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毕侃彦灵】放生路19-20

19

雨是从李希侃从他面前跑出去之后开始下的,大概是后半夜吧,反正他没有睡着,也没有看钟,坐到窗外连鸟和虫的叫声都全部消失的时候干脆靠在床头坐着睡着了。

灵超喜欢下雨,这时候却嫌它吵,他从不在意是不是下雨天他能通过感知水看到全城的动向,反正换到以前,他是要能准确地看清李希侃所在的位置和自己是否安全,可如今大家都在室内,他的能力半点不起作用。

那一刻他一个人一言不发地坐在床脚,空空荡荡地看着透明的玻璃窗,就如同他对外的身份一样,如同一个毫无能力的普通人。

 

直到演出那一天他们都没有说过话,李希侃这个人好像跟谁都能聊得起来,他以前真的以为他们之外没有人能和他们交流,可现在一看,毕雯珺也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的黄明昊也好,甩着头发一路飞奔来的王琳凯也好,他们相谈甚欢,甚至于发笑,似乎也很融洽。

“你伤好了?”黄明昊见他低着头,朝他径直走来,从兜里扔了小包糖果,灵超一伸手,刚刚好迎在怀里。

“没好,不碍事。”灵超拿出糖果闻了闻,才塞进了嘴。

“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也在这?”黄明昊坐到他旁边,对于和李希侃当时惊讶反应截然不同的灵超不免有些失望。

“打工呗,没钱谁来。”灵超眼皮都没抬一下,无论对错他也不在意黄明昊为什么出现。

 

没精确猜中,但也算得上说对了,黄明昊就是为了赚点钱来跟着毕雯珺做助理的,只是这一回毕雯珺没跟他说要来,是他去李希侃和灵超的住所找不到人才一路摸索下来找到的,他和王琳凯的直觉都有点玄乎,找什么必准,所以就算没能力他俩也没找散过。

毕雯珺有点吃惊黄明昊的出现,盯着他的脸问:“不是给你放假了吗?”

“哦我来找小狐狸的,”黄明昊不知道李希侃的真名,于是装模作样地喊得黏糊了一点,“没想到跟你也在一块。”

李希侃连忙点点头,他可不想毕雯珺知道他的所谓朋友B就是黄明昊和王琳凯,又心里慌张毕雯珺的能力,于是趁着毕雯珺仔细盯着黄明昊的时候一甩手往外跑,朝后头喊了句去上个厕所,读黄明昊又读不出什么东西,闹得毕雯珺搞不懂这两人什么情况。

 

演出当天称得上李希侃的噩梦——倒不是说他被当做替身有生命危险,比起跟杀人犯做生死搏斗,穿上层层叠叠的长裙对于他男人的一颗自尊心有着充沛的打击。

“非得穿吗?”李希侃问。

“我能化完妆再穿吗?”李希侃问。

“真的不能临时给女主换个造型吗?”李希侃问。

程潇没来得及说话,灵超突然从身后出现,一手揽着衣服一手提着李希侃的后领往前走,李希侃论年纪比他大几岁,但个头略小一截,只会蹦蹦跳跳的力气更是不如长年提枪的大,还没等回过神来就被拖了一截。

 

李希侃站在后台服装间里看着灵超发懵,他们从那晚交谈过之后一句话都没说,灵超看起来不是不想跟他说,只是他于心有愧,半句不敢多说。

“自己脱还是我脱,”灵超看了看愣在原地的李希侃,“要不喊毕雯珺来?”

“喊他干吗,”李希侃一个恍惚,“我自己来。”

“我看你挺想他来的,”灵超心烦意乱地转过身不看李希侃,“你自己换快点。”

“哪有。”李希侃嘀咕道,灵超的反应更让他紧张了,又只能乖乖换衣服。

 

他从那天起一直在想,自己在李希侃心里到底是怎么一个印象,以至于会因为小时候的一个错误胆战心惊至今,仔细回忆起来好像也的确不算好,他除了私底下稍微会缓和语气以外总显得有点冷血,睚眦必报又干脆果断,只认利益对错不认情感,灵超自己也觉得好像是这样,但真遇到不同的人,比如林彦俊,比如李希侃,比如后来穿插进他们的争斗又成为大概算得上的朋友的黄明昊王琳凯,又变得不一样了。

“李希侃。”灵超没转身,只喊了他一声。

“怎么了?”李希侃整了整衣摆,长裙还是让他不习惯,“我换好了。”

“给你个东西。”灵超听完把手伸进衣兜里走来,摸出一个戒指要往李希侃手上套。

“??我靠,你搞什么?”李希侃吓得往后一跳,一不小心踩到裙摆后仰栽过去,直挺挺地摔到了地上,灵超就那么沉默地看着他这个过激反应,看着他摔倒,手也没伸出来扶一下。

“你什么毛病?”灵超把戒指上那颗绿宝石盖翻了一下,银光闪闪的圆锥型的针立马从里面弹出来,他顺手在旁边一把椅子上划了一圈,一个木头圆盘就被他划了下来,“黄明昊做的,给你防身用。”

“哦,”李希侃自己一咕噜爬起来,担了担身上的灰,“我自己戴。”

“成。”灵超把宝石翻回去,一枚看起来毫无异样的戒指被扔到了李希侃手上。

 

李希侃把戒指刚套好就听见外面传来敲门声,毕雯珺的喊声透过门板渗透进来,喊了一声好了没有,得再化个妆准备上台了。

灵超没说话,看着李希侃应了一声便提着裙子往外跑去,这回没再摔了,他也跟着走,走在后面,眼睁睁地看毕雯珺原本和善地冲李希侃笑,换到他又变得颇有些敌意,冷着眼刻意抬起了一点头,毕雯珺长得高,总能俯视绝大多数人,这一眼的意味明显的很。

虽然灵超也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色,但这一次的敌意反而使他觉得有意思了,他回敬了一个笑容,他知道他眼睛生得甜,瞪人没什么威慑力,反倒要再笑一下,让对方不痛快才好。

毕雯珺如他所想的一样,有些不痛快了,肉眼可见的。

 

20

灵超坐在剧院一个很隐秘的看台上,那里大多是被不愿被打扰或找到的有钱人包下的,他现在坐在上面持着步枪,一边惯性眼神不离准星缺口,一边专注地观察李希侃身边的人。

“小灵?”林彦俊的声音呼一下从身后冒了出来,吓了他一跳。

“你怎么来了?”灵超匆匆往后看了一眼,又回过来看着舞台,“怎么你都没脚步声。”

“习惯了,你要是不喜欢下次走路用力点。”林彦俊嘴上说得像开玩笑,脚底还真跺了两下。

“什么事?”灵超问。

“你真觉得这次的目标是那位女演员?”林彦俊走到他旁边来,问他。

灵超看着他,顿了顿,啧了一声,又转过头。

“才不觉得。”

 

毕雯珺在深入调查的时候偶然发现本场演出的负责人曾经是船长,转行不奇怪,船长转行搞舞台剧也不奇怪,可偏偏这船长转行前干的一件让社会舆论捉摸不透的事,还挺严重,还跟上一宗案件谈得上有联系。

“你知道几年前那次巨轮航行事故吗?”毕雯珺问李希侃。

“知道啊,”李希侃说,“我记得当时有两种说法吧,一个是说纯属意外,但是来得太突然,只有个别人逃脱成功,另一个就是说是恶意杀人。”

“嗯,”毕雯珺点点头,“一船人只剩两三个逃脱……实在太可疑,难免大家会怀疑已逃生的人。”

“诶,对了,”李希侃听完顿了顿,突然一拍脑袋,“那天死的那个,咱俩认识的那个案子……他好像也曾经在船上。”

“……嗯?”毕雯珺挑了挑眉。

 

“你是说诈骗后杀人灭口?”灵超一丝不苟地维持着架着步枪的姿势,耳朵却专注向了林彦俊。

“李希侃没调查出来?”林彦俊的语气有点嘲笑,“死的船员大多数都从家里拿过一笔钱,而活下来的那几个不是好赌就是嗑药,居然现在一点债都没欠,不奇怪?”

“哪个嗑药,毒品?”灵超问。

“字面意思。”林彦俊说。

“……嚯。”灵超若有若无地垂垂眼,也懂了。

“李希侃有没有跟你说一起连环杀人案,虽然只是目前的判断,”林彦俊把身子前倾搭在灵超眼前的木质围栏上,斜过来把脸往灵超眼前显摆,“都是死后被挖了眼睛的。”

灵超不说话,只点了点头,一转头见林彦俊一副充满期待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掐了一把,惹得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林彦俊才继续说。

“那两个人,一个是连环杀人犯,一个是金融诈骗犯,”林彦俊眯起了眼睛,“而且都嗑药。”

“总不能说药贩子替天行道吧,”灵超琢磨出来点什么,“不都是犯法的,谁比谁高尚。”

“难说,多数人都觉得自己的品性足以高于法律。”林彦俊说。

 

灵超张了张嘴,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又把视线专注回舞台方向。

 

观众陆陆续续地落座,剧院随着时间点的逐步接近变得愈发昏暗,凭借摸爬滚打训练出的夜视能力才能维持继续密布监视整个剧院的一点一滴,灵超紧紧盯着厚重的酒红色幕布中缝,如同每一个满怀期待的观众,也如同和他一样参与这场案件的,无论是谋划者还是他们一方。

李希侃演得不慌不忙,他在台下排练的时候总紧张,就好像他们平日的工作里他和灵超讨论第二天的行程一样,那会儿李希侃总要做出一点的不知所措,等真踩着雨点和房屋跑出门去又干脆利落,风风光光,这一刻也如那时,得体又漂亮,累赘的假发与长裙在他涂了脂粉的小脸和细瘦的四肢旁飘,风一般的。

毕雯珺说为了以防被揭穿让他少以正脸面对观众席,他也听了,掺杂着的几个镜头露了尖尖的鼻梁和淡淡的眉眼,毕雯珺没看见他的嘴,却有一霎晃神,他猜他的嘴巴是微微有些张着的,就像他不发言的时候等待松饼,眼却不像,不是对待日常琐碎那种玩闹性的追求,而是浪漫。

 

任谁都知道落幕时算作最危险的一刻,灵超全身的肌肉死死崩在骨骼表面,任林彦俊捏了捏他脊背的凸起来放松,毕雯珺装模作样地作出一副沉浸其中的姿态却时刻关注身旁,大家都握紧了象征生死的枪支,除了惯用冷暗器的黄明昊,正坐在前排叼着糖调弄自己的手腕。

而演员快要陆续出现齐全,他们等待已久的罪魁祸首终于冲向了空空荡荡的李希侃,第一排正是黄明昊的前排,可惜隔着左右座位他也够不着人,凶手急匆匆地大跨步跳上了台,李希侃紧张地攥紧了自己的戒指和缠在手腕上那一支射程极近的枪,他忘了让灵超帮那把枪上子弹,甚至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别开枪。”林彦俊突然捉住了灵超的手。

“你疯了?!”灵超急促地想把他甩开,没想到力道却被压制,“放手!”

“他们要杀的不是程潇,所以不会杀李希侃,”林彦俊的语气平静,堪称冷静得格格不入,其他任何人在这里都惊慌失措,面露恐惧,唯独他只是端着一张脸皱着眉,去阻拦灵超,“现在不用开枪。”

 

灵超听到林彦俊先前一番分析其实心里有数,可看见李希侃的脖颈被人捏在手中还是不禁冒出冷汗,他可以保证不伤到李希侃还把对方一击毙命,但依林彦俊的语气,好像——不是说要抓住歹徒,而是先不要破坏他们的计划。

毕雯珺震惊地瞥了一眼灵超所在的看台,他不明白为什么灵超现在还不开枪,灵超应该会是知道枪法了得也十分自信的人,不该现在又不敢动人家分毫。

除非,他确定了李希侃是安全的。

 

“砰”的一声枪响,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灵超惊恐地也立刻开出去一枪,持枪劫持李希侃地那一位当场被击中太阳穴重重倒下,舞台和观众席是相同的混乱,相同的多数人的狂奔,和极个别人的沉稳,像暴风雨伴随海洋风卷云涌,中间的一艘游轮艰难地漂泊,比如当年遇难的那一艘。

“谁开枪了?”灵超向下寻找,却看见王琳凯也看着他,一副没有动手的模样。

“要杀的是船长,也就是负责人”林彦俊凑到前边,鼻子细不可闻地抽动了一下,灵超不知道他的能力,现在也能猜到了,“目的达到了,我猜在后台。”

“……真是狗鼻子。”灵超望了望,哑然失笑。

 

毕雯珺不清楚他们的商议和放下来的心,见劫持李希侃的人倒下立马关上保险跑去迎李希侃下来,出演男主角的人已经无影无踪,早在李希侃被人握住脖子抵着脑袋那时该逃的也都逃了,毕雯珺这时仗着个高腿长直接翻上舞台倒显得如同惊喜,更如同真正的男主角,离了华丽的衣裳变得平凡朴素,唯独一张俊逸的脸越过尘雾依旧干净透彻,等到越来越近才敢放松表情。

提着裙摆的李希侃被他弄得发懵,毕雯珺见他一副傻样干脆把人整个扛到肩上往下跑,拯救公主的童话戏码终于被现实中简单方便的姿势闹得没那么美丽起来,李希侃头朝下瞬间感受到一阵脑充血,忍不住用皮鞋的尖尖踢了毕雯珺一脚。

“好糗啊!”李希侃努力支起身在他耳边喊。

“现在顾不得了!”毕雯珺的尾音有些轻松,带了些明快。

 

唯独黄明昊和王琳凯负责闯进后台活捉凶手,他们想的是扭送警局的,毕竟目前还是为警局卖命,未曾想凶手自己心甘情愿地吞枪自杀,他俩赶到的时候只看见两句尸体,自杀的那一人胳膊上还纹着这一带水手惯纹的纹身。

“麻烦。”黄明昊低下头,不满地踹了一脚。

 


评论(23)
热度(279)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