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毕侃彦灵】放生路15-16

想不出原创角色,cue了一下下我很喜欢的女导师

15

李希侃能提供的消息也不算多,与其说来帮忙倒不如说更多是满足了他对于案发现场的好奇,终于解开了他当时遥远地隔着火焰看到的场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黄明昊一直盯着他,他也回看过去,看他俩的反应李希侃觉得自己和黄明昊认识这事儿不能跟毕雯珺讲,但毕雯珺此人无比危险,他只能克制着心里别想别想预防毕雯珺读他的想法,然而毕雯珺一直在和警方聊案情,压根没注意他心里那点小九九。

“要一起去吃饭吗?”毕雯珺撩了撩刘海,问黄明昊和李希侃——他俩没说,但毕雯珺看出来这两人绝对有点渊源。

“呃。”李希侃有点慌张,没等转头问黄明昊,他就一把搭上了李希侃的肩膀:“我跟他去吃啦,我们很早以前见过,叙叙旧。”

毕雯珺没说话,看了李希侃一眼,李希侃连忙点点头。

 

“你跟毕雯珺还认识呢?”李希侃先开口,瞪着眼睛看黄明昊。

“我还想问你怎么还认识?”黄明昊皱着眉毛,“我老早就给他打工去了,也没听说过你这号人。”

“那老毕不厚道啊,招童工,”李希侃记得黄明昊才十五六岁,“他找我买情报就认识了呗,还能怎么认识。”

“我骗他的,我说我家人遗弃没吃没喝没地方去,还感官残缺,”黄明昊指了指鼻子,“不过感官残缺是真的你知道的。”

“那他还挺好心?不过他不是会读心吗,你怎么没被发现。”李希侃问。

“这个好解决啊,你控制好心里想法就行,”黄明昊摆摆手,“他只能读你想的,又不是读记忆,读记忆死定。”

“那你挺行,我怕我控制不住。”李希侃低头,咪了一口气泡水。

 

“对了。”黄明昊斟酌了片刻,抬头问李希侃。

“什么?”李希侃看回去。

“你见到灵超了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形容的就是毕雯珺这两天面对的境遇,上一条牵涉的案情远比想象的要广,他核实近期警局的资料甚至察觉杀人案与之前药的走私有关。

两帮派别互相陷害,好不容易坑完了一轮交易,结果买凶截货一派的上头被警方捉了,另一派的上头还突然失踪,他有种强烈的预感,死者极有可能就是失踪的那一位,可惜化验结果和调查报告都没出,他也只能等着。

他想了想,还是写了封信给李希侃,然后点火烧掉了,佣人敲敲门进来看见他面无表情地在烧纸还吓了一跳。

“你对近期药的走私有了解吗,了解的话来我家一趟,钱再商量。”

 

毕雯珺觉得李希侃和他口中的那个杀手朋友的能力都挺有意思,李希侃本人是感知火焰,结果他当时读心刚好读到李希侃的朋友就是感知水,那岂不是下起雨来整片城市都在眼底——也不仅是如此,分化的时候还能和朋友分到对立面的?

那手枪一看是就是个人自造的,没点本事还真做不出来,以李希侃的本事能放心地把人家自己做的手枪当防身武器还相信对方,极有可能他还听说过不少次名字,毕竟杀人的嘛,不合法。

他寻思着,要是什么时候李希侃能带着朋友一起来,很多事情会更好解决。

 

“咱们讲好,别读我想法。”李希侃用胳膊比了个叉挡在胸前。

“你想什么呢,不让我读?”毕雯珺哭笑不得,除了对李希侃在无所谓的时候也用过以外,他根本没兴趣窥探别人隐私。

“每个人总有点小秘密吧!”李希侃和他争辩道,“更何况什么都被你知道了,我拿什么卖钱。”

“行,行,你坐。”毕雯珺看着他那副撇着嘴的模样,怪可爱的。

 

直到黄明昊跟他说了那晚的事情李希侃才知道灵超那边掺和的事情有多危险和为什么能带回来那么多钱,听到那道鬼门关的时候更是差点没自制住攥紧拳头站起来,黄明昊按着他的手背跟他好好说,一字一句地说到他们跳下楼重返二楼,然后他就知道谁也来过了。

不认识的男人,相貌很好,看起来性格不好,自称灵超的哥哥。

——不是林彦俊,还能有谁啊。

李希侃回忆起灵超那个若无其事的表情,心虚又胆寒。

 

“呃……你不是要问那个药的事吗,”李希侃垂了垂眼,“我朋友参与了。”

“参与了?你那个能感知水的杀手朋友?”毕雯珺挑了挑眉。

“靠!你果然偷看了!”李希侃瞪他,但还是继续讲,“他是被收买然后截货的,不是内部人员。”

“嗯,然后呢。”毕雯珺觉得找对人了。

“咱们换个代称吧,我朋友是A,然后还有两个人不重要就统称B,”李希侃摆了摆手,“AB都是收钱办事的,然后火灾那一晚他们是最后一次。”

“……火灾那一晚才是最后一次?”毕雯珺听出点端倪。

“对,然后其实……那个里面的死者是陷害我朋友的,”李希侃点点头,“本来死在里面的可能是A。”

 

李希侃说完那句可能是A的时候指关节抖了下,毕雯珺伸手掐了掐他,慢条斯理地说:“你知道那一晚之前,雇佣你朋友的那一派的上头已经被抓了吗?”

“……被抓了?”李希侃也明白了些什么。

“嗯,还在警局关着呢,”毕雯珺眯了眯眼睛,“而敌对派,上头从那一晚开始就失踪了。”

 

饶是李希侃再不爱做推理也明白了,事情就是雇佣灵超的上头被抓,被截了几次货怀恨在心的一方上头借机骗出灵超他们试图置人于死地。

“那个人,不是你朋友杀的吧。”毕雯珺认为应该是有第三方出现在了现场。

“是,”李希侃坦白说道,“是有C出现了。”

“挺好。”毕雯珺没看他,笑着喝了口茶。

“你要去捉C吗,”李希侃咽了咽口水,“他救了我朋友,我……”

 

“捉他干什么,不就是一群亡命之徒私下争斗吗,到时候把走私的一网打尽就好了”毕雯珺作出很吃惊的样子放下了茶杯,“对了,我还挺想见A的,感觉是个厉害人物?”

“呃,啊?”李希侃懵了,“A是……对,很厉害,但他有被通缉……”

“没事啊,能帮忙就好了,警局那些就是畏手畏脚,需要的时候一个都不能打,就缺那种。”

“犯法也没事?”

 

“犯什么法,”毕雯珺笑得露出牙齿,“我比较在意案件顺利解决,不在意这个。”

 

这人还蛮有意思的,李希侃想,他本以为帮警方干事的多多少少都有些拘谨老套,没想到毕雯珺也不算正道得彻底,于是也相敬一般端起茶喝了一口。

靠,好苦。

 

16

谈完事宜刚好是正午后后,毕雯珺觉得是个吃早午餐的绝佳时机,正想找件外套带李希侃出去吃顿饭,娄滋博就急急忙忙踏上了他家的楼梯。

“哟,你都能进我家了?”毕雯珺眨眨眼睛,以表惊叹。

“我不能进的吗?”娄滋博有点愣,“有点急啊我正好路过,就是我们警局突然一下大批调去调查一个连环盗窃,好像还伤了不少人,我也给调走了。”

“不帮,我休假几天。”毕雯珺有点不满,调到外地帮忙这种事他向来不乐意,按他的说法就是自从成年后就没有这种惩恶扬善的强烈正义感了,再说了,什么都要私家侦探干还要警察干什么。

“不是那个,我是说有人求助了我们,但是这边料理不周怕耽误了,就来求您帮帮忙,我也向她推荐您了她特别满意,”娄滋博把信塞到他手上,吐了吐舌头,“帮帮吧就一个,这个报酬肯定不会少,我走了啊。”

 

毕雯珺拿起信前后看了看,一抬眼娄滋博早跑没了,暗道别的转得没多快跑起来倒是一瞬间就没影。

“什么求助啊?”李希侃也探过头来看看。

“不知道啊,倒是有署名……”毕雯珺低头看了眼,“程潇?”

“哦吼!”李希侃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原来你这么有名?程潇都来找你帮忙?”

毕雯珺挺无语的,不想再解释一遍不是人家直接找的他,驳斥了一句:“我有没有名你自己没点数?”

“没,根本没听说过你。”李希侃学着娄滋博的样子吐舌头,让毕雯珺觉得现在比他小的是一个比一个心里没数。

“所以,程潇哪位?”毕雯珺一边拿了把拆信刀,一边随口问。

 

“你不知道吗?你是不是只看凶杀案啊活得好没意思,”李希侃怪嫌弃的,“剧院很有名的女演员,我敢担保绝对是你所有委托人里最最最漂亮的一个。”

“你还挺激动?”毕雯珺话说出口酸溜溜的,李希侃这个人总让他忍不住话多些,“知道的知道人家找我帮忙,不知道的找你相亲。”

“拉倒!我就是跟你讲讲,”李希侃翻过沙发跳到他旁边,“快让我看看什么事情。”

 

【您好,我是将要在本周日于市剧院做本次最后一场演出的程潇

从前天搬来开始,我就一直在收到恐吓信,对方称会在最后一场演出上杀死我,并且每天都会在左下角标一个倒计时

虽然不清楚究竟是真实的恐吓还是玩笑信,但是我在更换了两次房间之后仍能收到,心里实在害怕,所以来请求警方帮助,但是娄警官跟我说他们有其他案件要处理不能帮我,便推荐了您

如果可以的话,请拨打下面的电话联系我,我会在一个小时内与您当面对谈】

 

“打啊,能不打吗?”李希侃先毕雯珺一步看完了信,左顾右盼地观察毕雯珺的房间,“你房间电话在哪呢?”

“怎么那么急?”毕雯珺淡淡地问,他也没打算拒绝,“我一会自己打,哪有助理去的道理。”

“啊?那不然要助理干吗?”李希侃有点反应不过来,半晌才想起来不对,“不对啊!我什么时候成你助理了。”

“上次,反正成了,”毕雯珺手指敲了敲桌子,“对了,你能把你朋友A喊来吗?”

“灵……呃,”李希侃连忙捂住嘴,“喊A干吗?”

“嗯?你是觉得你的小手枪够好用还是我的伞打人够狠,能起到保护作用?”毕雯珺反问他。

“……喊,喊喊,给钱吗?”

“给,你的情报费和请他的钱都给。”

 

灵超在半小时后出现在了房间里,那个时候毕雯珺已经给程潇打完了电话,等待着对方赶车来他家,正和李希侃坐在窗边喝茶晒太阳,佣人还烤了一份松饼。

“好闲。”灵超在外头一向冷淡,两个字概括了他俩的现状,背着枪坐到了李希侃身旁。

“你吃吗?”李希侃冲他笑,“老毕家的松饼特别好吃。”

“不饿,”灵超看向毕雯珺单刀直入,“什么事,多少钱?”

“不一定要杀人,保护个人,”毕雯珺十指交扣放在膝盖上看着他,“周日晚上的剧院,你在暗处保护好女主角就可以,对方收到了死亡威胁,不过其他主演最好也别出事。”

“五百金。”灵超报高了价格,这个程度的一般他就收三百。

“成交。”毕雯珺想也没想就点头。

人傻钱多,值得长期合作,灵超默认了,也难得同意握个手。

 

程潇也的确如李希侃说的一般漂亮,私底下化着淡妆遮了这几日的疲惫,还算得上精神,向三个人都笑了下并颔首,毕雯珺也礼貌性地鞠了躬,示意她坐到对面,自己换到李希侃和灵超旁边。

“让您带来的恐吓信也带了吗?我想仔细看看。”毕雯珺问。

“啊都带来了,您看看。”程潇连忙从包里翻出几张发皱的信纸。

“周日的演出一定要进行吗?”李希侃好奇地问。

“是啊……本来说是警方找人替我一下,但是那边又缺乏人手。”程潇低下头说。

“替你?哦,喊女警察替一下吧,”李希侃懂了,“那干吗不干脆取消?”

“取消了,你上哪抓凶手?”灵超在一旁冷冷地堵了他一句,李希侃觉得他今天语气颇有点冷淡过头,不满地掐了下他的大腿。

 

“是啊,确实很需要当天的演出来引出凶手,”毕雯珺放下信看向他们仨,“但是让程小姐本人上去又不算安全,虽然我们很相信……这位的实力。”

灵超看着毕雯珺摊平指向他的手,不置可否。

“得找个像点的吧,”李希侃说,“不然瞬间露馅。”

“嗯……”毕雯珺看了看程潇,“程小姐是比较尖的脸型,然后没有明显的双眼皮,扮演人也不能太高。”

“得瘦点,见过大场面,别一出事到处乱跑,枪法再好抵不过乱跑的。”灵超补了一句。

“然后我们是有配音的,所以其实男女都不是很重要,主要就是……”程潇也跟着说。

 

李希侃喝水喝着喝着觉得不对劲,一抬头看见三个人都在看他。

“…………你们干什么?”


评论(28)
热度(350)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