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免费教学录影带小号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33-34

33

“我明天回来啊。”

趁毕雯珺在浴室的时候李希侃躺在床上给他们四个人的群里发了条消息,灵超回得最快,急唰唰地好几条就来了,他和灵超闲聊两句,过会另两个人也慢悠悠地来。

“这么快?”陆定昊问他,元宵节都还没过,他以为李希侃还要再待待。

“是啊,”李希侃撇了撇嘴,“他又说要回去工作了。”

“我也要回来了,”尤长靖说,“小超不知道回不回来就是了。”

“我回来我回来,”灵超发了个小兔子乱跳的表情,“你们都什么时候到啊!我来接!”

好快啊,李希侃叹了口气,在床上滚了两圈。

 

其实也没有很快,从元旦那会儿跑去巴厘岛再到一个年过完也有一个多月了,也算是个完满的度假,只是对他来说太短了。

是时时刻刻粘在一起几十天,但是他们这些年所有的加起来,也不过那几十天,在这个几十上艰难地以个位数小小地相加,好不容易变成下一个几十。

真要细算起来,两个人相处最多最空闲的时间段,其实是还未开始交往的学业匆匆的高中一两年,那其中每一个带着碳酸饮料气泡味儿的课间,六月份的阳光好猛烈,校园充斥着层层叠叠的树叶和人群,他们两就在其间,在树冠安静的阴影里,耳机里有英语听力的声音,时不时再悄悄地冒出一句李希侃,冒出一句毕雯珺。

如果太阳也会说话,假如刚好又很爱吵,就会在那一刻反复地复述翻译那句来得太迟又幸亏辗转反复又到达的话,让躲在阴凉处的人脸也红得也像被它的光芒灼烧过一样——我喜欢你。

 

“老毕!”李希侃冲他喊。

“什么?”毕雯珺一边擦头发一边坐到床上来。

“吃撑了。”李希侃往毕雯珺腿上一躺,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发出清脆的两声响。

“不是说不爱吃吗。”毕雯珺哭笑不得,只好给他揉肚子。

“丈母娘热情,受不了。”李希侃晃晃脑袋。

 

真的不爱吃,北方的菜他吃不惯,过年习俗也大相径庭,雪玩了两天冻得手关节都有点肿就不爱玩了,路面积雪又厚又滑,他连自己走路都困难,出门三步必打滑,连透个气散个步都要拽着毕雯珺的胳膊挂在他身上。

“老毕。”李希侃又开口了。

“怎么了?”毕雯珺的声音对他总又低又温柔。

“下一次你有时间,是什么时候啊?”他闭着眼,把脑袋往他腹部那里蹭。

毕雯珺不说话,只伸出手再抓了抓李希侃的头发,头发丝上没擦干的水珠滴到李希侃闭着的眼睛上吓得一跳,他连忙伸手擦掉水渍,短暂的慌乱又结尾,空气回归沉寂,好半天才憋出一句。

“对不起。”

“有病。”李希侃拍了他一巴掌。

 

他就那么抓着他的手,其实当年一起坐在树荫下毕雯珺给他讲高二的数学题时他就想那么做了,温暖的空气中小小的手指埋进手掌里,像他的心一样,密密麻麻错综生长变得杂乱无章,变得尖锐又脆弱,最后全都聚拢在他的手心,包裹得紧紧。

“不要那么多钱……没关系的。”

“我也会赚钱,如果再尽力一点,也可以赚很多。”

“你多陪陪我,好吗?”

他看着毕雯珺熟睡的眼睛小声喃喃,最后也被抱在怀里睡了过去。

 

回上海的日子是年后第一天的放晴,李希侃不知道是快化雪了还是如何,觉得比刚来的时候凌乱的大雪砸在脸上还冷,习惯性地往毕雯珺身上又挤了挤,结果一不小心又往上倒,差点两个人都滑一跤。

“小心。”毕雯珺连忙站稳,一把把他扶住。

“你个东北人怎么也打滑。”李希侃脸冻得红红的,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嗯,跟狐狸待久了,要变得脚滑。”毕雯珺揉了把他的脑袋,先把李希侃塞进车里,再去后备箱放行李。

 

他一个人在休息室玩电脑,一个人在飞机上晃着腿,从毕雯珺车上下来之后就无端变得紧张又烦闷,明明已经不想喝水了但还是有事没事找空姐搭话想喝可乐柠檬茶,三个小时的行程嘈嘈杂杂无数次,好在他长得一张好看的脸,笑得眉眼弯弯说姐姐我想喝饮料的时候可爱得要命,如此烦人也没人真的面上不满。

“李希侃!”

灵超叫着他的名字不知道从哪飞奔扑了过来,李希侃还正准备掏出手机给他发消息,猛地吓了一跳转身踉跄两步才站稳,低低地骂了句神经,灵超还挺习惯地毫不在乎,笑嘻嘻地把于他而言显得过于笨重的箱子拖到自己手里,搭着他的肩膀一起走。

“你是不是又长高了?”李希侃发现这个弟弟自己得仰起头看了。

“我说了,一米八四,”灵超伸出手指比了比,“可没骗人。”

“臭小子。”李希侃一脸的不爽,却突然连带刚刚的延续一路的烦躁都平静下来。

 

他总徒生一些奇奇怪怪的疑问,比如是什么时候开始,友情也好,爱情也好,什么时候他从这些本就无望本就于他而言不可能,那样习惯又重复,燃起一点火星就迫使它无疾而终,变成了突然开始很怕寂寞。

李希侃觉得这样不好,又在这种念想已经在他脑海中根深蒂固扎根发芽才反应过来,彼时人声人影已经在他身边潜移默化地变成生活的必需品了,他改变不了。

 

“小侃哥,哥!”灵超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才反应过来在发呆。

“干吗!”李希侃对他说话总要凶一些,他给自己这种做法的定义是好不容易有个小的不欺负欺负可惜。

“我说,虽然尤长靖还没回来,”灵超眼珠子转了转,好像在仔细思考,“但是陆定昊一直在上海,只不过他在Jeffrey家里,估计还要再待个几天……反正他说想他了随时回来嘛。”

“谁想他,爱回来不回来。”李希侃一边说一边偏过头,灵超没看见他的表情,不过他猜那是李希侃下飞机之后的第一个笑。

 

34

“你怎么在家啊!”李希侃没想到一开门就站着个陆定昊。

“一个多月啊!你不想我啊!”陆定昊一把抱上去,被死死挣扎推开后不太满意,又晃了晃他肩膀。

“想你个头,”李希侃推开他去换鞋,灵超在后面拖着箱子也跑进来,笑得合不拢嘴,他看见灵超又想起了什么,抬头问陆定昊,“灵超不是说你不在家吗?”

“灵超还说尤长靖不在家呢,”陆定昊指了指房间,那端从房门处伸出一只白白的手比了个耶,“你看那是谁。”

“……我去。”李希侃愣愣地看了看灵超,对方吐了吐舌头,一溜小跑回去了,还帮忙把他的箱子塞进了他房间里。

 

等尤长靖托着个蛋糕出来到餐桌上李希侃又摸不着头脑了,他看着上面的蜡烛大大的17,思索片刻,指了指问陆定昊:“灵超今天生日?”

“今天个头,”陆定昊学他讲话,“上个月就过了。”

“……那干吗今天吃蛋糕。”李希侃问。

“我想四个人过嘛,”灵超抱着蛋糕铲叉和盘子蹿到他旁边来,“反正又不急那一个月。”

他接过一个盘子,张了张嘴,没说话。

 

他突然感觉灵超长得好高。

其实也就半年时间,十六岁半长到十七岁,他记得初来时灵超整个人就脸上还有点属于小朋友的肉肉,现在窜的瘦成拔高的一条,眉骨脸骨都锋利,唯独眼睛还亮亮的,到哪只要望向去了,第一眼对上的就是亮亮的眼睛。

“许愿是不是不能说出来啊!”灵超笑眼盈盈地问。

“随你,你还迷信这个啊?”李希侃挠了挠鼻子,低下头没再看他。

“那我说啦。”灵超闭上眼睛,家里没开灯,黑压压的夜里跳动的火光映着睫毛的阴影,他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跟年龄格格不入,但又好像是真正的他,其实一直都如此。

 

李希侃没听清,灵超悄悄地说出来的,他还以为念了句自己的名字,随口抱怨了句几岁啊还拿名字当第一人称,灵超笑笑没说话,一把吹灭了蜡烛,尤长靖跳到一旁开灯,陆定昊举起铲子比划了两下分起了蛋糕,顺手还抹了把奶油在李希侃脸上,李希侃一愣,用力掐了把陆定昊笑着的脸,回了句有病,自己也忍不出笑了出来。

 

我说,我许愿,所有的凌晨都要亮起来。

 

厨房里还备了不少菜,打开冰箱全是半成品,李希侃一边拆着保鲜膜一边问陆定昊:“哪买的?看起来还挺好吃的。”

“Jeffrey做的,说热热就好了,”陆定昊拿了两盒给尤长靖,“这个说要在锅里炒炒,你帮忙弄一下。”

“好!”尤长靖满意地去开火,还没忘了拿两个盘子出来。

“灵超!”李希侃往餐厅那边喊,“你不干活的啊!”

“我是寿星!不用干活的!”灵超说是这么说,还是一溜烟跑到厨房里,帮着哥哥们洗干净一会要用的餐具,嘴边还有刚刚偷吃沾上的奶油。

 

李希侃转头看他,小孩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蛋糕里的小皇冠拆出来戴了,纸质的皇冠又傻又土,戴在他头上倒挺好看的。

“幼不幼稚。”李希侃说。

“我是小王子!”灵超笑得很开心,扶了扶刚刚晃歪的皇冠。

“我看你是王子饼干,”李希侃顿了顿,补了句,“牛奶味儿的。”

“行吧,”灵超撅起嘴,“反正那个好吃。”

“给你买五十包。”李希侃还挺认真,真要出去拿手机开淘宝。

“你才幼稚,”陆定昊哭笑不得,一把拦住他,“天天就和未成年拌嘴。”

李希侃瞪回去,又去瞪灵超,灵超就吐吐舌头略了三声,撕了几张厨房纸巾擦干净餐具,好好地放到旁边去。

 

“小超过生日,要不要去别的地方玩玩啊。”尤长靖一边吃蛋糕一边问着。

“去哪?三岁啊?过生日去个游乐园玩玩。”李希侃头都没抬地搭话。

“行啊!游乐园,”灵超沙发上一跃而起,“我想去迪士尼。”

“我也想去迪士尼!”陆定昊也举手。

“你一个本地人怎么还那么热衷迪士尼?”尤长靖皱皱眉看着他。

陆定昊懒得跟他解释迪士尼是近几年才建的,直接趁着林彦俊不在赶紧欺负:“你怎么不问问自己为什么一个地球人还如此热爱地球食物?”

尤长靖气鼓鼓。

 

“随便啊,咱们四个?”李希侃这回没驳回迪士尼的意见,就看着灵超。

“八个都得去,”灵超仰仰下巴,“凭什么就陆定昊跟男朋友去过啊,我也要浪漫。”

“神经啊,迪士尼有什么浪漫的,”李希侃耸耸肩膀,“人挤人挤人。”

“浪漫啊,怎么不浪漫!”陆定昊和尤长靖异口同声,“李希侃怎么一点生活情趣都没有。”

“我……”李希侃说不出话,只能摆摆手随他们去。

 

他又想去那副排队排得要死的盛况,其实工作日也还好,但就他一个人工作时间是不用固定的,剩下的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总不可能一把全请假。

但是灵超真想去,就去吧。

臭小孩儿为了他等了一个月才一块过生日,他陪人家等个几个小时排队也无所谓。

 

“那我得说好,”李希侃挥了挥小叉子,“得挑个好点的天气。”

“得嘞,您说。”灵超觉得拒绝可能性最大的这位点头了啥都好说。

“现在太冷了,不行,马上春天全下雨,不行,反正主要是这个天气得不冷不热不阴不晴不下雨不刮风的天,不然玩不起来。”李希侃掰着手指跟他分析。

“挑个雯珺哥有空的天。”灵超打断他的话。

 

李希侃又被噎到,好半天不知道如何反驳,只好点点头。

“你说得对,真聪明。”

“嗯!毕竟是数学物理考满分的。”灵超笑得开心。

……好恐怖啊,数学物理考满分,李希侃回忆起高中时期的理科成绩,挠了挠头。

 

等到残局收拾完,李希侃身心疲惫地往床上一倒,他们家好久没这么热热闹闹地过过一次生日了,以前也都过,只不过大家想着都是成年人了不用太在意这些,就随便吃吃饭吃个蛋糕,哪玩闹成这样。

“我想去迪士尼,行吗?”李希侃给毕雯珺发消息。

“下个月好不好,”毕雯珺好一会才回他,“我肯定来上海。”

“好。”李希侃抹了抹鼻尖,在毕雯珺看不到的这一端点了点头。

评论(88)
热度(2668)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