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毕侃彦灵】放生路13-14

13

毕雯珺风风火火地赶到了警局,他对新案件迫不及待,娄滋博刚来上班没多久就看见那张脸上挂着明显没睡好的倦色,误以为是心情差的低气压吓了一跳,呆滞在原地看着毕雯珺大跨步走到他面前。

“城西着火了?”毕雯珺问。

“啊?你怎么消息比我还快?”娄滋博懵了,赶紧转身翻出几张纸塞进毕雯珺怀里,“昨晚的事,不过这些都是刚来的,有的资料就这么多了,你自己看,有事别问我我也没搞清楚,要去现场我带你去。”

“现在就去,”毕雯珺比娄滋博高一大截,蹙着眉揽着他肩膀往外走的样子有点渗人,“我在车上看。”

娄滋博一个哆嗦,一溜烟跑没了影,毕雯珺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车已经停好,娄滋博坐在上面朝他招了招手,他也一步迈上,马匹叫了两声带着车轮滚动,往目的地驶去。

 

毕雯珺低着头一点点地看,李希侃说的都没错,只是这份资料要更具象化——却显得更加离谱。

失火的火源中心是一栋两层木房,那是那里面最新的一栋,二楼的房间被隔开,从外面看与其他房屋无异,但其中的隔间是大型的液压机,因为启用已经到底,警方一开始认为是私人加工厂,结果动用武力卸开机器发现里面有一具被碾碎的尸骨,脖子旁边还有一根被碾得不成形状的银器。

“毕先生?”娄滋博不识趣地打断他的思考,喊了他一声。

“什么?”毕雯珺抬头,揉了揉太阳穴,在车上看字总是容易有点头晕。

“那个……您的新助手昨天说的,”娄滋博小心翼翼地问,“我也能喊吗?感觉比喊毕先生顺口。”

“……得,”毕雯珺卡了下壳,第一回没反应过来,皱眉看了眼娄滋博现在在想什么,冒出冲破天际的无数句老毕,只得作罢,“喊吧喊吧。”

 

上一案件还没解决又进入下一场,毕雯珺觉得不该这个做法,但他总觉得这些有一些隐秘的联系,他看得懂浅显易懂的作案手法,却搞不懂犯人的来头和作案动机,除非破解那其间的联系,不然还真做不成什么。

下车他以为林彦俊会来,结果一抬眼看见请了好几天假的黄明昊,黄明昊朝他吐了吐舌头,从案发现场转身朝他跑来。

“你怎么来了?”毕雯珺挑了挑眉。

“哦,我本来想去你家找你,”黄明昊挠了挠头,“她们说你不在家,去办事了,我就一路摸过来了。”

“这还能摸出来。”毕雯珺说。

“是啊,我去警局问的。”

 

黄明昊猜到毕雯珺今天肯定会来处理,他前一天全程经历着此番危机的,比谁都要清楚,于是装模作样地跑去毕雯珺家里打探几句,又跑去警局乖巧地询问,这才钻了车马不通行的近道跑了过来。

不过他并不是打算全盘托出,而是想尽可能地隐瞒一些才出现在这,他完全不想救了灵超一命好像还关系匪浅的林彦俊被捕。

更何况,全盘托出,他私下里做的那些事也要全部被揭发。

跟毕雯珺打过照面的人都记得黄明昊,年纪小又聪明不碍事还相貌好的小助手谁都喜欢,跟警局说句是要找毕雯珺,跟现场人员则换成毕雯珺委托他来,这一带他就顺通无阻了,一边勘查昨晚夜色重看不清的细节,一边等着毕雯珺。

他要隐瞒林彦俊,也要通过毕雯珺找出他们遇险的缘由,最好再逮住幕后更多的人——这些只能由表面身份最正道清白的他来做。

 

“那是什么?”黄明昊率先装傻,指了指死者旁边那把只有他知道是手术刀的银器,被火灼过又被碾压过,只能看出是长长一条。

“这个?”现场检测人员把它拿起来看了看,“像什么刀吧。”

“餐刀吗?我看过切牛排的刀,好像就这么大。”黄明昊眨巴眨巴眼睛,盯着它看,他直觉觉得如果被发现是手术刀可能会牵扯到林彦俊的身份。

“像哎……,不过应该不是牛排刀,锯齿不像,”对方指了指刀的下方,“如果是牛排刀这里肯定会有一些明显锯齿残留,先收起来吧。”

“喔……那就是吃前菜用的了?”黄明昊又在探头探脑。

 

毕雯珺静静地看着他在那到处攀谈,他觉得黄明昊这个小孩,总有一点危险。

他的危险点在于,黄明昊说的是什么,他的脑内就在想什么,没有一点多余,也不引起怀疑,但就是这样才不正常,人总是会多想一些的,有的人想到多一些再精简成一段方便说,还有人多想几遍琢磨修改到没有问题再说出口,无论如何都不该心口一致,一致到完全同步。

可黄明昊不这样,他脑内每一句话都和他说出来的相同,就连毕雯珺有时趁他放空发呆的时候去看也看不到什么多余的,他不习惯窥探他人隐私,也不爱用能力,但是轮到黄明昊这边,他就是想看到什么也发现不了。

控制思想是瞒得过他的能力的,但是一定要有很强大的控制能力,控制无论真假只留那一片说辞在脑内好让他看,可他连老练的心理平静到变态的连环杀人犯都能看穿,这么个十六岁的小孩,是如何在他面前保持得得当的呢?

 

“别捣乱。”毕雯珺想了想,最后只得把黄明昊一把拽回来。

“这是我跟着你以来见过最离谱的吧?”黄明昊仰头冲他笑,看起来还是挺像个普通小朋友。

“我觉得是。”毕雯珺都觉得这样的案发现场很少见。

光是瞥见那堆破碎的骨头,他就能被残忍程度闹得头皮发麻。

 

勘测人员对毕雯珺敬了个礼,开始汇报目前得知的消息:根据烧灼程度判断在被烧焦之前人就已经被液压机碾碎,不过不排除两边同时进行的可能性,由于气候潮湿所以即使是晴天火势也没有过大,尸体没有被完全烧焦,查实身份还算有希望,只不过化验还需要时间,希望毕雯珺等几天,有消息会立刻联络他。

“林彦俊不在?”毕雯珺记得林彦俊的能力,他在的话往那探个头就能知道死者怎么回事了。

“林先生肩膀受了伤,请了一段时间假,恐怕不行。”对方颔首以表歉意。

毕雯珺点点头,也不强人所难,又想起了李希侃。

 

黄明昊在一旁沉默地看着尸骨,觉得背后发凉。

他和王琳凯都觉得灵超这人挺好的,年龄跟他们都差不多,脸好实力强废话少,就是有点难接近,这个还挺正常,反正没对他们有过恶意,后来多接触几回发现灵超对李希侃那是保护得无微不至又脾气极好,也看出如果真正熟识,灵超该是什么样的性格。

即使做不成最近的朋友,有点点头之交,日后见了也乐意合个作,黄明昊觉得灵超这个人都值得。

如果那个自称是灵超的哥哥的人不出现,这边的局面就要完全不一样。

他会只能低着头说死者他认识,而不是假作一无所知,在这边笑着试图利用警方力量摸清事实了。

 

正当他咬着牙沉默地对着尸体咒骂死得好的时候,黄明昊突然听到毕雯珺在问些什么,他转过头看过去,正看见他四处询问。

“有火柴和纸笔吗?”毕雯珺揣着笑容温和地问,娄滋博摸了摸口袋掏了他要的东西给他,一脸不解,只有黄明昊看着他拿手掌垫着纸写起了字,仿佛脑袋都被轰了一圈。

 

14

灵超不知道他们当年那会林彦俊的脸,甚至连名字都只模模糊糊记得一个姓氏,但林彦俊喊他时的语气他再熟悉不过了,一句简简单单的称呼就足以平缓他全部的不安。

“林……”灵超眨巴眨巴眼睛,咬出一个字来。

“林彦俊。”林彦俊冲他笑了,替他说完了剩下的字。

“……哥。”灵超小声地喊了声,又不好意思像小时候一样喊着叠起来的哥哥,但也就这样林彦俊看起来心情也不错,端过餐盘让他吃早饭。

他们过去是无比亲密的,但那份亲密隔着十几年的突然和灵超单方面的强制断绝念想总要显得生疏和不自然,林彦俊也不急着恢复那份关系,只是看着灵超小口小口地吃薯饼,自己端了杯甜牛奶好看起来不那么尴尬。

 

“吃好了?”林彦俊问他,灵超吃了没几口就像噎住一样只动动腮帮子不继续,倒霉的薯饼安静地躺在盘子里,一点点变凉。

“吃饱……不是,我不爱吃。”灵超诚实地对他说。

“啊,我搞错了,”林彦俊揉了揉太阳穴,把盘子放回早餐盘,“你爱吃什么?”

灵超垂着脑袋思考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爱吃什么,平时基本上都是有得吃就行,紧急情况匆匆填个肚子谁管得上味道,这会安逸闲适他的味觉才有机会充分活动,感觉盘子里的东西不太合胃口。

“……糖?”灵超想了想,最后报了个大家都知道的答案。

林彦俊听完愣了下,一边笑着念他糖哪能当饭吃一边还是打开抽屉摸出几袋糖放在灵超怀里,跟小时候吃的廉价散装水果糖不同,精良的包装处处凸显着比那些皱巴巴的玻璃糖纸高档到不知道哪儿去了。

好像他们的人生一样,越走越远,越差越久,起码在灵超的眼里是这样——他还好这样喊他哥吗,灵超这样想着。

 

林彦俊坐在他旁边闭着眼一起吹风,窗户没有关得特别严实,有细微的风顺着金色的光透进来,带着太阳的温暖,他伸出手摊在灵超面前:“把手给我。”

灵超懵懵地把手放在林彦俊手上,他以为林彦俊要牵手,还想着怎么这么大了还像小时候一样黏糊糊的,结果林彦俊摁着他的手腕内侧给他把了个脉,然后露出放心的表情翘起嘴角。

“你现在是医生?”灵超问。

“以前是军医,后来年数满了就来这做法医了。”林彦俊说。

“哦……我绷带是你换的?”灵超摸了摸自己的腰侧。

“不然呢?”林彦俊挑了挑眉。

“……衣服也是你换的?”灵超觉得不太对劲。

“嗯。”林彦俊点点头。

“我……我不是小孩了。”灵超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偏过头去抓了抓头发,从林彦俊这个角度能看见他耳根有点发红。

 

灵超很多年不习惯说很多话了,他俩一沉默就只会尴尬地摸摸后颈,林彦俊还是擅于攀谈,引着灵超一点点把这些年所有的事都跟他讲,从离开他们的旧住处到分化到开始练习射击,讲到现在在地下的职业时他有点欲言又止,毕竟他做得都是满手血腥的事,总不想让林彦俊知道他是这样的人。

他可以当着李希侃面一枪贯穿别人的头骨,脑浆飞溅的时候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手都不用放松就能继续瞄准下一个人,但他就是不情愿让林彦俊知道他都做了什么,怎么能让他知道自己是那样的人呢,他犹豫了,话题止于他能隔着五十米枪枪十环就没有继续。

林彦俊早调查完了灵超现在的情况,他也懂灵超的顾虑,于是笑着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他很会说笑,生命轨迹中沉重的东西被他一笔带过,只留下一些好笑的事情成为重点,灵超听几句就能被他逗笑,笑到最后肚子一痛,捂着伤口弯了腰,被林彦俊一把掐住脸才止住笑。

 

“你现在过得很好。”灵超还挺满意。

“不过房子有点大,一个人住太空了。”林彦俊侧着脸看他。

灵超清楚他的意思,但还是抿抿嘴装作不懂的样子,伸手勾了下他的手指:“你能送我回去吗?”

“今天就回去?我想让你在这养养伤的。”林彦俊不免有点失望。

“嗯,比较习惯回去住,我会注意不感染的。”灵超冲他笑了,伸手试图讨回自己的衣物。

 

林彦俊当然没把他原本那套布料粗糙的衣服还他,换了套舒适些的也更适合早秋的给他套到身上,只不过枪支就换不了了,毕竟这东西还是用顺手很重要,灵超接过属于他的两把枪和枪套,发觉有点不对。

“你把我枪套换了?”灵超认出这是王琳凯用的那种系在腰上的。

“嗯,系大腿上不好。”林彦俊承认。

“我习惯系大腿上的,还我。”灵超晃晃他的手撒娇。

“这个很好用的。”林彦俊指了指新枪套,皮质都比灵超上一个好得多。

“那我觉得我那个好用。”灵超仰起头撅了撅嘴。

“你腿那么细!多容易掉。”林彦俊继续道貌岸然地辩论,死活不承认个人私心。

“还有这样的?!”灵超不爽又拗不过林彦俊,只好乖乖用起了林彦俊给他的那个。

 

他最后还是没让林彦俊送他,一个人抱着糖上了马车,走前抓过林彦俊的手亲了一下闹得他整个人都懵住,好半天才笑着朝着灵超的方向挥了挥手。

原来林彦俊笑起来有酒窝哦,灵超悄悄地笑着也戳了下自己的脸相同的部位,戳出一个相同的凹陷。

 

黄明昊看着毕雯珺走到角落擦了根火柴,把写好的纸烧了个干净,咽了口口水走近他戳了戳他的肩膀:“您在干什么?”

“你一会就知道了。”毕雯珺冲他笑了笑。

 

黄明昊何止知道,他知道李希侃的能力恐怕比毕雯珺还不知道早到哪去了,他万万没想到毕雯珺和李希侃还认识,还熟到随叫随到的程度,李希侃也不知道毕雯珺那个请了假的助手就是黄明昊。

所以当大半个小时后,拐角的小道钻出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时,比起毕雯珺高高举起手的招呼,李希侃更先看到的是站在一旁的黄明昊,几乎一瞬间快要跳起来。

“……嗨。”李希侃对毕雯珺说,也对黄明昊说。

黄明昊沉默地不说话,努力装出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模样,抱着臂随便找了个方向看着。

 

“……你俩认识?”毕雯珺看着他俩,挠了挠头。

————
忘了注明了,液压机那个灵感从福尔摩斯看来的(最近恶补侦探类小说)

评论(21)
热度(351)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