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weibo@流沙糖包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31-32

31

“洋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灵超一边在床上打滚一边问,他打电话的时候总要捧着脸,好像能表现得更可爱一样,明明对面完全看不到。

“大后天,半个月前才见的,这么快就想我?”木子洋的声音总带着笑意,他听到就能面前浮现他的表情。

“想!特别想。”他丝毫不吝啬。

 

“要给你带礼物吗?”木子洋问他。

“要,”灵超想了想,“要吃意大利的糖。”

“就要糖?这点出息。”木子洋笑了笑。

“嗯,还要个哥哥。”

“什么哥哥?”

“身高一米八八的长腿帅哥哥。”灵超掩着嘴笑。

“行,我去问问啊。”木子洋装着没听懂的样子。

“还得最最最喜欢我。”

“那我拿你照片去问问。”

“还得是我最最最喜欢的!”灵超有点恼。

“叫什么!”木子洋不跟他绕圈圈了。

“木子洋!”

 

其实都和交往前差不多,打电话啊发消息啊甜腻腻地撒娇啊,只是现在更敢于直截了当地表现喜欢,他从不吝惜那些大大的词,很啊非常啊特别啊最最最唯一世界第一,以前要拐弯抹角地说,比如想和你出去玩辣白菜不好吃我们吃别的,现在不用了,只用告诉他所有东西里最最喜欢你,全都没有在撒谎,真的喜欢你。

 

木子洋回国的那天他放学去老师办公室交了参赛要用的作文,见走廊上有一圈他不太喜欢的人堵在那聊天,便走了平时不会走的那一条道,又偏又暗,就听到楼梯间里有人在吵架。

他偏偏还听了几句。

“我哪儿不好了?为什么不答应我。”

“我就是不喜欢你啊……”

“不喜欢我?凭什么不喜欢我?”

……

男女吵架啊,灵超听着,叹了口气,听起来像是追爱不成的男生堵着暗恋女生不让走。

他还想像以前看到这类事情一样淡淡地走,不生事端,这是他来这之前就一直遵守的,连他自己遭人欺负也是打掉牙齿往肚子咽。

但是脚刚迈出一步,突然想起了李希侃——“我在学校一直受欺负,也没人帮过我。”

想了想,他还是转过身往暗处走去,拽着把对方堵在墙角的那人的领口拖了回来。

 

“别欺负人。”灵超看着他。

 

陆定昊临下班时接到电话还吓一跳,愣愣地看着Jeffrey。

“怎么了?”Jeffrey看他表情不对。

“……我们家那个小的跟人打架了。”

 

他第一反应是给李希侃发消息,李希侃还躺在那晒太阳,听见陆定昊消息不耐烦地回。

“干吗啊,你不上班的啊?”

“灵超跟人打架了。”这回陆定昊没像上次扯出大篇大篇的废话。

“……啊?”李希侃也傻了。

“他父母不是不在本地吗,刚刚他老师给我打电话就说总要来个大人……”陆定昊跟他商量了起来。

“肯定得去啊,”李希侃想也没想,“肯定是人家欺负他好不好,灵超能主动打架吗?你不去不仅那小屁孩欺负他人家家长也欺负他。”

“我也觉得,”陆定昊点点头,“我去要准备什么吗?”

“……你穿贵点,Jeffrey车也贵点。”李希侃沉默了一会,得出了这个结论。

 

陆定昊抓了抓Jeffrey的手问他:“你能不能陪我去下。”

“去学校?”Jeffrey已经拽过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披起来了。

“对,”陆定昊点点头,抬头想了想,“要不还是买点什么吧。”

“怎么?他欺负别人?”Jeffrey不了解灵超,只这样问。

“我不知道,”陆定昊摇摇头,“应该不是,但以防万一嘛。”

 

他俩出公司买了束花买了几包糖,按陆定昊的话来说就是有事给对方没事给灵超,Jeffrey就由他,跟在后面付了钱,然后开车一块去学校。

“小……灵超。”陆定昊习惯要喊昵称,结果看见灵超站在那低着头,旁边有个个头相当高的男人站在他旁边搭着他肩膀,对面应该就是老师和对方家长,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有女生在场。

高个子男人转头扫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看起来还挺凶,陆定昊咽了咽口水往Jeffrey身后躲了一下,灵超抬头看了看拍了他一下,才扯出点微笑。

“怎么回事啊,”陆定昊急匆匆跑过去,走近才看见灵超嘴角的血痕,皱着眉,“这不是你受伤了吗?”

“我……”灵超张了张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你是……灵超的哥哥?”坐在椅子上看起来像老师的人率先喊了陆定昊一声。

“啊,是。”陆定昊想了想,没否认。

“是这样的,毕竟他父母不在本地嘛……所以这个事就跟你解决吧,”老师敲了敲桌子,“灵超和另一个男生,因为这边这个小姑娘打架,你觉得怎么处理好。”

“…………啊?”陆定昊是真的傻了。

 

他去看灵超,灵超就咬着嘴唇不说话,高个子男人又恢复面无表情,从看着老师转向瞥了他一眼,陆定昊连忙转过头去。

“您想说他……早恋吗?”陆定昊顿了顿,突然想起来什么,“这个真的不可能。”

“那还有什么别的理由?”老师问。

“我看到他欺负人,帮一下而已,”灵超抢在陆定昊前面说,“他欺负人,我看不下去,他打我,我还手,这难道不合理吗?”

“你还那么好心呢,”那边又开始闹了,“你也喜欢她吧!”

“我没,我不认识她。”灵超语气平平淡淡的,好像这句话说了无数遍一样。

 

好吵啊,陆定昊听得眼前发黑。

灵超早恋是真的,恋爱对象是谁嘛,这个他清楚,但总不能当着老师面说出来。

 

“带这些做什么?”木子洋看着陆定昊抱着的花和糖,皱了皱眉。

“呃……老师说小超打架了,”陆定昊挠挠头,他大概猜出那个个头又高又一直守在灵超旁边的人是谁了,“我觉得要道歉的话带点东西好吧。”

“不用道歉,”木子洋轻巧地把陆定昊手上的东西带过来,往灵超怀里一塞。“都是我弟弟的,谁都不能给。”

白色的花擦过灵超嘴角那一处伤,塑料制的糖的包装袋被不同的手指挤压发出稀里哗啦的响声时他看见灵超笑了一下,对陆定昊说谢谢,然后仰头对木子洋说谢谢哥。

是真的啊。

 

32

“吵完了。”陆定昊一身疲惫,往Jeffrey车里一倒,给李希侃发消息。

对方气势汹汹又无理取闹,家长到学生都是,灵超不会吵架,就那么安安静静地辩驳和讲道理,还老被打断,全靠木子洋在后面冷着眼睛瞪人,还被学生家长骂了句怎么这么没礼貌,他也没什么反应,但也没改,陆定昊又急又烦但也不知道怎么办,到最后Jeffrey也出面,才和和气气地解决了。

尽管他老觉得Jeffrey的一些话有些威胁意味。

“怎么回事啊,谁欺负我儿子了。”李希侃第一次回他消息这么迅速。

“唉,是这样,”陆定昊揉了揉头发,“就是他看见他们学校有人欺负别的小姑娘,他上去拦着,就打起来了。”

“见义勇为啊,有血性,”李希侃比了个大拇指,“受伤没,对方怎么样,要赔钱我掏。”

“打得不重,对方看起来走路有点瘸,灵超倒是脸上伤了点。”陆定昊回忆起那个青紫又发红的血痕。

 

他第一次见到灵超那张又白又干净的脸上出现别的东西,心里无端地冒火。

虽然不是真的有血亲关系的哥哥弟弟,但是那半年的真实相处,和他习惯性对朋友真诚真挚,他习惯性地真的把灵超真的当他家一个该好好珍惜的小辈。

 

“???怎么打人脸呢,”李希侃在那一端看起来也火了,“打了这种小帅哥的怎么就瘸个腿啊,你有认识的人吗,私下收拾收拾得了。”

“有病。”陆定昊回完他,把手机往座位上一扔。

 

Jeffrey在前面专心开车,没打扰陆定昊在后座的动静,本来陆定昊觉得这不好,按规矩来说坐朋友的车都要坐副驾,但是Jeffrey还是说着后座安全舒服把他捞到后面去了。

“Jeffrey。”陆定昊喊他。

“在。”

“你觉得小……呃,就是我帮着的那个小朋友,他旁边那个男人怎么样,”陆定昊没明说,“个子很高的那个。”

“他男朋友吧。”Jeffrey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

“……你发现啦。”陆定昊有点意外。

“是啊,看眼睛,能看出来。”Jeffrey点点头。

“怎么看,我只觉得他长得好凶,眼睛到下巴都是。”陆定昊撇撇嘴。

“眼型凶,和眼神凶不一样,”Jeffrey在等红灯时回头看了看他,“他看灵超的眼神不会骗人的。”

“你很会啊,那你教教我。”陆定昊还是搞不懂。

“你不用会。”

 

你就做一线城市小康家庭出身的小朋友,长得端正又秀气,从小成绩优异顺风顺水无忧无虑,考上顶尖大学毕业就步入大公司就业,一路上最大的烦恼顶多只能是补课的时候肚子饿了还没下课。

陆定昊,你优秀就好了,不用学精明。

看人眼神看人眼色这种事,一辈子也不用学会。

 

 

当晚灵超没回来,陆定昊记得他跟着木子洋上了车,白色的奔驰看起来挺新,灵超自己开了副驾驶那边的门就钻进去,木子洋好像跟他说了什么,摇了摇头,才上车。

他一晚上心烦意乱,打开微信又关上,最后还是删删改改发了条消息。

“你俩不准睡一张床。”陆定昊很认真的。

“没呢!”灵超很快发了张酒店的照片,正正经经的双床房。

“行。”他抓抓头发,最终还是决定睡下了。

 

第二天灵超嘴角贴着创口贴去了学校,木子洋昨晚拉着他玩了好久游戏,玩到坏心情一扫而空才睡觉,作业也没写,一整天迷迷糊糊,最后睡倒在课桌上,老师只当他是最近太累了,毕竟月考还是一骑绝尘的第一名,这孩子不用操心,也没管什么。

睡到昏天黑地没有间隔醒来的时候灵超摸了把课桌,倒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个粉红色的信封,他实在无聊,又头晕晕的没有思考能力,干脆直接打开了。

“高二一班的灵超同学你好,放学的时候愿意在后操场等我一下吗。”

后面其实还有署名,只不过他扫了一眼就收起来,看完就忘了。

灵超笑了笑,他自然懂什么意思,但还是到了那边,等着当面拒绝。

 

傍晚的后操场打球的人还是很多,他站在那就是道风景线,放在南方男生里拔高的个头,瘦长的在校服裤里隐约显形的腿,长得精致又薄薄的,不笑的时候看起来跟四周一切大相径庭,好像杂乱的草场地,坑坑洼洼的塑胶跑道,有小虫子爬过的砖石路,普普通通的周围都没有他能落脚的地方,他的脸最漂亮了,眨眨眼才能看得真切,不论男女瞥到他的时候即使遥遥相隔都总要多看两眼。

“你……你好。”

灵超回头看,是昨天他救下的女孩子。

“嗯,什么事?”灵超冲她刻意地笑了一下,明知故问。

“就是……你昨天救了我,我很感谢你。”女孩子的脸红了一片,讲话都结巴,灵超认真地听,不露声色地抬眼瞥了一下,教学楼后还藏了几个素净的小女生,也偷偷地往这边看来。

这还能带亲友团啊,灵超暗地里想。

 

“举手之劳。”他淡淡地回答,鞠了个躬准备走了。

“啊,”女孩子急匆匆地抓住他的衣角,慌乱又松手,结结巴巴地说着,“就是……我觉得……你,那个,我……”

“不是你我也会帮的,”灵超的的确确在此之前对对方没什么印象,抬手指了指后面藏着的几位对她说,“你也好,你那些朋友也好,换成谁我都会帮忙。”

 

他轻轻快快地往校门口跑去,见到站在那盯着手表看的木子洋大喊了一声又猛地抱上去,书包在背上重重晃荡又加了一击。

“洋哥!”灵超笑得甜甜的。

“怎么放学迟了?”木子洋揉了把他的头发,开了车门示意他进去。

“嗯……”灵超钻了进去,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木子洋,“刚刚有人想跟你抢人。”

他突然坏心眼起,想逗逗他玩。

“哦?”木子洋反应了一下,不急不慢地从另外一边坐到了驾驶座,看着那张坏笑的脸蹙了蹙眉,关上门的那一刻把灵超一把推到车窗上按着吻了起来。

 

是跟之前不一样的,他俩的接吻向来是灵超踮起脚轻飘飘或结结实实地在他嘴唇上亲上一下,这回咬开牙关费力厮磨,灵超仓促又慌乱,但到底还是带着大功告成的满足和得意。

 

“抢走没?”木子洋盯着他,他自己也搞不清无名火和占有欲为何因这份一看就是玩笑的言语而起。

“差点。”灵超伸出手挑了下木子洋的下巴,舔了舔嘴唇,勾起嘴角。

 

木子洋又在烦自己为什么要泡未成年。

评论(119)
热度(2719)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