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窗桥03-04

03

“没吃,你是不是还要喊我一起去吃?”尤长靖面对这个脑回路不一般的台湾人,挑了挑眉毛。

“啊?嗯。”对方也被他弄愣了,连忙点点头称是。

“别烦,没跟你弄这些。”尤长靖推开他径直往房间内走,陆定昊手机密码是他生日,手机也习惯性放在床头充电,尤长靖念叨他好几次这么做很危险,陆定昊嘀嘀咕咕知道了知道了,最后还是没改,好在这回方便了,一进门就能找到。

他拔下充电线按开陆定昊的手机,台湾人小心翼翼地站在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来,尤长靖瞥了他一眼,回想起来还得要来他手机号码打过去,便冲他招了个手:“你叫什么?”

“林彦俊。”林彦俊听话地报了出来。

“手机号码输一下,便于帮你找回个人物品,”尤长靖讲得简单明了,手机一转屏幕往林彦俊那边一对,“不然手机证件衣服一个都没有我也有可能把你赶出去。”

林彦俊连忙披着毛毯跑了过来,飞快地输了一串数字准备拨打又看了看尤长靖:“你来打还是我来?”

“我打。”尤长靖要找的是陆定昊,自然由他这个熟人来。

 

陆定昊平时睡眠很浅,爱睡懒觉归爱睡懒觉,但总睡一会醒一会,几乎不会发出声音的门被打开也会瞬间惊醒,可这回尤长靖这电话打了好几遍,对面一点动静也没有,让他不禁心生怀疑。

“你手机开静音的?”尤长靖问林彦俊。

“没啊,而且铃声声音很大。”林彦俊摇了摇头。

“奇了怪了。”尤长靖念叨了两句,又打了一遍。

 

这一遍接通是接通了,可对面的声音明显完全不是陆定昊,还沾着极为强烈的起床气,饶是尤长靖面对过那么多烂脾气的客户也平静地被吓了一下,转头看向林彦俊:“你有室友吗?”

“有一个。”林彦俊点头、

“人怎么样?”尤长靖问。

“人挺好的,就是有点傲气,”林彦俊说,“不高兴的时候会发火,或者不理人,别的都挺好的。”

……这个声音好像也算是符合吧,尤长靖皱了皱眉,脑内出现一个猜想。

 

“你是陆定昊吗?”尤长靖对着电话问。

“不是。”对方说。

“你们房有个叫陆定昊的室友吗?”尤长靖又问。

对面传来一句似乎是向着他人的问话【你叫什么】,另一个人的声音尤长靖听不见,但接电话的那人很快回了他的话:“也没有。”

“嗯,打扰了,不好意思,但是有需要会再联系你的。”尤长靖利落地挂了电话。

 

林彦俊没说话,但他隐约听出事情发展和所想的不一样,尤长靖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干脆利落地点开了发起语音通话,只邀请了目前确认身份的李希侃和灵超。

“找到陆定昊了没?”李希侃问。

“没,出了点事,我估计这个不是两两互换,”尤长靖揉了揉眉头,“是随机的,只是你们俩运气好刚好互换。”

“哈?”灵超进来得迟了几秒,只听到随机后面的一句。

“我用换到我这边的人的电话打给了他自己,接的人不是陆定昊,”尤长靖说,“那个人也出现了一个室友,室友也不是。”

 

他们几人陷入长久的沉默,倒是林彦俊突然开了口:“你是李希侃吗?”

“……操!林彦俊?”李希侃懵了,“你怎么也玩这个傻逼游戏了?”

“我玩还不正常?”林彦俊笑了出来,“我觉得你玩比较令人震惊。”

“呵呵,”李希侃说,“傻逼游戏随便来个人就能输名字,根本不需要得到本人允许。”

“哦——懂了。”林彦俊说。

 

“我们现在捋一下各个人在谁家。”灵超的语气突然变得有点冷淡。

“我在你房间,林彦俊在陆定昊房间,你在我房间。”李希侃陈述目前知道的事实。

“嗯也就是说……我和你刚好互换,本该互换到我隔壁的陆定昊没有出现,而是另一个男人……”灵超托着腮思考这其中的关系。

“对,住我家的另一个是谁?”李希侃突然想起来问。

“木子洋。”灵超说。

“……靠?”尤长靖和李希侃同时震惊。

 

灵超坐在被窝里等待尤长靖找陆定昊的那个时间听到外面传来了经久不息的电话铃声,李希侃懒,家里没有楼梯也没有电梯,就是光落落一个大平层,门一开什么噪音都挡不住,几回下来吵得他心烦,就也往外走去,寻到房间站在门口。

他知道李希侃的室友是林彦俊,他们早年也认识过一段时间,林彦俊家里在澳门是黑社会,小时候和老一辈在台湾长大,养了一嘴台湾口音来又被带去广东,正好和灵超做了邻居。

虽然也只延续了一段时间,算到现在的话,估计是他认得出林彦俊的脸,而林彦俊压根不记得他。

 

思来索去,灵超还是推门而入,里面电话又响了起来,他刚要开口喊一声林彦俊,没想到坐起来的男人和林彦俊的脸压根没有一点相似度。

“喂。”那人估计是好不容易被叫醒,满脸不快地接起了电话,瞅见灵超推门而入才收了收皱起的表情,这也让灵超看清了他的脸。

木子洋。

 

国内只要稍微会上点网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木子洋的,二十出头的年轻影帝,性格良好私生活干净连素人时期都黑历史为零,谈吐幽默情商优越,名气实力路人缘兼顾,可本该是前途一片光明顺畅无阻的时刻,突然被爆出了吸毒,而且是真实地被警察抓捕,并非捕风捉影的边角料。

拘留时间一过舆论风浪被推向了顶峰,全网铺天盖地的所谓关于木子洋的黑料,大多都是平时看来毫无实锤的编料,可吸毒事件当下,不论是给他扣个什么高帽子大家也不会细看究竟有没有准确证据,网民怎么把他捧成零实力小鲜肉当道的演艺圈新生代之光就怎么把他摔成误导青少年的人品低下恶劣吸毒犯,可这木子洋也潇洒,没有解释没有道歉,微博一句拜拜就瞬间销声匿迹,谁也不知道他跑到哪去了,只能硬生生把他再一次骂上了热搜。

谁能想到,那个在互联网时代被赞美和辱骂得人尽皆知也死活寻不到人影的木子洋,现在就在他隔壁房间呢。

 

04

“这个东西就是有BUG吧!个人用品也不能随本人一起过来!而且居然还不是互换!”李希侃在电话里骂了起来,“这玩意还能被发出去?什么都找不到,也不怕大型混乱搞死人?”

“闭嘴。”灵超在脑内分析起了陆定昊现在可能在的方位,嫌李希侃脾气吵得很。

“现在怎么找陆定昊?还是全网搜寻玩过这个游戏的人?”李希侃挠了挠头发。

“……你真的觉得这个东西会大规模传播?有你们几个玩已经是奇迹了。”尤长靖有点头疼。

“文科生都闭嘴!”灵超喊了一声,这回终于都安静了,放他一个人思考。

 

本该换过来的陆定昊变成了木子洋,而换到陆定昊房间的那个人居然就是和李希侃一起住的林彦俊,林彦俊打给了自己的手机,也就是说刚刚木子洋接的那个电话其实就是尤长靖打过来的。

那么木子洋呢?木子洋原本的住所,现在应该住的是谁?

灵超想到这一点,又抓着手机一溜烟跑了出去,冲着林彦俊的房间大喊了一句。

“木——子——洋!”

木子洋不愧是几个电话才吵醒的男人,刚刚醒过一回,现在又被灵超这么大喊也只是迷迷糊糊地看了他一眼,又反应过来自己被认出来了。

 

“呃……”木子洋连忙整了整衣领,他可不想身份被爆出去,正想和灵超商量商量,就看到灵超径直朝他走来,一把夺过他放在旁边的林彦俊的手机。

“林彦俊,你手机密码多少?”灵超对着自己的手机喊了声,林彦俊报了个数字给他,他又转过头问木子洋,“你手机号多少?”

木子洋有点犹豫该不该说出来,毕竟还是得隐藏个人信息的艺人,灵超又威胁他一句:“不跟我说的话我现在就发微博说你现在住在这。”

这句话一出木子洋就赶紧抢过手机乖乖输入号码了,灵超直接坐在床边拨打等待接通,没想到瞎猫逮到死耗子,刚刚好接通的就是陆定昊。

 

“喂?”陆定昊的声音从那一端传来。

“靠!小芙!”灵超惊喜地叫出来,他也没仔细琢磨这个网站胡乱换人会造成的一切可能性,结果直接就撞对了一条,激动得连绰号都喊了出来。

“啊?灵超?”陆定昊有点懵,他还抱着他睡前抱着的小泰迪熊,脑袋一片混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现在的状况。

“你知道你那个网站灵验了吗?”灵超说,“你现在在木子洋房间,木子洋在李希侃的室友房间,我在李希侃房间,李希侃在我房间,李希侃室友在你房间。”

“不是……你慢点慢点,”陆定昊平时就不爱转脑筋,又是刚睡醒又被灵超这个北方口音语速极快地轰炸一番,“你在李希侃房间李希侃在……不对啊?怎么还扯出木子洋了?木子洋在我房间还是我在他房间?哪个木子洋?”

“你在木子洋房间,演电影那个木子洋,他演的成名作你看了七遍,最后不吃爆米花都一定要看,”灵超说,“别管那么多,现在最重要的是,身份证件手机银行卡全部都互相寄一下,大家身边都是别人的东西,越快越好,不然谁都走不掉。”

“哦,哦……”陆定昊还想问点什么,比如刚刚推门又逃跑的男人是谁,但灵超已经匆匆挂掉了电话,他只能走出去。

 

见灵超挂了电话,木子洋畏手畏脚地把手机拿了回来,转念一下这也不是他手机,只好放到了一旁。

“你要吃饭不?人找齐了就好说了。”灵超倒是挺淡然,转头看向木子洋。

“……你知道我是谁?”木子洋又确定了一遍。

“会上网的中国人哪个不知道你?”灵超翻了个白眼,“吃不吃,不吃拉倒。”

“我以为你会挺怕我的。”木子洋说,这是实话,灵超长得就像是那种啤酒都没沾过的纯净高中生,一下子跟他一个背着吸毒名号的艺人独处一间,对他没有芥蒂才有鬼。

“怕你干吗?因为你吸毒?”灵超眨了眨眼睛,“现在不吸了吧,吸也没事别拉我就行。”

木子洋不知道该说什么,低下头有些沉郁,灵超见他这样,又招了招手:“我小时候那个邻居家里还是黑社会呢,我都没怕,怕你做什么?”

“……行。”木子洋想说不是担心他怕他,而是他自己心里总有点没放下。

 

陆定昊还抱着那个熊仔,心想可能传送的时候只传走每个人的贴身物品他才多了个熊吧,穿着柔软的睡衣看了看床边那个大了他不少的凉拖鞋和光洁的地板,想了想决定光脚算了,于是踩着地板走了出去,穿过走廊正好撞见刚刚红了耳根的男人,男人看见他光着脚睡懵了又抱着熊的样子立刻僵在原地,又放下三明治绕过餐桌跑到门口鞋柜找了双拖鞋,小心地递给他。

“那个,别感冒。”对方有些腼腆,闹得陆定昊一下子有些尴尬。

“谢谢谢谢。”陆定昊还是连忙接过来,蹲下来穿在脚上。

“呃……子洋一向起得晚,你不要介意他。”他向陆定昊低了低头,模样还是有些仓促。

“嗯?这还真是木子洋的房间?”陆定昊瞪大眼睛看着他,“你是他室友?”

“什么?”

 

陆定昊给一脸蒙蔽的木子洋室友解释完目前发生的所有事,虽然正常人没接触肯定不会相信,但除了硬着头皮解释也没别的办法,万万没想到对方认认真真地听完了,还认认真真地点了头,道了句原来如此。

“你叫什么啊,我可能要跟你这住几天,没证件我也回不去,”陆定昊问他,“你不介意吧?介意的话用你的证件帮我开个房我去外面住,钱到时候双倍还你。”

“董又霖,”董又霖摆摆手拒绝了他,“没事,你住就住吧……我刚刚是以为你是子洋带回来的人,才有点紧张。”

“木子洋带回过人吗?恋人?”陆定昊好奇地问,毕竟木子洋当年演的电影他是真的爱得要死要活。

“不是,目前没有……”董又霖又耳朵发红,他总不能直截了当地说他知道木子洋喜欢男人,这会儿把陆定昊当成了木子洋带回来过夜的小情人吧。

“那行,反正我不是他带回来的,都是闲着无聊玩了那个网站你知道吧。”陆定昊点点头,也不怀疑。

 

不过很快,经过群内几番好不容易重逢的交流,陆定昊发现,心情最好的好像是灵超。

“李希侃家比你家住的舒服?”陆定昊和董又霖坐在一起吃东西,顺便问了灵超一声。

“我终于不用跟那个毕雯珺住一间了——!”灵超觉得没有人能体会到他此时的快乐。

“怎么那么讨厌他?我之前在报纸上看他,觉得还挺一表人才的。”陆定昊挺好奇的,灵超在群里抱怨毕雯珺也不是一回两回。

“我靠,能不能不被他那张脸骗了?李希侃那么臭人,大家不也是被他脸骗过一回?”灵超不乐意地反驳。

“……李希侃什么?”陆定昊问。

“李希侃啊,等一下,我想了下,”灵超一拍巴掌,“他俩绝配啊!精彩了!”

“谁绝配?李希侃和毕雯珺?”陆定昊还在状况外。

 

“是啊!你想想,你觉得李希侃这个人毛病最大的是什么?”灵超问。

“爱睡懒觉?”陆定昊想不出来。

“神经,谁不睡懒觉,”灵超抓了抓头发,“李希侃这个人,年少成名对吧,天才小提琴家作曲家是吧,家底也好对吧,长得也好对吧,是不是人还特别臭屁?”

“还好……算了听你的。”陆定昊不想争辩。

“毕雯珺也是啊!他从小在金融上就特有天赋,现在二十岁出个头你在多少报纸多少新闻上见过他了都?也臭屁!我就没见他拿正眼瞧我,就算我想跟他玩也没辙。”灵超谈起毕雯珺来就咬牙切齿。

“……所以你的意思是?”陆定昊也琢磨出点有趣的意味来。

“嗯!两个臭屁!待一个月,他俩隔着三层楼也肯定打起来!”灵超说。

 

陆定昊觉得有道理,但是又琢磨了一下,再问了句:“毕雯珺多高啊?”

“187啊,不过我估计有一米九。”灵超说。

“那我看李希侃打不过他。”

“他谁都打不过,别想这个。”

评论(70)
热度(1137)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