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多CP】窗桥05-06

05

李希侃和灵超属于欢喜冤家,可能也是家境所致,他们四个人中总是陆定昊性格温和友好一点,尤长靖稳重得体一点,这两个人怎么相处都吵不起来,他俩则不一样,见面必拌嘴私下也得怼,还不止是朋友间玩闹的对骂,有时是真的生气,嘴皮子是一个比一个利索,真吵起来也是一次比一次凶。

陆定昊不止一次抱怨地说道这两位什么时候各自谈个恋爱啊,应该就没心思管这些了吧,尤长靖说不可能的,一个也不像能好好谈恋爱的性格,吵一辈子也算没孤独终老就好了。

也因为性格老合不来,每次灵超念叨毕雯珺这个人真烦啊的时候李希侃都在心里想肯定是灵超的问题,有句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和灵超合不来,灵超和毕雯珺合不来,四舍五入,他肯定和毕雯珺合得来。

 

然而,大错特错。

 

李希侃一直想找个机会跟毕雯珺说网站传送这件事,他本来想喊灵超亲自跟他说的,转念一想谁知道灵超到时候讲些什么呢,加深误会趁机耍他灵超估计真能做出来,还不如自己硬着头皮上。

他心想都同住一套房了总有机会说个话的吧?没想到还真说不上,灵超当时安排住这套房就是因为防止两个人需要被迫接触,房子是四层楼,电梯有两个,还隔了老远,厨房卧室餐厅各两个,灵超的分布在三四两楼,毕雯珺的分布在一二两楼,浴室客房衣帽间更是多,李希侃有权利怀疑他们两个人同住了那么久压根没说过话,见面都不一定有。

以及他觉得这两个人相处不好一定是灵超的原因,也是错的。

 

那一天里李希侃找了无数理由和毕雯珺若有若无地接触,比如在他看报纸的时候拿起另一份坐到旁边来,却被毕雯珺轻飘飘地问了句你还看得懂法语呢,李希侃想反驳,低头一看还真看不懂。敲敲门问毕雯珺卫生间在哪,结果被毕雯珺回了一句去三四楼问灵超别来用他的,他不死心,又看着毕雯珺面前一大排的电脑问这是在干吗,这回毕雯珺笑了一下,勾起嘴角。

“炒股,你看不懂。”

毕雯珺的笑容温柔得精雕细刻,说出口的话却让李希侃现在就上去和他对打。

然而谁不知道李小少爷那双拉小提琴的手打小精心保养,规避全部剧烈运动,书包都没自己提过三次,以至于吵架没输过打架没赢过呢,他自己比别人再清楚不过了,连灵超他都打不过,更何况眼前这个高他半个头的。

 

“啊!灵超!”李希侃只能化身键盘侠回到微信找灵超发泄,“你那个室友,是不是真的有病啊!”

“我也觉得他有病啊!我跟他认识十几年了还不比你清楚!”灵超痛心疾首,他终于遇到一个和他想法一致的人了,尽管这人是李希侃。

“我靠?他话就那么几句,每一句都在莫名其妙地隐晦地对我人身攻击?”李希侃攥紧了拳头,“我家是不是跟他家结过仇?是的话我现在就把那笔仇恨加深。”

“啊?是吗?”灵超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基本上没跟我说过话,这个我不知道……反正他真的挺毛病就是了。”

“我真的受不了,偷渡我也得回英国,等不及了。”李希侃在灵超的房间里踱来踱去,烦躁得真要付诸实践。

“建议你别,”灵超不出于看热闹心态也认真劝告,“你在欧美名气还是有的,万一被逮,玩完。”

“我逗你玩,就你当真,”李希侃冷哼了声,“没脑子。”

“自生自灭去吧你。”灵超干脆利落地挂了语音电话。

 

尤长靖空着肚子来喊的陆定昊,结果陆定昊没出来,出来一个活在李希侃口中几次的林彦俊,在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及各人在哪家,脑力活动之后的腹部饥饿感又翻涌而上。

“林彦俊,”尤长靖看了他一眼,“没喊错?”

“没。”林彦俊点点头。

“你吃了没?”尤长靖问。

“……什么?”林彦俊有点懵。

“要吃就出门,不要吃就饿着。”尤长靖没有重复一遍这个听起来很白痴的问题。

“我没有衣服穿。”林彦俊晃了晃他的卡通小毛毯。

“这个好办。”尤长靖说。

 

他们俩原本都坐在陆定昊的床上,尤长靖淡定地牵着林彦俊身上的毛毯边往外走,租房的时候尤长靖觉得自己不爱买衣服,就只收了一个房间留作陆定昊的衣帽间,自己的在房间里安了个衣柜就放放了。

结果陆定昊这人,标准的死宅富二代,能不出门绝不出门,被扔出国还是人生中第一次走出大陆,平时又不爱打游戏,氪金没地方氪,恋爱也没谈过,兜里一堆零花钱没处花,怎么办呢,买衣服,买首饰,买鞋。

买完衣服又不出门又没地方穿,当睡衣也穿不完,全套包装整整齐齐地摆了一地,尤长靖打开衣帽间的时刻如同奢侈品代购中心,指了指地上的纸袋对林彦俊说:“你穿吧,过季的他估计不会穿了,有几件自己都不知道。”

“……行。”林彦俊也属于家境优良型,衣服穿不完的情况时有,更何况穿完又不是还不起,大大方方地走进去挑了。

 

好在陆定昊和林彦俊身高差不多,基本上挑哪件都能穿,林彦俊选了件印着鲨鱼的黑t又挑了条四条白杠的灰色休闲长裤,顺手搭了项链和手镯,走到尤长靖面前撩了撩刘海,突然支起胳膊越过他的肩膀,尤长靖被他吓了一跳,对方却从他身后挂在墙上的袋子里取出一顶渔夫帽。

尤长靖那会儿才发现林彦俊的脸长得真的是很难得的端正,带着锐利的攻击性,又冷漠又精致,嘴角翘起也中和不下那种危险感,他第一眼见林彦俊太尴尬,匆匆两眼认定不是陆定昊就跑了,第二眼见的时候配上卡通毛毯又太滑稽,到现在才能正正经经看完整他的脸。

“还行吗?”林彦俊明面上明明是对自己相貌的自信,还要在镜子前鼓捣完自己的刘海,转头来问一声尤长靖。

“行,出门吃饭吧。”尤长靖招了招手,换在他平时在朋友圈见到的一类昂着脑袋的同性他会不喜欢这种自信,但林彦俊不让他讨厌,可能是林彦俊的脸的确有资本。

 

06

虽然穿出国的不是尤长靖,但毕竟牵涉进去的还有尤长靖的三个傻朋友们,他一边表面冷静地切煎蛋,一边心烦意乱,抬头一看那个林彦俊,不愧是李希侃的和平共处好室友,此时跟李希侃一模一样,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着急。

“你们怎么回去啊?”尤长靖顺口一问。

“网站再试一遍?”林彦俊说,“不知道,得过且过吧,实在不行就偷渡。”

“……真行。”尤长靖当他是开玩笑,转念一下李希侃好像说过他室友家里是黑社会,说不定偷渡这事真干得出来。

 

而一切手续全部交由家里安排给他们的随行管家办理,只需要动动腿跟着走的三位小少爷,还活在只需要寄个护照就能回国的梦境中。

“对了,你是从哪来的?”董又霖问了声陆定昊。

“我?意大利啊。”陆定昊眨巴眨巴眼睛说。

“……你知道这是哪吗?”董又霖惊得勺子都掉了。

“哪?”陆定昊问。

“法国。”董又霖说。

“哦没事,我让他们把护照给我就行了,过段时间就回国,”陆定昊摆摆手,“不会打扰到你的。”

“你没有出境证明,突然就要入国,不是马上就被查出来?”董又霖懵了。

 

“啊???还有这个???——”

木子洋和灵超一人抓了个从林彦俊房间角落里搜出的小面包,由于先前的一番折腾,木子洋整个人醒得比拍戏时还醒,意识到那个网站不仅成真,还真得有点儿远之后不禁面色凝重。

“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出的国?”木子洋被灵超的反应吓一跳。

“有钱,有人帮我弄,”灵超撇了撇嘴,“我连签证怎么办都不知道。”

“行呗,有钱挺好。”木子洋娱乐圈爬模滚打好几年,最起码灵超那件尺码大到明显买来就是为了当睡衣的T恤还是认得出牌子的,本就没把他当一般人家的小孩。

 

李希侃从灵超口中得知之后愣了会,沉思一会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认真地询问起来:“我们到底怎么回去。”

“偷渡行吗?林彦俊家黑社会能帮忙吧?”灵超问。

“神经啊,澳门黑社会帮你从英国偷渡回美国,你有病还是他有病?”李希侃说。

“那都回去看看那个网还能用不!”灵超一拍大腿,想起解铃还须系铃人,翻起了他们的聊天记录,“我估计只能靠那个了。”

“呵呵,不然我趴游轮底也得回去把你头拧下来。”李希侃捏了捏手腕,干笑了两声。

 

可陆定昊先前只发现网站的帖被删,没想到灵超李希侃换了三台电脑两部手机怎么也登不上了,好不容易有一台加载出来,一看还是灵超拿来输李希侃姓名的那一台,赫然显示【李希侃】已参与该活动,烦得他当场想拍烂电脑,转念一想电脑钱还好,要是有什么重要东西给他拍没了,友谊的小船就是给他拆了也赔不起。

他俩一前一后跟着陆定昊讲了,陆定昊挠了挠脑袋,拽了下董又霖的袖子问:“你这有电脑吗?木子洋没用过的,手机也行。”

董又霖看陆定昊跟朋友交涉的模样猜他们是想靠网站再填一次来回家,忙不迭地回房间抱了自己的笔记本,又交出手机,陆定昊接过后网站域名输得飞快,可惜一直加载不过来,等待最后只得到一个加载失败的结果。

“你问问其他朋友还有电脑可以借用吗?”董又霖偏过头问,“我认识的人不多,可能帮不了。”

“没事!最不差的就是人。”陆定昊他们已经互相帮助在每个人手机上登上了自己的微信,他把手机屏幕翻过来面向董又霖,露出四位数的好友数量。

 

灵超倒觉得找熟人和半熟不熟人都不如找参与本次事件的人,因为一个网站被互换身份送出国已经够奇异的了,就算是陆定昊那个把他宠上天他说啥就是啥的爹都不一定信,网站看起来又不靠谱,谁知道有几个人愿意帮呢,找不到还把他当成打广告的举报了,那就不太好。

“李希侃,说个事儿。”灵超神神秘秘地去喊他。

“说。”李希侃回他。

“毕雯珺有个房间,他平时就喜欢摸黑在里面炒股,电脑排成山,还全是最新型号,性能好价格高,你去试试呢。”灵超说。

“……你觉得是我长得像他会借电脑给我的呢,还是他长得像会借电脑给我的呢?”李希侃沉默了一阵跟他说。

“那还是……呃,你俩的脸在我眼里一个档次的,都像吧就。”灵超思考了一会。

李希侃本想说你就算恨我也别把我跟你那臭屁室友摆一块,后来想想,哦,毕雯珺那张脸,也是真的没得挑,默认了吧要不就。

 

他还是得找毕雯珺借电脑,下到快一楼的时候正好瞅见毕雯珺靠在楼梯上看油画,站在转角处犹豫了一会咬咬牙决定下去直接讲明,三步并作两步挎着台阶就跳了下去,还差点崴到脚。

毕雯珺一副新鲜的模样看着他,也没说话。

“呃,那个,毕雯珺,”李希侃说,“我能借你电脑用吗,越多越好。”

“凭什么呢?”毕雯珺反问。

“是这样的!本来想不跟你讲话就不讲了吧,没想到还是得跟你讲明,”李希侃抓了抓脑袋,“我,灵超,反正我们好几个人还有你不认识的上了个网,有个网站有个脑残游戏,填了个名字,然后我们就被互换位置了,现在回不了国,被发现还要抓起来,能听懂吗,能听懂就行。”

他以为毕雯珺肯定把他当笑话,没想到毕雯珺晃了晃脑袋:“所以你们是想去再用那个网站填下名字,换回去?”

“嗯,但是我们前几台电脑都打不开那个网了。”李希侃说。

“别把我文件弄掉就行,”毕雯珺拍了拍李希侃的肩膀,拉着他往上走了,“都能用。”

 

毕雯珺比他想象中得好讲话得多,多得有点吃惊,以至于完全忘了毕雯珺先前对他莫名其妙的智商嘲笑,李希侃一边坐在那堆电脑前,一边小声嘀咕了句:“你早脾气那么好不就行了。”

“之前?哦,”毕雯珺笑了下,“我当你是灵超出去玩带回来的男朋友,还打算跟我套近乎,就逗你玩玩。”

“……灵超那种人!谁有本事忍受他!还跟他谈恋爱!我给谁五百万!”李希侃又手指甲扣进手掌心,怨念了叨了句灵超。

—————————— 

当时拿到梗觉得喜欢就动手了,完全没想起来我本人本来就没出过几次国,还好几年连大陆都没出去过了(根本就什么都不记得

BUG是一定会有的……为了尽量避免,要是哪里写错了一定要评论区跟我说(其实最好私信啦给我多一点面子kk)

但是如果修改起来会影响很多剧情那我就不改了就当无脑甜饼看吧

评论(60)
热度(1116)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