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免费教学录影带小号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27-28

27

“……洋哥不是,在米兰吗?”灵超还没反应过来。

“三天时间,坐飞机早回国了,”木子洋晃了晃脑袋,闲散地看着他,“还是说你那么想跟别的搭档合作?”

“没有!”灵超一溜烟跑过去,手背在身后真诚地看着木子洋,“我最想和哥合作了。”

木子洋笑了笑,点点头。

 

“那么早,都到了啊。”灵超听到熟悉的声音,转过头发现果然没认错。

“彦俊哥早上好!”他招了招手,林彦俊也招了回来。

“林彦俊,你怎么都没跟小朋友说这次还是我啊,”木子洋托着下巴,笑眼盈盈地看着林彦俊。

“呵呵,忘了。”林彦俊心里想着你还有脸说,脸上还要作出微笑的样子,手若有若无地招了招,打了个暗号。

“你在这等化妆师,我去趟洗手间啊。”木子洋跟灵超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见灵超乖乖点头,搭着林彦俊的肩膀走了出去。

 

“木子洋,你真行。”林彦俊洗了个手,沾水撩了撩刘海。

“我怎么了?”木子洋靠在水池边,手插着兜看他。

“我就说你怎么推了国外的拍摄跑这来抢一个小资源,”林彦俊摇了摇头,“合着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不可爱吗?”木子洋问。

“可爱,他这长相一直规规矩矩念书没学艺术我才觉得奇怪。”

“那不就得了。”

 

两个人沉默了一阵,木子洋从兜里摸出烟来打算抽,被林彦俊一把打下去。

“别抽。”林彦俊皱着眉。

“你个大男人连个烟味都不能闻了,”木子洋调笑着看他,“上学的时候还挺能混的呢,就差飞过叶子了。”

“我能闻,但你这味道要是沾我身上了,”林彦俊瞪他,“小尤不喜欢。”

“行,小尤小尤。”木子洋点点头,烟收了回去。

 

“……你自己注意点。”林彦俊正经下来,和他对视。

“我挺注意的,”木子洋挑了挑眉,“也就吃了个饭,平时微信聊聊天。”

“我是说这之后的,”林彦俊顿了顿,斟酌了一下才决定说出来,“你也是在国外待过的,你俩这个年龄差,他还是未成年……放在外面意味着什么,你该懂的。”

“未成年性行为的没资格说我。”木子洋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啊!小尤那个时候成年了啊!”林彦俊想起高中时期偷偷摸摸跟木子洋讨论情感问题就耳朵发红,懒得跟对方吵,“你反正别做什么出格的,不然我不去捞你。”

“把我想成什么了,”木子洋哭笑不得,“不是我单方面喜欢他,小孩儿挺喜欢我的。”

“你知道我不是在说这个。”

林彦俊知道他懂,就是跟自己在这打太极,摆摆手,转身走出去了。

 

木子洋想了想,叹了口气。

 

他爬摸滚打那么多年,眼色会看,感情也会看,谈过几场恋爱,男也有女也有,平平淡淡地都分了,倒也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就是不爱了。

他什么都懂,什么都看得出来,他看得出那在感情中拙劣隐瞒的小孩是对他暗生情愫,在他面前想装做个乖巧的小朋友,最起码维持一场哥哥弟弟的偏于友情与亲情之间的亲密,看得出自己也沦陷,从第一眼小小的惊艳到长久的沉沦,一发不可收拾。

“看着挺小的,多少岁啊?”他当时惊鸿一瞥,只记得白嫩嫩的脸和亮亮的眼。

“十七,真的小。”秦奋冲他笑。

他当时也笑了笑,说年轻真好,可现在半点笑不出来。

 

“洋哥!”他一回去,灵超就兴冲冲地喊他。

“都在化妆啦。”他削去跟林彦俊讲话时不客气的那样,温柔又懒散地坐到他旁边来。

“嗯,”灵超眨眨大眼睛,盯着木子洋的脸看,“好看不?”

这一次的资源虽然比起他平时的拍摄来说还是太菜,但比上次还是要好,化妆师水准也高,那张干净稚嫩的脸被粉底修饰了一点青涩的小瑕疵,清淡的眼妆突出眼型又保留素颜一般的清澈。

“好看。”木子洋点点头,眯着眼睛看他,看得灵超不好意思,转过头继续看镜子,等造型师给他弄头发。

 

“别这么弄,”木子洋给造型师叫停,“十七八岁的小孩,头发弄这么成熟干什么。”

“那您说?”造型师还是很尊敬木子洋的。

“我来,”木子洋干脆接过夹板,把刚刚夹上去的那圈刘海放了下来,手指碰到灵超的额头的时候明显感觉灵超哆嗦了一下,灵超自己好像也尴尬,眼神都无措了起来,木子洋咳嗽了一声,化解尴尬,“烫到你了?”

“有,有一点点。”灵超结巴。

实在太尴尬了,不碰面的时候心里全是想,打字说的话茂茂盛盛能绕着整个地球转,见了面什么也不会说,什么也不敢说。

 

“你有没有想过入这行?”还是木子洋先打破沉默。

“什么,模特吗?”灵超问他。

“差不多,所有要被拍的都算。”木子洋点头。

“……有一点,”灵超咬了咬嘴唇,“我想当演员。”

“演员?挺好的,但你不是说你是文化生。”木子洋盘算着再不准备就来不及了。

“演艺圈遭人风言风语的,不好。”灵超淡淡地摇了摇头,不影响木子洋帮他卷头发。

“小朋友。”木子洋轻笑。

“干吗啊,本来不就是。”灵超有点不满,嘟了嘟嘴。

“等你长大了就不怕这些了,”木子洋卷得差不多了,顺手抓过定型喷雾往他头上喷了喷,“只要你没错,风言风语就是错的。”

灵超不说话,安安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木子洋给他卷的头发真的挺好看的,蓬蓬松松少年感十足,中间分开露出一截额头又清爽舒服,连见惯了相貌好的孩子的造型师摄影师都多看了他几眼。

 

但要论起来做这番事的初衷,又不好见人了。

他克制着心动感觉的时候心想灵超年龄再大个几岁就好了,结果看到本人的时候又被那股稚嫩青涩的气质冲刷洗礼,拼了命的连一刻都不肯让他消散,乞求他慢一点长大。

所以本想给他做的那有些成熟的造型,其实也好看也适合,但他就是不准。

 

28

临到午饭时,灵超兴冲冲地抱着盒饭就想吃,木子洋又拎着他脖子把他拉过来,掏出湿巾擦了擦他的嘴。

“一嘴的口红,全给你吃进去?”木子洋训他。

“知道啦哥。”灵超笑得甜甜的,露出两排大白牙,木子洋突然注意到灵超笑起来的时候两边嘴角长得不一样。

他再多看几眼,又发现了新奇的,伸出手指轻轻地点了点灵超的脖子:“你喉结是向右歪的。”

“嗯?真的吗?”灵超自己也吓一跳,跑到一边去照了照镜子,“真的哎,我自己都不知道。”

脖子好白,木子洋突然又在瞎想。

 

盒饭都挺烂的,反正木子洋是这么觉得,又油又难吃搞不清这种东西活在世界上的意义,胡乱塞了两口就放下了,结果灵超扒得挺香,吃两口噎一口,木子洋看得忍不住给他拍了拍背,又放了瓶水在旁边。

“灵超!”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一嗓子吓了木子洋一跳,反应出来是谁之后暗暗感慨不愧是学音乐的,喊起来声音都比常人气势足。

“哎!你们来看我啦。”灵超眼睛亮亮地盯着门口看,尤长靖一路小跑,后面跟着不急不慢的林彦俊,都朝他招手。

“拍摄顺利吗?”尤长靖看着他扒那盒看起来就难吃的盒饭,从兜里翻出两包软糖,“我给你带糖来啦。”

“顺顺利利,”灵超见糖眼开,一溜烟就蹿到尤长靖身边,留木子洋坐在那里,手还搭在水瓶盖上,“彦俊哥去接你的啊。”

“嗯,”林彦俊接他的话,“我让他在酒店休息,非要来看看你。”

“我不放心嘛。”尤长靖眉眼弯弯,仰头看着两人笑。

 

木子洋想出去抽支烟,结果刚起身就被灵超喊住,站在那愣愣的,一只手还插在放烟的那个兜里。

“我带你认识下洋哥,”灵超抓着尤长靖往木子洋这边跑,“上次也是和他拍的!”

“好高,”尤长靖仰头看他,“好像有毕雯珺高了。”

“我感觉比雯珺哥高。”灵超撅噘嘴。

“那就高吧,”尤长靖也不反驳,就是看着木子洋的脸犹豫了一会,“我们见过吗?”

“杂志上吧,可能。”木子洋歪了歪头,看向林彦俊。

“嗯,他叫木子洋,很有名的,”林彦俊一把揽过尤长靖的肩膀,“杂志啊,网上的视频啊,都有可能。”

 

休息时间灵超本想再粘一会木子洋,结果有人喊了两声,示意木子洋出来一趟,他就在那坐着晃了好久的腿,也没等到人回来,只能坐在尤长靖身边来。

“你这样我有点烦你哎,小电灯泡。”林彦俊看着他一边说一边笑,语气上倒没有真的嫌弃的意思。

“干吗,”尤长靖去挽灵超的胳膊,“别凶小朋友。”

“哪凶了。”林彦俊摇摇头,感慨地位低下。

灵超吐吐舌头,不太好意思地看林彦俊:“就一会会,马上就还给彦俊哥。”

 

“那还需要我不,”林彦俊伸了伸懒腰,“不需要的话我出去买个饮料。”

“我要喝奶茶。”没等灵超回话,尤长靖凑到林彦俊眼前扭过头和他对视。

“喝什么?”林彦俊双手手掌根相对,托在尤长靖下巴下面,看得一眼就笑了。

“嗯……蛋糕珍珠奶茶,你让他把珍珠换成小芋圆,然后要加奶盖,半糖就行,少放冰,对了还要加奥利奥,做大杯吧,不然料太多喝不到奶茶了。”尤长靖由着他托脸,思考一阵爆了一长串。

“你呢?”林彦俊探过头,还问了灵超。

“……那么多要求你记得住吗?”灵超愣愣地听完尤长靖的话,只记得要喝珍珠奶茶。

“小尤的记得住,你的记不住。”林彦俊笑眯眯的。

“那就冰沙吧,随便什么冰沙。”灵超心想果然如此。

林彦俊点点头,起身前捧着尤长靖的脸亲了一下,才肯走。

 

灵超犹豫许久,左右看看,没有工作人员,没有林彦俊,没有木子洋,才凑在尤长靖耳边问:“你觉得洋哥怎么样?”

“挺帅的,不过看起来有点凶,”尤长靖眨眨眼睛,回忆起了灵超一开始介绍木子洋时说的话,思考一下盯着灵超的眼睛,恍然大悟“……你说的喜欢的人,是他吗?”

灵超没想到尤长靖一下就猜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点了点。

“……他多少岁啊?”尤长靖感觉木子洋至少比灵超大个五岁。

“二十四,”灵超比了个七,“也就大我七岁嘛。”

“嗯,你想一下他上大学的时候你小学还没毕业,就不会觉得少了。”尤长靖还是有点担心。

“……我觉得还好嘛,”灵超捏了捏腮帮子,胳膊肘撑着大腿俯下身来,“我都觉得没关系,七岁而已。”

“不是你觉得有没有关系,”尤长靖摸了摸灵超的头发,“小朋友跟大人谈恋爱……很容易出事。”

“洋哥肯定不是坏人。”灵超知道尤长靖什么意思。

尤长靖不说话,就低着头浅浅地看着他,揪了揪灵超后脑勺的发尾。

 

他知道灵超这小孩肯定没在说笑,八成也是倾注一股热血爱得真切,只是他不清楚木子洋的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尽管他的想法是,二十多岁的男人要是真喜欢上灵超,那肯定是危险人物,不论人品。

 

“林彦俊,”尤长靖把冰沙递给灵超,挽着林彦俊的胳膊抱着奶茶就要往外走,“你出来一下。”

“好。”林彦俊没问为什么,瞟了眼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的灵超,就背过身了。

等出了门又拐了好一阵,尤长靖才憋着问林彦俊:“……你和木子洋熟吗?”

“……为什么这么问?”林彦俊愣了愣。

“哦就是,”尤长靖咽了口口水,“我想打探下他这个人怎么样?”

“还行,”林彦俊点点头,“怎么突然问这个?”

尤长靖盯着林彦俊看了好一会,林彦俊偏偏头一脸不解地和他对视,半天尤长靖才决定跟他说:“我跟你讲,你别告诉别人哦,绝对不行。”

“好。”林彦俊点点头。

“就是……灵超,他喜欢木子洋,”尤长靖让林彦俊稍稍蹲一点,拢着手在他耳边说,“我担心这个人,就是……你知道吧,反正我就是打探下他人怎么样。”

 

“灵超,喜欢木子洋?”林彦俊有点吃惊,他以为木子洋当时糊弄他的。

“嗯,是吧,”尤长靖猛点头,“我也吓一跳。”

“木子洋,呃,人还行吧,反正私生活没出过乱子,脾气也好,”林彦俊思考了一阵,还是以这两年的木子洋为准评价他,“不过他跟灵超差七岁就是了。”

“哦年龄我之前也担心的,”尤长靖侧过头,“不过……灵超小小年纪,想得很多的,这个我不操心。”

“怎么个说法?”

“正常小朋友陷入这种……乱七八糟的,都是问什么‘我喜欢一个人怎么办’,对吧?”尤长靖比划了几下,“他问的是‘人遇到爱情会变成什么样’,所以我觉得他谈起恋爱应该不会很幼稚。”

林彦俊看了看,突然笑了出来,凑得很近,就那么笑着,盯着尤长靖的眼睛。

“呀,干什么?”尤长靖往后躲了躲。

“人遇到爱情,就会变成我现在这样。”

尤长靖突然一下忘了他还想问点什么别的,轻飘飘地被林彦俊捉了手。

评论(105)
热度(3181)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