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免费教学录影带小号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1301室37-38

37

“要怎么办,广播吗?”灵超拖着木子洋和毕雯珺碰着面,虽然只是抛出了个疑问句,但已经顺着地图带着人就往广播处跑。

“……我怕他找不到广播站。”毕雯珺一边跟着一边说。

“会有工作人员带着的,”灵超说,“不然那些走散的小朋友能找到?”

毕雯珺想了想,点点头。

 

到了广播站发现林彦俊和尤长靖也在那边等着,灵超一边喊着他俩的名字一边气喘吁吁地问什么时候播,林彦俊指指旁边,说随时都行。

“是怎么说,”灵超看向毕雯珺,“李希侃同学速来广播站一趟?”

“嗯……”毕雯珺挠了挠下巴,沉思了一下,“行吧。”

“喊李豆豆吧。”尤长靖突然冒出来一句。

“啊?”灵超愣了,转过头看他,还一脸认真。

“说李豆豆小朋友,你雯珺哥哥和你走散了,这样,”尤长靖说,“陆定昊说他小名叫豆豆。”

“……啊,”灵超又仰头看看毕雯珺,毕雯珺看起来没什么意见,便找向广播员,“姐姐好,我们这边走散了一个小朋友……”

 

“喂。”毕雯珺站在那低着头沉思的时候,林彦俊突然拍了他一下。

“有事?”毕雯珺挑了挑眉。

“你怎么跟他走散的?小尤都知道他不认路。”林彦俊问,灵超只说了李希侃和毕雯珺走散迷路了,没说详细原因。

“……我们两在餐厅吃饭,”毕雯珺想了想,觉得说出来也没什么,“他说要去买冰激凌,就跑出去了。”

“为什么不一起去,”林彦俊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这么重要的事。”

“啊?”毕雯珺有点懵,挠了挠头,看着林彦俊,对方还相当认真。

“对啊,买冰激凌,”林彦俊跟他讲解,“不重要吗,我觉得是很大的事,当然要陪着对方了。”

毕雯珺陷入沉默,换在平时他会觉得林彦俊讲话真的很无厘头,但是的的确确这件事就是如果他跟着出去一起买就完全不会发生,也没法反驳什么。

 

在李希侃一脸委屈地被工作人员带来的时候,毕雯珺内心又无奈又好笑,三步并两步走过去一把抱住李希侃,狠狠地揉了把被风吹乱的头发,看着他的反应。

“冰激凌好吃吗?”毕雯珺问他。

“没吃到,”李希侃摇摇头,“我跟你出门不带钱包的。”

“那手机……”毕雯珺刚想问怎么不用手机付,猛地想起李希侃的手机还在餐厅的桌上,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完了……我忘了把你手机拿着了。”

“……哦。”李希侃突然低下头,语气无尽地委屈。

“肯定不在了……出去后就给你再买个,”毕雯珺只好握了握他的手腕,“买最新的。”

 

李希侃没说话,只两只手交叠地互相捏来捏去,毕雯珺注意到他手上多了个红色的小折扇。

“怎么多出个扇子?”毕雯珺问。

“……路上也不知道什么人发的,”李希侃把小折扇举起来,展开又合上,“我就随手拿了。”

“行,拿就拿吧,”毕雯珺又换成轻柔的力度摸了摸李希侃的脑袋,“你还想吃冰激凌吗?”

“不想。”李希侃猛摇头。

“不是凶你,”毕雯珺见他这个摇头力度像是被威胁一样,“我认真地问你,如果还想吃,允许你吃一个。”

“真的不想。”李希侃声音越来越小。

 

见该回来的回来了,灵超招了招手,朝着李希侃喊了一句:“哥!我们走啦。”

“哦!”李希侃连忙回应,“去玩吧。”

除了灵超外的三个人都朝这边挥了挥手,包括林彦俊。

毕雯珺看着林彦俊牵着尤长靖往前走,不知是旅行团还是什么,比别处往来本就多的人再多上一层,他就看到林彦俊猛地紧紧攥住尤长靖的手,把他带到自己怀里才放心一般侧过头,露出一个笑容,张张嘴好像说了什么,两个人凑在一起接着往前走。

他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买冰激凌也是很重要的大事。

 

“你还是不开心吗,”毕雯珺见李希侃一直低着头不肯看他,把他拉到一旁,单膝跪着仰头看他,好像连眼眶都红了,“现在出去给你买手机?”

“不是手机,”李希侃摇摇头,睫毛上隐约有点水珠“就是,照片啊,聊天记录啊……都没了。”

“这有什么好哭的,”毕雯珺哭笑不得,“以后还会有的。”

“可是……”李希侃声音都染上一点哭腔,“就那么一点点。”

 

就那么一点点,你回复我的聊天记录也好,我们两的合照也好,就那么一点点。

我知道你很忙,你很爱我,我知道你做的事都是必须要做不可逃避的,是对你对我都好的,但我就是很想你。

不是不安全感,我当然知道你忙完了还会回来陪我,但我就是很寂寞。

 

毕雯珺突然感觉有点头晕。

他最怕李希侃这样小心翼翼地说话,这让他梦回三四年前的高中时光,他好像又看见李希侃总是低眉顺眼低声下气地讨好,连嘴角的开合都要控制得当显得可爱一些,一开始是讨好所有人,之后是只讨好他。

李希侃就应该威风凛凛地坐在那里指天指地,高高在上颐指气使不可一世,鼓着腮帮子气势汹汹无所顾忌,这是他所想的该有的也是他一直努力想要捧成的。

但他现在觉得,李希侃的所有恐惧不安和孤独,其实都因他而起。

 

“豆豆。”毕雯珺喊他。

“什么?”李希侃一愣,怔怔地看向他。

毕雯珺从李希侃手中拿过那支折扇,利落地在他们耳边展开,身子前倾扳过李希侃的下巴和他在遮挡处接吻,红红的油纸被灯光穿过颜色散发在脸颊上,他没闭眼,就看着李希侃瞪大了眼睛,泛着粉的皮肤浮上一层艳红,眼神好久不知道落在哪,最后闭上了眼睛。

 

“干吗亲我。”李希侃抹了抹嘴巴瞪他,嘴里还有点快要哭时会发出的酸涩感。

“我觉得……”毕雯珺仰着脸看着他,久久才回应,“咱们应该接个吻。”

 

跟一开始排好的分组不同,灵超也不知道为什么林彦俊尤长靖单独跑了出来,不过他也不在意,一边摆弄着相机一边看着他俩,突然冒出点主意。

“彦俊哥!”灵超喊他,“你跟尤长靖要合照吗?”

“可以啊,”林彦俊笑了笑,“你帮我们拍?”

“嗯!”灵超举起了崭新的小相机,又指了指前方“你们可以抱一下!像那边的人一样。”

尤长靖顺着灵超手指的方向往后看,是一个人扑到对方身上然后双脚离地地被抱起来,他连忙摆了摆手。

“干吗,不愿意?”见尤长靖这副反应,林彦俊乐了,“我觉得看起来挺好玩的。”

“不要啦……”尤长靖噘起嘴,“我最近好像胖了一点点。”

“又不是抱不动。”林彦俊捏了捏他的脸。

“我觉得不行。”尤长靖还是拒绝。

 

“那你要气球吗?”林彦俊突然转移话题。

“啊?”尤长靖眨眨眼睛,看了看旁边抓着一大束气球走过的小贩,“行啊……我想要那个白色的。”

“好,白色的。”林彦俊牵着尤长靖的手走了过去。

“干吗突然给我买气球?”尤长靖还是很不解。

林彦俊先没回答,而是把气球的绳子松松地在尤长靖手上系了不会自己解掉的结,然后笑着摇了摇他的手:“现在可以抱了。”

“啊?”尤长靖彻底懵了。

“你现在,”林彦俊指了指飘来飘去的气球,“被气球牵着,变得很轻了,可以飞起来了。”

“啊,真是。”尤长靖一边笑一边脸红,好不情愿点了点头。

 

“嘿嘿。”灵超看着他俩,开心地冲木子洋咧了咧嘴,木子洋轻轻拍了拍他头道了句嘚瑟,他才回去帮两人拍照。

“三!二!一!抱——”

 

38

临到傍晚,灵超终于想起了饿,木子洋做模特习惯了节食倒没什么感觉,盯着时间才想起来要吃饭。

“去哪吃?”木子洋拎了拎灵超的后脖子。

“城堡!”灵超一跳一跳地指向了远处那座漂亮的城堡,前面正好人又多又密。

“那儿不好吃。”木子洋哭笑不得,他上回就是在那吃的,真挺难吃。

“可是漂亮,”灵超睁着大眼睛看他,“哥就是因为我漂亮而不是因为我好吃喜欢我的不是吗?”

“……从哪学来的。”木子洋反应了好半天,狠狠搓了几下灵超的头发,直搓成了个鸡窝头。

 

最后还是听着灵超的话两个人往城堡处走,大个子牵着没那么小的小个子,两个人一深一浅地向前,灵超突然注意到有一处既能拍到城堡人也出奇地少,又动起了脑筋。

“哥!我能不能给你拍张照!”灵超冲着木子洋喊。

“拍呗,有什么要求?”木子洋向前两步利落地往桥边一站,肩宽腿长衣料顺直,无需多少动作那感觉就来了。

“嗯……再帅一点,酷一点。”

灵超抱着个相机一边调一边给木子洋瞎比划,抬头的时候看到木子洋直直地比了个剪刀手,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出来。

“那些看你杂志的粉丝知道你那么傻吗?”灵超乐得直蹦,笑着把相机举起来,对准了木子洋。

“就你一个知道。”木子洋也摆了个笑容给他。

 

夕阳西下,弥漫的红色橙色的周旋成了一个圈,木子洋在照片中央,挺拔又英俊,笑得温柔眷恋又浪漫,眼里透出凌乱的景和与眼底最深处相照应的人影,背后是童话中的美好城堡,免不得看他一眼就能幻想与他一起见证日月星辰交替接班的模样。

就是那个耶,有点儿傻。

 

“你还想当演员吗?”木子洋看着他那副对着相机爱不释手的样子问。

“……想,”灵超抬头看他,“但我还是不敢。”

“那你原本想做什么?”木子洋耐心地继续。

“我想……”灵超眨眨眼睛,“我想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给我妈妈买套房,把她接到大城市来。”

“那我呢?”木子洋非跟他较真。

“你问的不是原本的吗?”灵超一脸委屈。

“……那现在呢?”木子洋其实没期待得到认真的回答。

 

“现在,不知道。”

 

灵超不知道他喜欢什么类型,不知道人遇到爱情的模样,结果对木子洋一见钟情,甘心打破旧有的规律冷静,义无反顾小鹿乱撞而不自制,做遍全部想也不敢想的事例,通通化为现实。

木子洋是解决他的未知的那页神秘答案,灵超的所有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全部都交付给他来解答,仅如此就有结局。

 

“那就大胆一点,”木子洋温柔地看着他,“喜欢我的时候不是很勇敢吗?”

“干吗,”灵超晃晃脑袋,“和喜欢你不一样。”

“那用差一点点的勇气。”

“也不行。”

“差一半呢?”

“嗯……好像差不多。”

“嗯。”

木子洋点点头,牵着灵超的手往前走,小孩儿眯缝着眼收起笑容趴在他胳膊上跟着,安安静静的,余晖落一半在他脸上,落一半在木子洋心上。

 

陆定昊和Jeffrey作为两个来过无数遍的上海人玩到六点多其实就有点累了,陆定昊敲了敲背问Jeffrey:“你还想玩吗?”

“无所谓啊,”Jeffrey摇摇头,“都玩过。”

“我们去吃饭吧,”陆定昊靠在他身上,“我肚子好饿。”

“好啊,”Jeffrey指指地图,“我订了这边的晚餐,一起去吃?”

“……你为什么什么都会准备好。”陆定昊怀疑地看过去,Jeffrey总是会让他产生一些被套路的错觉。

“啊,预定又不要钱,做好准备总是好的。”Jeffrey笑得很腼腆。

 

Jeffrey带路去的酒店走上八楼就是指定的餐厅,和所有西餐厅一样干净又精致,刚出电梯就有人带路入座,两人都点了普普通通的六道式,陆定昊瞅着菜单指了指。

“怎么又是无酒精鸡尾酒。”陆定昊仰着下巴,想起他们那杯石榴味的无酒精鸡尾酒。

“诶,我看看,”Jeffrey也没仔细看菜单,顺着陆定昊手指的方向笑了,“真的哎,因为很多小朋友吧。”

“那我要喝有酒精的。”陆定昊其实没想喝酒,只是随便说说。

“真的吗?随便你的,”Jeffrey撑着下巴看他,“反正开车的是我,也可以不回去。”

陆定昊突然意识到什么,迅速合上菜单,低头去戳米奇形状的黄油,餐前面包还没吃,黄油就被捣没了耳朵,Jeffrey在对面看着不露声色地笑。

 

“干个杯?”

吃到甜点的时候正好赶上八点半迪士尼的烟火,陆定昊这时才意识到他们坐的是正适当的景观位,他一侧头就看见夜空上绚烂的烟花,再转回来是端着鸡尾酒的Jeffrey微笑着看他。

“干……干杯。”陆定昊连忙也端起酒和他碰了一下,喝得急匆匆。

“对了,我有个礼物想送你。”Jeffrey放下酒杯后摸了摸口袋。

“礼物?”陆定昊愣了愣。

“嗯,”Jeffrey掏出一个精致的红盒子,“愿意现在打开吗?”

盒子上面没有logo,但陆定昊记得这是个珠宝品牌,呼吸都滞了一刻,手忙脚乱地接来,犹豫好半天,抬眼看看Jeffrey,又看看盒子,最终才决定打开。

 

是一条项链。

不是戒指,他突然又失望又庆幸,最终还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是戒指的话,于他而言,实在太快了。

 

“我不知道项链怎么搭哎……”陆定昊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没事,”Jeffrey笑了,“你不戴,放那也行。”

“钱多啦。”陆定昊瞪他。

 

手镯,项链,耳饰,再到戒指。

Jeffrey想的是这么个顺序,一步一步,慢慢地一样一样送给陆定昊。

戴不戴除了戒指以外其实都不太重要,只是意味着我可以触摸你的手,你的脖子,你的耳朵,和你的人生,仅此而已。

 

最后只有毕雯珺和李希侃还停留在夜场的迪士尼,李希侃又买了个比脸还大的棉花糖,也相当地难吃,从此判定所有比脸还大的食物都非常难吃。

“老毕。”李希侃突然拉了拉毕雯珺的袖子。

“怎么了?”毕雯珺问他,但是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觉得大事不好。

“我们能不能……再坐一次过山车,”李希侃看看他,“我觉得我可能只有今天敢坐了。”

毕雯珺犹豫好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他习惯性从一开始就闭上了眼,紧张得心脏都发紧,倒是李希侃一反上午有点恐惧的模样,拉着毕雯珺的手晃了晃,喊他去看,呼呼的风声里他喊了好几遍,毕雯珺才睁开了眼。

和白天阳光照得刺眼不同,夜晚的过山车顺着轨道在山洞穿梭,眼前黑暗又光亮,沉默又繁华,月光和园内漂亮的灯光交织成一片,夜也变成了盛夏的花园。

等一场结束李希侃拉着他走出去,就只剩亮的光,烟花从眼前冲上云霄,天光一片大亮,连黑色的眼睛都见了底。

什么都是光,那么亮。

评论(153)
热度(3301)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