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免费教学录影带小号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29-30

29

灵超好半天没等回出去的两位,倒是木子洋走进来,拎着脖子带他走。

“拍下一场了吗?”灵超乐颠颠的,跟着木子洋小跑。

“嗯,”木子洋看看他,“你出去买饮料了?”

“没有,”灵超晃了晃冰沙,“彦俊哥给尤长靖买,顺便给我买了。”

“……怎么又是他。”木子洋蹙了蹙眉。

灵超想问你们是不是关系不好,但回想起他们之前的动作,说不上来的默契,倒不像是关系不好,但具体像是什么,他也说不准。

 

“哥和他很早就认识吗?”他想想还是这么说。

“就当不认识吧。”木子洋把他带到化妆师那边,示意补个妆。

 

他看着木子洋只要站在镜头前就跟平时大相径庭的差距觉得有趣,偷偷摸摸地站在摄影旁边看,明明人就在他眼前,但他就是想看看镜头里的木子洋——作为模特的木子洋会是什么样。

摄影觉得他讨喜,任由他看着,见时间不赶还把灵超拉到旁边看,给他看到底是怎么拍的,灵超鬼使神差地也想拍几张,于是摸出手机,悄悄地想偷拍一张。

“别偷拍。”木子洋用眼角都能感受到镜头。

灵超吓了一跳,连忙把手机收起来,不好意思地看过去。

木子洋偏过头,一边看着摄影的机子一边跟他说话:“你要想拍,我下次给你带个相机拍着玩。”

“真的吗?”灵超眼睛亮亮的,低头看了眼手机里拍出来的,是不怎么好。

“你洋哥什么时候骗过你。”木子洋不动声色地浅浅笑了下。

 

时间是按换过的衣服数着算的,灵超早上偷偷瞄了眼造型师翻的那一堆挂着的衣服,是从左边开始给他套的,现在他已经换到了右边快到底的那件风衣,长得不可思议,他183本不算太矮了,结果长长的尾摆挂到脚踝,他稍稍一弯腰就要触及地面。

“这确定是我穿吗?”灵超以为是给木子洋穿。

“是你。”木子洋拍了拍他的脑袋,示意了他那件——长得都拖在地上了。

“这有人能穿吗?”他知道木子洋接近有一米九,这都拖在地上,还不是随便一个人买来都只能扫大街。

“衣服不是单纯为了穿的。”木子洋撩了撩衣服给他看,看着灵超张着手好奇看自己那件长风衣时,恶作剧心起,拽着灵超的衣摆示意他走。

 

“……洋哥好幼稚。”灵超哭笑不得,他想起小学的时候别的同学玩的开火车。

“你嫌长,我给你托着。”木子洋摆出一副恭恭敬敬的姿态,像是贵族身后总要跟着的托裙摆的人。

 

他总觉得木子洋这个人的反差太令人着迷了,镜头前和镜头后是两个人,在不同的人面前又是不同的人,眉眼长得那么淡,长得那么清闲又迷人,却能总让人感觉到锋利,感觉到拒人千里之外,像在世间漂流行走,哪也没有他的同类。

“咱俩以后还有机会见吗?”木子洋问他,他听不懂木子洋到底想问什么。

“……说不定呢。”灵超只能这么回答。

“那希望吧。”木子洋看起来欲言又止,拍摄结束了,他换回了来时穿的那身,普通的毛衣普通的羽绒服,只是浑身上下太过优越,放在人群中也扎眼得不行,转身看了看他,最后还是决定走。

 

“我……哥!”灵超奔过去拽住他的衣角,两步路的距离,他气喘吁吁地仰头看他。

“怎么?”木子洋低下头,专注地对视。

“咱们……上次吃的辣白菜不好吃,没有韩国泡菜好吃。”

“嗯?”木子洋有点怔了。

“我的意思是,”灵超小心翼翼地,像什么低眉顺眼的小动物,“我还想和洋哥出去吃饭,吃别的。”

木子洋就那么看着他,看到灵超把头都低下来,突然笑了出来,伸手揉着那颗小小的脑袋,和初次见面端着规规矩矩乖巧得体笑容的灵超不同,那副孤注一掷连脊背都发抖的样子,他觉得要更有趣。

“小弟,说话要直接点。”

“哥答应我了吗?”灵超抬起头,揉他头发的力道大了点,他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灵超去看木子洋,背着光,木子洋散下来的头发像丛生的树枝,他透过树隙看他的眼睛,瞥见蔚蓝的角落和奔流的光,嘴角翘着的,真好看。

木子洋本想等到灵超成年再谈追求谈爱的,只是看着那张期盼的脸,他懂自己还是不行。

“情人节快乐。”木子洋答非所问。

“嗯?今天是元旦节。”灵超懵懵地看着他。

“我知道,但我就是想说情人节。”

“嗯……我又没情人,说什么?”灵超顺着他的话,也大胆了些。

“情人节快乐。”木子洋低下头,和灵超额头抵着额头。

 

灵超整张脸憋得通红,他本就皮肤白,红起来鼻尖到耳朵根全是红的,躲都躲不开,藏也藏不住,只能拿冰凉的手去中和,全是滚烫。

“那……情人节快乐元旦节说掉了,情人节说什么。”好半天,灵超才回了这么一句。

“说我爱你。”

 

灵超是彻头彻尾的初恋。

他那唯一一场爱就是轰轰烈烈毫无退路的,只是分为光明正大和卑劣隐晦的岔路,是生死不敢曝光的胆怯和恐惧,又是生死不忍放弃的决绝和刻薄,是勇气载着勇气拼了命地冲向虚无,逃脱地心引力逃脱迷茫和徘徊,在名为暗恋的岩浆里爆烈而悲壮地永生。

他到底是赢了。

木子洋爱他。

 

等和另外两人碰面的时候灵超还挽着木子洋的胳膊,笑着看尤长靖,示意着什么,林彦俊和尤长靖两个人都明白,对视一阵,还是没多问。

“你原来这么粘人啊。”林彦俊打趣他,灵超有点不好意思地把手背到身后,脚往旁边挪了挪。

“小孩子嘛。”木子洋不以为然,把灵超揽了回来。

“嗯,小孩子是蛮粘人的。”林彦俊点点头。

“不是,”木子洋摇了摇头,“小孩子都觉得抓住了什么就是他的。”

灵超脸红了一片,狠狠抓了一把木子洋的胳膊,疼得木子洋一哆嗦。

“本来不就是。”灵超仰着头,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

木子洋猛点头。

劲真大。

 

相较于灵超,其实木子洋梦里一般的感觉要更多,他从七岁到二十四岁,胡乱纷扰的爱看得多了,哪里信电视里小说里那些无聊的无谓的,一见钟情也好其他也好,还尚存一息相信爱就是他最后的底线了,他往年的恋爱都是抱着想找个人陪陪的心态,顺眼的好脾气的,能抚慰他那颗自以为有人与之挣扎互相舔舐伤口最后发现还是独身一人的心就好了。

只是对于灵超,他不一样。

他只想着关于他的爱情的浑水能不让他淌就不淌,实在等不来就分道扬镳永不相见,成年人对未成年人出手本也就不合理,本来那么克制着了,最后还是折服于灵超那双湿漉漉的眼睛。

漂亮的小孩,太耽误人了。

 

“晚上吃什么?”林彦俊低下头迎合尤长靖和他身高的那几公分的差距,尤长靖就在他耳边絮絮叨叨,林彦俊始终笑着,听尤长靖自己和自己想法的博弈,把选择权全部交出去,除了点头再没说过别的话。

那么温柔,那么顺从,除了脸之外,好像都不是他认识的林彦俊。

 

木子洋突然想起来当年坐他对面那个吸气球的人问他林彦俊怎么最近都不来一起玩了,他仰着头一边抽烟一边嘲笑。

“林制霸啊,为了讨好学校里的乖学生去争当三好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当时一片都在笑,还有赌林彦俊一个月还是一个星期发现自己是傻逼的,木子洋开玩笑地说他最纯情了指不定就一辈子呢,谁也没想到,林彦俊还真就一去不回头。

从他开始染回黑发规规矩矩地穿好校服,到木子洋一言不发去了北京,到隔了那么多年再回见,半分没回过他们那个乌烟瘴气的圈子。

 

30

“洋哥去干吗?”见木子洋想转身走,灵超一把拽住他。

“……抽根烟。”木子洋不打算瞒。

“你不要再抽烟了。”灵超抬着头,双手都背在身后,亮晶晶地盯着他。

“……习惯了,我尽量改改。”木子洋不忍拒绝,挠了挠脖子。

灵超眼珠子转了转,犹豫着什么咽了口口水,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拉过木子洋的领子,踮起脚轻轻地亲了一下木子洋,临离开时还伸出舌头舔了下木子洋的嘴唇。

“糖……比烟的味道,应该要好一点。”

 

木子洋模模糊糊听到林彦俊对尤长靖说不带小灯泡去,他用脚想都知道小灯泡是谁,一把揽过灵超的肩膀,示威地瞪着林彦俊。

“我小弟要你带?”

林彦俊也被他突然出声吓一跳,看着木子洋那张脸看了好久,时隔多年头回对着木子洋笑了出来。

“快带走!小灯泡够烦了,万一还带上你这个东西。”

“好凶哦林彦俊。”尤长靖一边听他俩吵一边笑。

“我能跟谁讲话都跟你一样吗?”林彦俊捏了捏尤长靖的耳朵,被尤长靖轻轻拍了手背。

 

不回头就不回头吧,木子洋突然觉得现在那副样子更适合林彦俊。

分别时木子洋趁灵超不注意把自己兜里那大半包烟扔进了垃圾桶,他就趁着休息时间抽了两根,然后出去吹了好久的风,才散完烟味。

谁要跟爱情过不去呢。

 

李希侃在海滩边玩了一下午才摸到手机,打开微信就是99+,还全是陆定昊。

“陆定昊,我发现你这个东西自从搞上上司之后一天比一天闲得慌。”李希侃连具体发了什么都没看就先回复。

“今天放假,你是不是有病。”陆定昊回他。

“对不起,冤枉你了。”李希侃道个歉,往上翻起了聊天记录。

 

“灵超谈个恋爱你那么急干吗。”李希侃觉得好无语,感情那长串的聊天记录都是陆定昊语无伦次地讲述尤长靖怎么跟他告密他又如何担心自家孩子的安危的。

“我们家还是小朋友啊,十七岁啊。”陆定昊急得很。

“十七岁怎么了啊,明年不就成年了。”李希侃怪无语的。

“我问尤长靖的时候他说对方大小超七岁呢。”陆定昊抓住重点。

“……不也就跟尤长靖一样大吗,”李希侃觉得这个差距没超出他的心理界限,“对方人怎么样啊。”

 

毕雯珺正好帮他拿完冰可乐,看李希侃在发消息,凑过来问。

“在跟谁发消息?”毕雯珺低头枕在他肩膀上,半闭着眼睛也没仔细看屏幕。

“醋什么,”李希侃捏捏毕雯珺的下巴,“我儿子谈恋爱了。”

“哪个?”毕雯珺思索了一下,“是不是那个眼睛很大的。”

“对,”李希侃点点头,“对方跟他大七岁,我们那边一起合租的另一个人担心得不行。”

“还好吧,七岁也不算多了,”毕雯珺想到他们公司一部分人找小自己十几二十岁的都有,“不过还是要提醒下注意安全。”

 

“林彦俊说人挺好。”陆定昊半天才回他。

“那不就得了,”李希侃觉得林彦俊能把尤长靖照顾得好好的,自然也靠谱,“实在不放心,让小超把人带回来见见。”

“什么借口见啊,哪有见室友的。”

“三个哥哥都肯定了,才有资格见家长。”李希侃理直气壮的。

 

他抱了可乐和烤鸡坐到海边一边看夕阳一边吃,最后一眼看到的是灵超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消息,他心想可能是想跟他说自己的事吧。

“你谈恋爱了?”李希侃单刀直入。

“啊,是不是尤长靖跟你们讲了。”灵超有点失望。

“别怪他,他也是急。”李希侃不否认。

“我知道,”灵超明白,只是感觉想突然吓哥哥们一跳的想法落空,“你快看看帅不帅。”

好像是什么传统一样,灵超发了一张他拽过木子洋两个人脸贴着脸的自拍,木子洋有点懵,但拍出来还是帅的。

“帅。”李希侃对灵超的眼光挺满意。

想了好久,李希侃提醒灵超:“你成年前他只能跟你牵牵手,知道吗?”

“嗯!不过那要是我亲他呢。”灵超想起自己拽过木子洋亲的那一下。

“他不准动。”李希侃想了想。

灵超转告木子洋自家哥哥的警告的时候笑得特别开心,木子洋叹了口气去扯他的脸,一边笑一边闹,虽然他自己想的也是成年之前只能拉个手。

 

“哥!大海好看吗?”灵超问他。

李希侃抬头看了眼海,又偏过头看了眼毕雯珺,视线刚一转移毕雯珺就察觉,也转头来看他微笑,一个对视就看得李希侃紧张,猛甩头回去接着看海。

真的很漂亮。

它们从清晨第一抹金色的阳光穿透云层点亮大地就运作着,到最后一束光也被黑暗抹去都在这里尽职地工作着,美丽地拼命地挣扎地活着,其实大海应该是象征着悲伤和尽头的,它吞噬一切不可逆转,就连在童话故事里它的泡沫也象征着死亡,看着那么通透,又从来见不到底。

 

“挺漂亮的。”有海鸥从水天交接的飘过去,他听到毕雯珺突然开口了。

“嗯,”李希侃点点头,“我以前……没看过海,没想到这么漂亮。”

“……你看过雪吗?”毕雯珺问的话前言不搭后语,“很大的那种,小雪花不算。”

“没。”李希侃又摇头,他一直待在南方,冬天能飘两片雪花都是这个寒冬对人最后一点的慰藉了。

“东北的雪很大,”毕雯珺顺着沙地伸过手捉住他的手,沾得砂砾硬硬的痒痒的,在李希侃手上摩擦,“过年的时候,你要不要去看看?”

 

按理来说李希侃应该有一万种方式称赞大海,更何况他在没见过大海的时候就随意地洋洋洒洒写过去几万字勾画一片海与鸟的故事,别说此时就坐在沙滩上,伸直了腿海浪就能抹到他的脚底。

可他停留了好久好久,生涩地回过去一句。

“海好蓝啊。”

海好蓝啊,雪好白啊,脸好红啊,毕雯珺。

毕雯珺,又该用什么颜色形容呢。


评论(132)
热度(3531)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