跟店员攀谈了起来,顺便示意给李希侃再倒一杯矿泉水。

 

李希侃果不其然的,在所有又素又干净的环里,挑中了最贵的一个。

“我觉得咱们少了点什么。”李希侃缩回手,没有当场戴上。

“什么?”毕雯珺问他。

“就是……这个没有惊喜,”李希侃这时候要矫情了,又不好意思开口讲,“一般不都是要,那个,呃。”

“那……你就当不知道,”毕雯珺懂了,笑着捏了下李希侃的手,“等我准备好了,来跟你求婚。”

“嗯哼。”李希侃看他低头把戒指塞回盒子里,觉得脸有点烧。

 

“……你好随便哦。”李希侃心跳快得不行,嘴上还要挑两根刺。

“我等了好久了。”毕雯珺就那么仰着头看他,像什么乞求肯定的小动物,等着李希侃的下一步动作。

“我是不是要说我愿意?”李希侃把手伸给他,这会儿又连个回答都觉得别扭了。

“不说,也行。”

 

李希侃还记得毕雯珺前几天都没睡好,第一晚是在工作,第二晚是要早起赶飞机,第三晚他想让他睡觉,结果力气没毕雯珺大,还是没睡成。

“今晚必须早点睡,”他们俩在附近的酒吧随便吃了点,李希侃就抓着毕雯珺的手要回去睡觉,还眼神示威,“盖棉被纯睡觉。”

毕雯珺看了看他,笑了出来,点了点头,笑得李希侃脸红,一把甩开手又被捞回来。

 

他每回睡在毕雯珺旁边都睡得挺死,安安静静缩成一团直到自然醒,压根不知道旁边人什么睡姿。

半夜突然渴醒想喝水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毕雯珺就那么把他抱着,姿势规规矩矩,呼吸均匀表情温柔,他挺满意,就扒开毕雯珺的胳膊溜下去翻出一瓶矿泉水,喝了几口再回来,毕雯珺就不是那么规矩了。

整个人趴在床上,霸占了他刚刚睡的位置,倒像一只长手长脚的海星,李希侃心想是不是自己不堵在那毕雯珺就要睡成这样啊,不满地过去戳了戳毕雯珺的胳膊,把他推过去自己挤上床。

结果他刚挨着床,就被毕雯珺一把拉过去抱在怀里,回归最初的姿势,他吓了一跳,被牢牢圈住不敢动,就着月光偷偷盯着毕雯珺的脸,眼睛还是闭着的,就是嘴角稍微挂起来一点。

规规矩矩的,跟刚刚的海星不搭挂一样。

那睡姿问题就不怪毕雯珺了吧。

还行。

 

26

等到一觉醒来吃早饭的时候,李希侃终于想起来他昨天忘了什么事了。

“啊!我昨天喊你就是想跟你说!”李希侃猛摇毕雯珺,“这边泳池是双层的。”

“好玩不,”毕雯珺不以为然,“你可以从上面那个滑到下面来。”

“嗯嗯,”李希侃两眼放光,“你托着我哦不然要摔了。”

“行。”

毕雯珺点点头,接着自然地伸手去脱李希侃的T恤,李希侃吓得一跳,一把挣扎开,捂着胸前瞪毕雯珺:“你干吗啊?”

“想什么呢,”毕雯珺哭笑不得,“下去吃早饭。”

“啊?”李希侃懵了。

 

等到管家把早餐送过来的时候,李希侃就懂了。

“这个是就在水里吃?”李希侃觉得新鲜,是送来一个巨大的木板,托着食物漂浮在泳池上,他往那边碰了一下食物还顺水往前游,被毕雯珺一下拦回来。

“别乱推,”毕雯珺抓了把水往李希侃头上撒,“我帮你扶着。”

“切,”李希侃撇撇嘴,想到了什么,从泳池边的帆布包里翻出了手机,拍了张照片,“我发朋友圈。”

 

“哎哟,小侃哥发照片了。”灵超刷完牙,一刷手机正好刷出李希侃的朋友圈。

“发什么了?”尤长靖凑过来,嘴里还叼着面包。

“……这是早饭吗?”灵超没见过漂浮早餐,转头看旁边两个成年人。

“漂浮早餐吧,”陆定昊想起之前在旅游杂志上看过,“他俩去巴厘岛了?”

“有可能。”灵超点点头。

 

另外两位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转身又去吃早饭闲聊,赞都没点一个,唯独灵超注意到李希侃若有若无露出的左手,偷偷笑了一下,点开了评论。

“哥!我要吃的东西能带回来吗!”

李希侃看到灵超的评论不禁笑了,还正好是第一条,嘴里塞着鸡蛋含糊不清地跟毕雯珺说:“你看我儿子多懂事。”

毕雯珺没懂,只把牛奶往李希侃嘴边推:“吃饭别说话,他要吃什么?”

李希侃嚼了半天,咽下去喝了口牛奶才告诉他:“你不懂。”

 

“等哥回来就真的是丈母娘看女婿了。”灵超冲着两人眨巴眨巴大眼睛,一脸坏笑。

“?”两个人都愣了,看看灵超,再对视一下,还是没懂。

 

陆定昊的叉子伸过去敲了敲尤长靖的盘子,尤长靖还以为是要抢他面包吃,一把抽走,陆定昊震惊地手悬在半空。

“干吗呢,我就想问问你。”

“问什么?”尤长靖撤销警戒把盘子端了回来。

“元旦有假期,”陆定昊伸出三个指头,“三天。”

“哦那个啊,”尤长靖啃了啃叉子上残留的滑蛋,“这次是我去找林彦俊啦。”

“哎哟,稀奇哦。”陆定昊好奇了,以往都是林彦俊来上海的,倒是头回听说尤长靖要一个人拖着行李跑出去。

 

灵超半听不听的,走了点神,一下子觉得有点寂寞。

“洋哥在哪啊?”他点开置顶,问的同时还发了张吃得惨不忍睹的培根炒蛋,以显得真的那么随意,“我在吃早饭了。”

“我在米兰,”木子洋很快回他,“刚熬夜拍完。”

“嗯……”灵超卡在那儿,不知道回什么,只好发了个小老虎的表情,多了句注意身体。

 

“灵超,灵超。”他突然听到尤长靖喊他,吓了一跳。

“哎,咋了。”灵超连忙把手机屏幕一关,端端正正地等着尤长靖要说什么。

“走什么神啊,”尤长靖看着他笑,“林彦俊上次给你介绍的工作你满意吗?”

灵超愣了,关于木子洋的记忆系数涌来,他刚刚还想着木子洋,偷偷地发了两条消息,又一刻被洞悉思想的空旷感袭来,好半天才咽了咽口水,回答。

“挺满意的啊,就坐在那拍拍照还有不少钱拿。”他故作轻松。

“那还有一个新的,你要去吗?”尤长靖没发觉灵超刚刚的心理变化,只眨眨眼睛,“我去找林彦俊的时候正好捎上你。”

“……只有我一个?”他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固执又古怪。

“不是哦,”尤长靖摇摇头,“还有一个搭档,就跟上次一样相处一天就好了。”

灵超心里打鼓一样地乱响,又想起木子洋那句在米兰熬夜拍摄,低下了脑袋,期望又失望。

“我跟你去。”

 

他等吃完了饭躺在房间的椅子上才又掏出手机,木子洋回了他一句你也是,他到现在才点开,手指算了算意大利的时差,心想肯定睡了吧。

“我又有新工作了,要跟别人拍,”灵超耷拉着脑袋,“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帅。”

“长得漂亮。”木子洋秒回了。

“你怎么还没睡?”灵超没想到。

“在泡澡,你保护好自己。”

灵超知道木子洋什么意思,他也七七八八清楚。

“保护不好。”他回复的时候摇了摇头,好像对方能看到一样。

“那怎么办?”灵超都能想象到木子洋说这句话时轻笑着的样子。

“你是我大哥,你得保护我。”

“行,那我小弟得听我的。”

 

灵超看得心尖一颤,半晌反应过来,木子洋给他取了个新绰号。

可能是独一无二的,只和他那句洋哥或是大哥相配的,只对他喊的绰号。

读出来的时候,还会嘴角上扬。

 

上海的冬天是几乎不会下雪的,结果湿冷更要人命,灵超在北方长大,被这冰一样的风粘在脸上,疼得龇牙。

“好冷啊!快去打车。”他拖着28寸的大行李箱,里面装着他跟尤长靖所有的东西,虎虎生风地往前冲,尤长靖跑不过他,落了一段路,等跑到门口的时候灵超已经往出租车里在塞箱子了,冻得脸红红的,咧着牙看他。

 

“为什么这次是你过去啊?”灵超当时问。

“我自己提的,”尤长靖捧着脸看他,“他刚好说那边有个拍摄愿意找你,问你去不去,我就说我和你一块来吧。”

“谢谢哥。”他笑了笑。

“啊,你别这么喊我了,”尤长靖挠挠头发,“不习惯。”

 

他最后妄想了一个夜晚,他想做演员,从小的时候看到的满是雪花的电视机上朦朦胧胧看见人影就想了,男主角好像很高,女主角好像头发很长,别的不记得了,他就记得,浪漫又缥缈。

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偶然不可能存在的机遇,在电视剧里全部都有了具象化,让人看到爱情,看到如果一切顺利的结局,看到绝望会有转机,看到眼前的死亡也不是死亡。

一切都能相信,人会遇到好的事情,会遇到不可思议的东西,是会相信幸福的。

 

那一晚就和平常一样空空荡荡,他不爱做梦,睡眠质量好得出奇,只睡三四个小时也精精神神的,这一次从晚上十二点睡到了早上六点,眼睛不痛,头也不痛,和平常一样。

他早上吃得很随便,包子也吃,面包也吃,有空的时候还要吃鸡蛋,小时候不爱喝牛奶,他妈要他喝他就喝了,到现在也成了习惯。

但是考虑到拍摄的时候有小肚子不好,他就买了个小小的奶黄包,甜腻腻的,喝和平常一样的牛奶,路上因为太早没有堵车,一切都一样。

 

“灵超吗?”

他刚到门口就被拉住,愣愣地看着对方,反应过来连忙点了点头。

“我们都到齐啦,就差你一个,快进来吧,多准备准备就可以开拍了。”拉着他的男人笑了笑,领着他往摄影棚走。

这才是应该的,别的普普通通的模特都要这样,没有人会睡过头迟到几个小时,一切按时间划分好的规律各自在平行轨道上行走,平平常常,和他想的一切都一样。

 

唯独他走进化妆间撞见一个懒懒散散靠在椅背上的身影,他整个人脑袋当机,就站在那看着对方又瘦又长的腿在地上划了一圈,整把椅子转向他。

“小弟,你好像不是跟别人拍了。”

 

其实真要说起来也跟他想的一样,比如木子洋喊他小弟的时候,嘴角是会翘起来的。

评论(164)
热度(3778)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