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白鹰

免费教学录影带小号
随缘写,不要催
没有洁癖,职业瞎嗑,帅的全嗑

【双灵】海与我

水仙

————————

我捡到了一条人鱼。

 

/

 

小时候母后给我讲过故事,我依稀记得那是一个结局不完美的童话,作为女主人公的小美人鱼化为了海上的泡沫,这不太符合童话故事的要求,但仔细一想,和其他童话,也的确是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只不过我的视角变成了美人鱼。

我问母后,我是王子,假如我遇到了那样一条人鱼,我又要怎么办。

母后说我是王子,无论我知不知道是小美人鱼救的我,我都要娶公主,我想了想,觉得母后说的都是对的,大家也都说要听长辈的话,我现在在做对的事,于是点了头。

 

而现在,我真正地遇到了人鱼。

可童话里说是小美人鱼救的王子,而我现在端正地站在礁石旁,美人鱼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童话里说小美人鱼为了双腿失去了嗓子,美人鱼却见了我还没动就虚弱地喊了一声让我救他。

哦对,忘了说了,我捡到的美人鱼不会和公主争夺,因为他不是漂亮的小女孩。

 

当然不是说他不漂亮,只是说他不是小女孩儿。他漂亮,举世无双的漂亮,我见过全世界珍奇的宝石,随便一块就抵得上平民百姓几辈子的积蓄,见过地球另一端的海,见过沙漠的星星,这些华贵的物件和无价的见识使我心高气傲,可等我见到美人鱼,我发现我是浅薄的,世上原来还有一样物种跟肮脏的人类沾上了关系,却能长出这样的眼睛。

所以我说童话骗人,如果每条美人鱼都有相同的眉眼,他们哪里需要所谓歌喉所谓善心,即使所有美人鱼都恶毒无比,勾人魂魄夺人性命,也有千千万万人类通通化为愚钝,前赴后继地为他们献上自己最不值钱的生命。

不过母后说我要娶公主,我自然不会把爱送给这样一条人鱼,即使他真的很漂亮。

 

“你叫什么?”我走近了美人鱼,蹲下来问他。

“灵超。”他的声音极小,毫无力气,只够我一个人听见。

“你要我救你,”我还记得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我该怎么救。”

“我过敏了。”灵超偏过头,供我仔细看他的脸。

 

我看见了他脸上的斑斑驳驳,还有大片的红色,那是惨淡的橘红色,这种颜色我只在烟霞上见过,平白无故放到哪都显突兀,显得喧宾夺主,人们只去见那片夺人眼球的橘红,忘了橘红的物件本身是什么。

美貌太令人吃惊了,我也不禁这么想,我也看见了他的脸,第一眼看的是摄人心魄的眼睛,第二眼是光滑湿润的白色皮肤,第三眼是微微翘起的嘴角,那片橘红应该是掠过我的视野的,只是失败了,我甚至忽略了这么艳的色彩。

分明橘红色那么多,脸上横向大片的橘红,头发也是鲜亮的橘红。

 

我也过敏过,小时候贪玩,跑到皇宫外面的森林里,误蹭到了不该触碰的植被,裸露的胳膊和脸颊尽是惹人厌的红色,和这片橘红好像相似,又好像不同。

过敏在我身上太丑陋了,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照过镜子,就因为总想起过敏的红,又丑又恶心,钻心的痛和痒,医生们为我诊治,他们都是整个国家最好的医生,所有人都说我身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可我恐惧,我就再也不看。

原来过敏也可以是美丽的吗,我这么想,然而谁都知道,美丽的是人鱼,不是过敏。

 

灵超见我没有动静,缓慢地伸手向他的右耳,我从惊叹中醒来,目光随他的动作挪动,他取下了耳垂上一颗莹白的珍珠,我学过珠宝鉴赏,认得这是难得一见的品相,放在平时它落在大海里我也会一眼看见,扑过去要求打捞,然而这一回,我又没看见。

还是他的动作,我才看见了珍珠。

他取下了珍珠,捧在手心里放到我面前。

 

“你这是干什么?”我明知故问。

“我把珍珠送给你,”灵超说,“可以救救我吗?”

“你怎么知道我能救你?”我反问他。

“你是王子,你没有做不到的事情。”灵超笑了,说出口的话像是讨好。

 

于是我收下了珍珠。

原来所有人都知道我是王子。

 

//

 

我把灵超带回了皇宫,抱着他的时候随从的侍卫一脸震惊,我并不惊讶,人鱼嘛,向来都是活在童话和传说中的存在,我现在真的抱了一条回来,他们难免震惊。

直到我看着医生为他诊治,才意识到,我为什么会知道他是人鱼呢。

 

他没有鱼的尾巴,没有鱼鳍,没有鱼鳞,只不过是浑身湿漉漉地躺在海边的礁石上,任何人都大可以说他是落海遇难又被浪抛回陆地捡回一条命的普通人,幸好我没有说出他是人鱼这一句话,不然准被人嘲笑荒唐。

或许只是因为美貌,因为纯净,因为我刚刚想起那个童话,所以我才把他当成了人鱼,觉得他绝不是我的同类,一厢情愿,全情贯注,一颗珍珠就可以换我费了大力还唤了只服侍我的医生。

我不免失望,这份失望因希望而起,可希望是凭空而来,我心想失望对大家都不公平,赶紧抹灭了它。

 

“医生,他怎么样?”我开口问,灵超说他过敏,我也只当是普通过敏。

“诊断不出。”医生却这样对我说。

“怎么会诊断不出?”我皱起了眉。

“不是过敏,却很严重。”医生低下头,只能这么说。

 

我召了皇宫上上下下所有的医生,每个人都为了诊断触碰过他的脸,我看着他们的手指,有的粗糙不堪,有的发白干燥,却没有一根是细腻的,像他自己那样的,我突然发了火,让医生们全都出去。

在我看来,只有灵超自己的手指可以碰他的脸,别的人都不行,即使谁也没有做错。

于是房间空空荡荡,他躺在床上,我坐在床沿,看着他过敏的脸,他还是那样虚弱无力,还是那样睁着透亮的眼睛看我,眼珠是蓝色的,头发是橘红的,脸颊上的过敏是白云上的霞,白云伸出了手,竟轻轻掐了下我的手腕。

 

我吓了一跳,猛地站起来,他却笑了,笑我怎么一惊一乍,我瞪圆了眼,怎么会有人说我一惊一乍,我分明是国家的王子,皇室的继承人,自然稳重聪明至极,怎么会有这样的人鱼。

这种想法一冒出就吓到了我,我不是才确认他不是人鱼吗,为什么潜意识还是信誓旦旦,他一定就是人鱼。

哦不,我也没有确认。

从一开始就没有确认他是人鱼,可到后来,我也没有确认他不是人鱼。

 

“我其实知道,我为什么过敏。”灵超对我说。

“为什么?你告诉我,我帮你治好。”我变得急躁,说话时倒应了他那句一惊一乍。

“因为人鱼,离开了大海,就会过敏。”

 

灵超看向我,又抬起了胳膊,我看到从他的关节开始,又有一片橘红色的过敏。

 

///

 

我召了全国所有的好医生,召了最最有名的,最最好的,请他们诊治最为昂贵的,远高于那颗珍珠的价值。

每一座墙上都贴着我的告示,皇宫中的人过敏了,无论如何也治不好,看起来是个笑话,也有无数医生踏进宫殿,然而全都无功而返,我实在急了,看着灵超身上的过敏愈发严重,连在外国都发起了请求。

人民觉得我疯了,他们私底下传得言论愈发荒唐,一句胜一句地扭曲,尽管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我猜是因为灵超是男性人鱼吧,于是大家都觉得是荒诞,觉得是我这个王子兴趣异常,觉得不该。

但这些言论传到了我耳里,自然也会传到皇宫中其他人的耳里。

 

比如我的母后。

 

母后在我的房间大发雷霆,质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到底为什么为了灵超如此疯癫,我惊讶这怎么就成了疯癫,明明我自己也懂,怎么不疯癫,上一次举国上下大费周章地寻找名医,还是因为我在小时候生了怪病久治不愈。

可我是王子,他不过是一条身份不明的人鱼。

甚至于,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他是人鱼。

 

“他是人鱼。”我这样说。

“你是真的疯了。”我的母后却说。

 

我想说他无比珍贵,我想说他无比美貌,我想说他要是病死我们就再也找不到人鱼了,怎么能不治。

母后先我一步开口了,她问我凭什么说那人就是人鱼。

是啊,凭什么呢。

如我一开始所说,他没有半点鱼该有的部位,他可以正常说话,好像走在地面上也不会像走在刀尖,过敏并不影响他的行走,这是我后来的发现,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开始他会在礁石上气息奄奄,我也没问。

 

到底是我不想问,还是我不敢质问,我也不懂。

就连他说自己是人鱼,离开了大海就会过敏的那一刻,我都没鼓起勇气再确认一遍你真的是人鱼吗,我抓着缥缈的希望,根本就不敢。

 

“他……就是人鱼。”我只能这么说。

 

////

 

我问灵超,既然你离开大海就会过敏,又为什么要离开大海。

我说灵超,我送你回去吧,回去你的大海,那样你就不会过敏。

 

“我要有珍珠才能回到海里。”灵超对我说。

“我把珍珠还给你,”我急匆匆地说,“我把珍珠还给你,我有很多很多珠宝,不差一颗珍珠的。”

“我不要。”他却这么说。

 

我是那么着急他的病,我却放下心来。

 

/////

 

我还是娶了公主,就像每一部童话那样。

在合理的年纪,穿着华服迎娶了邻国的公主,所有人都说我们是天生一对,说我这个王子有才学性情好,说她这个公主貌美又温柔,我踩在进贡的手织地毯上,看着他们赞美和欢呼,仿佛是什么天大的喜事。

先前所有关于王子的,有辱皇室名誉的胡乱传言,终于一扫而空了。

善变,善变也好,我想。

 

成婚前一天我看着灵超,灵超也看着我。

他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是那么漂亮,即使过敏弥漫了他的全身,我还是觉得他好漂亮,世人本该为他的漂亮而惊叹的。

我实在不敢久视,只能低下头,去看他最后没有过敏的脚踝。

 

“你喜欢她吗?”灵超问我。

“我不知道。”我只能这么说,最起码我不讨厌她。

“那为什么要结婚呢?”灵超问,“不是要相爱才会结婚吗?”

 

我想不言不语,最后还是向他说了,这个世界上,除了灵超,可能谁也听不懂这句。

“因为我喜欢这个国家,就像你喜欢大海一样。”

 

//////

 

“为什么不要?”我问他。

 

“因为我讨厌大海。”灵超抬起头,我视若珍宝的漂亮眼睛里盈着一汪淡水。

 

///////

 

我的父亲去世了。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人固有生老病死,皇宫上下忙忙碌碌,举国哀悼,也筹备着我的继位。

 

典礼的前一天,我终于照了镜子,在我小时候过敏后的第一次,距今的几十年。

他们把镜子擦得很亮很亮,我小心翼翼地站了很久,下定决心,清闲地坐到镜子前,睁眼看向了镜面。

 

我看见了王子。

 

王子没有变成人鱼,变成了国王。


评论(16)
热度(237)

© 猫头白鹰 | Powered by LOFTER